当前位置:

第七十二章 王府(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是安国公府的女眷!

    安国公夫人叶氏薄施脂粉,微微浅笑,风华万千。刚一露面,几乎将在场所有女眷的风头都压了下去。

    站在叶氏身边的陶氏,相貌气质也不算差,可和叶氏一比,顿时黯然无光。

    叶氏身后,是长媳袁氏,还有四小姐顾凌雪。

    安国公府的女眷来了,那陈元昭陈元青......是不是也来了?

    许瑾瑜下意识地看了门口一眼,旋即又想起来,今日秦王府男客都在外堂,就算他们来了,也不会到内堂来。

    话说回来,就算他们来了,又能怎么样?她已经冷硬无情的拒绝了陈元青,陈元青大概再也不想见她了吧!还有性情冷厉的陈元昭......她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许瑾瑜不无自嘲的扯了扯唇角,正要移开目光,陶氏忽的看了过来。

    目光中满是不善,甚至隐隐含了几分指责的意味。

    许瑾瑜暗暗一惊。

    陶氏这么看着她做什么?难道,陈元青私下见她的事,陶氏已经知道了?还是陈元青这些日子出了什么事,所以陶氏迁怒于她?

    许瑾瑜心里沉甸甸的。可惜这种事不便张口询问,纵然忧心,也只能暂且按捺下去。

    叶氏等人进了内堂之后,几乎所有女眷都冲她们一行人点头示意。叶氏含笑点头示意,陶氏心情不佳,也勉强挤出了笑容。

    一行人正好站到了威宁侯府众人的身边。

    小邹氏客气的和叶氏打了招呼:“没想到你们今日也来了。”

    叶氏浅笑应道:“秦王殿下邀了元白元昭来做客,我们索性也都跟着来了。”

    陈元昭陈元白都来了,那陈元青呢?许瑾瑜下意识地看了陶氏一眼。纪妧索性代许瑾瑜问道:“二舅母,元青表弟呢?他今日来了吗?”

    陶氏皮笑肉不笑地应道:“元青这些日子一直病着,在府中静养。就是想来也没力气。”

    许瑾瑜心中微沉。陈元青竟然病了......

    纪妧实在太善解人意了,将许瑾瑜不便问的话问出了口:“骥哥儿周岁宴的时候元青表弟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病了?”

    陶氏瞄了默然不语的许瑾瑜一眼,若有所指的说道:“就是那一天夜里受了寒气,连着几日高烧没退。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

    之前看的那一眼实在意味深长,不止是邹氏。就连小邹氏都察觉出微妙了。

    陶氏这番话,摆明了是冲着许瑾瑜去的。

    纪妧知道些内情,对陶氏咄咄逼人的态度有些不喜。陈元青生病的事,怎么可以怪到许瑾瑜身上来?偏偏这一层不能挑破,就算有心为许瑾瑜辩解几句。也无从说起。

    气氛一时有些冷凝尴尬。

    许瑾瑜倒是没怎么恼怒。陶氏就是这样一个人,有这样的反应不足为奇。

    说起来,确实是她对不住陈元青。那样一个热情又痴情的可爱少年,被她无情的断然拒绝。他伤心难过,大概是一夜没睡,才受了寒气重病了一场......

    一只手忽的握住了她略显冰凉的右手。

    许瑾瑜抬眼,正好迎上邹氏关切的眼神。瑾娘,你没事吧!

    到底还是自己的亲娘关心自己。许瑾瑜心中一暖,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前世什么样难听刻薄的话她没听过?陶氏区区几句话,还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

    脚步声从内堂后传了过来。

    秦王妃李氏终于现身了。

    秦王妃本就生的美艳动人。今日穿了一袭正红色的罗裙,满头珠翠,更显华贵。她的身边是一个穿着粉蓝宫装的娇俏少女,正是安宁公主慕容湘。

    秦王妃未语先笑:“今日有劳诸位久等了。我是天生的臭美脾气,不收拾妥当了总是不肯出来见人。今天换衣梳妆整整花了一个时辰,才勉强敢出来。”

    这一番话幽默风趣,众人都捧场的笑了起来。

    “今日是家宴,大家不必拘礼,也不用一个个上前来见礼了。来者都是贵客,坐下说话吧!”秦王妃笑吟吟的说着。一边命丫鬟多搬一些锦札来:“长辈们坐着,小辈们也别站着。只是要委屈一些,这内堂里的椅子今日怕是不够坐了,只能坐锦札了。”

    秦王出了名的礼贤下士平易近人。这位秦王妃也不遑多让,言谈说笑间令人如沐春风。内堂里的气氛陡然轻松了起来。

    小邹氏等人都坐在椅子上,许瑾瑜纪妧纪妤各自坐了锦札,倒是免了久站的辛苦。

    今天既是秦王妃的生辰,众女眷自然免不了要携厚礼登门。此时一个个呈上贺礼,秦王妃妙语连珠。十分热闹。

    纪妧扯了扯许瑾瑜的袖子,在她耳边低语:“刚才你受委屈了。元青表弟生病的事,二舅母真不该迁怒于你。”

    许瑾瑜微不可见的轻叹一声:“也没什么委屈的,我只是心里暗暗担心。也不知他的病现在好了没有。”

    纪妧轻声道:“此事你不便张口询问,待会儿我找个机会,私下问一问凌雪表妹好了。”

    许瑾瑜感激地看了纪妧一眼:“妧表姐,谢谢你。”

    纪妧笑了一笑:“举手之劳,有什么可谢的。”

    两人一直悄声低语,一旁的顾采蘋竖长了耳朵,也没听清只字片语,心中不由得暗暗恼怒。

    这几天她费劲了心思对纪妧示好,可惜收效甚微。也不知道许瑾瑜到底给纪妧灌了什么迷魂汤,哄的纪妧一心向着她......

    众人陪着秦王妃闲话,很快就到了正午。

    秦王妃笑着起身:“今日备了粗茶淡饭薄酒,请诸位随我移步饭厅。”

    众人笑着应了。

    ......

    饭厅里共设了四席。有资格陪秦王妃共坐一席的,除了李夫人之外,还有小邹氏和叶氏。秦王妃笑吟吟的冲安宁公主招手:“湘儿,你坐我身边来。”

    安宁公主却笑道:“三皇嫂,我还是和妧表姐她们坐一席吧!那一席都是年龄相若的少女,坐在一起说话也热闹些。”

    秦王妃略略一怔,很快便笑着应了。

    安宁公主按捺着心里的激动雀跃,迈着轻盈的步伐到了纪妧的那一席,笑盈盈地喊了声:“妧表姐,我和你坐一起。”

    纪妧有些意外,忙笑着应了。

    许瑾瑜原本紧挨着纪妧,此时也只好随之起身,让开了一个位置。

    这么一来,安宁公主就坐在了许瑾瑜和纪妧中间。

    安宁公主没什么公主架子,性格活泼俏皮,很快就和同席的少女说笑了起来。许瑾瑜就在安宁公主身侧,安宁公主转头和她说话,也是顺理成章。

    “瑾娘,你今天戴的玉簪真好看。”安宁公主笑着赞道。

    许瑾瑜浅浅笑道:“谢谢公主殿下夸赞,这个玉簪是顾姐姐送给我的。”

    安宁公主哦了一声,随意的看了顾采蘋一眼,没等顾采蘋张口,又收回了目光:“对了,你上次送我的双面绣帕子,我带回宫之后,母妃也夸赞了几回呢!今天难得有机会见你,正好可以向你请教一番呢!”

    从安宁公主来的那一刻开始,许瑾瑜就有了不太美妙的预感。此时安宁公主的举动,更印证了许瑾瑜心里的猜想。

    堂堂公主之尊,一个劲儿的向她示好......原因显然只有一个!

    许瑾瑜心里无奈的苦笑,面上却不能表露出半分不情愿:“公主殿下太客气了。请教谈不上,若是公主殿下对刺绣感兴趣,或是有什么想问的,只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安宁公主笑的亲昵随意:“好,等午宴过后,我再细细问你。”

    顾采蘋在一旁看着,又是眼热又是妒忌。

    这个许瑾瑜,不过是个破落户出身,到京城来投奔姨母小邹氏。沾着侯府的光,和纪妧交好,连尊贵的安宁公主都待她亲厚......

    明明她才是出身名门教养良好的大家闺秀,明明她比许瑾瑜更优秀出众。为什么大家眼中看到的都是许瑾瑜?

    这一边,纪妧正低声问顾凌雪:“凌雪表妹,元青表弟病的严重么?现在怎么样了?”

    陈凌雪轻叹一声:“三哥一直高烧不退,二婶娘急的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每天亲自在床边照顾。昨天三哥才退了烧,不过,这次生病伤了不少元气,得好生休养一段时间才行。其实,他今天本来也想和大哥二哥一起来秦王府,可是二婶娘坚决不允,二哥也不赞成,他这才老实的待在府里。”

    纪妧想了想,试探着问道:“你在府里,有没有听到什么有关元青表弟的闲言碎语?二舅母有没有提起过谁?”

    “这倒没有。”陈凌雪没有起疑心,老实应道:“不过,这些日子二婶娘心情一直不太好。”

    没有风言风语就好。

    纪妧这才放了心。

    午宴过后,安宁公主冲许瑾瑜笑道:“瑾娘,你还是第一次到秦王府来吧,我领着你去园子里转转。”(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