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章 反应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重要的事?

    许瑾瑜心里一动。

    前世小邹氏从邹氏入手,巧舌如簧,说的邹氏很快动了心。虽说那是几个月后的事,不过,这一世很多事都有了微妙的变化。小邹氏提前谋划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果然,邹氏眉开眼笑地说道:“是你的亲事。”

    许瑾瑜笑容一敛,神色微冷:“姨母和你说了什么?”

    邹氏一时没留意到许瑾瑜的异样,笑着将之前小邹氏说过的话说了一遍。然后一脸期待地看向许瑾瑜:“瑾娘,这门亲事你意下如何?”

    许瑾瑜挑了挑眉,唇角似笑非笑,不答反问:“娘,大哥,你们觉得这门亲事怎么样?”

    “当然是极好的。”邹氏想也不想地应道。理由无非还是那几条,许家门第低微,能高攀上这么一门亲事,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早逝的顾氏连个一字半女都没留下,将来许瑾瑜嫁到威宁侯府生了儿子,就是正经的嫡出。纪泽本人又是极出色的男子,配许瑾瑜绰绰有余。结了这么一门好亲事,日后还能提携娘家兄长......

    总之,在邹氏的口中,这门亲事实在令人满意。

    邹氏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许瑾瑜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又看向许徵:“大哥,你也赞成这门亲事么?”

    许徵凝视着许瑾瑜淡然的脸庞,缓缓说道:“我不赞成。”

    许瑾瑜微微笑了起来。

    邹氏:“......”

    邹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徵儿,你在胡说什么?刚才你不是还觉得这门亲事不错么?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

    许徵看向邹氏,清亮的眼神中隐隐有一丝责怪:“娘,你只顾着高兴,难道没留意到妹妹的反应吗?如果她中意这门亲事,早就一脸羞涩欢喜了。既然她不喜欢,我当然不赞成这门亲事。”

    邹氏被噎的哑然无语。

    许徵这一盆冷水,让邹氏从激动欣喜中清醒了过来。

    是啊,从她提起亲事的那一刻开始,许瑾瑜一直表现的十分平静。平静的几乎淡漠。哪里有半点待嫁少女的娇羞。

    这样一门好亲事,许瑾瑜竟然是不愿意的!

    邹氏忍不住问道:“瑾娘,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门亲事,你到底哪里不满意?”

    许瑾瑜回答的异常简洁:“因为我不喜欢世子。”

    这个理由很简单很任性。威宁侯府确实门第高。纪泽确实样样出色,可她就是不喜欢。既然不喜欢,当然不愿意嫁给纪泽!

    邹氏再一次被噎住了,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这么僵住了。

    许徵很快打破了沉默:“这是妹妹的终身大事,既然妹妹不乐意,那就此算了吧!”

    邹氏心中有些不舍,脸上自然的流露了出来:“瑾娘,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么?错过了这一回,以后想找这么好的亲事可就不容易了......”

    “娘,”许瑾瑜平静地打断邹氏:“不管日后结一门什么样的亲事,我都绝不会后悔!”

    邹氏略有些悻悻地应道:“是是是,都依着你总行了吧!”顿了顿,又发了几句不满的牢骚:“婚姻大事。应该听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爹走的早,你们兄妹的亲事都该听我的才是。我就不明白了,这么好的亲事,你怎么就不乐意。世子生的玉树临风,为人又温和有礼。你到底是哪里不满意?”

    许徵皱起了眉头,正要说什么,许瑾瑜安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容应道:“娘,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所见到的,只是他的表象。他真正的性情为人如何,其实我们都不清楚。”

    邹氏反驳:“照你这么说。将来你说亲的时候,难不成还要和人家朝夕相处,摸索清楚人家的性情为人才行了?”

    这怎么可能!

    定亲前能够见上几面,已经是很难得的幸运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朝夕相处的机会。

    许瑾瑜笑了一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总之。我没有嫁到威宁侯府的打算。”

    邹氏还待再说什么,许徵已经拧着眉头地说道:“娘,你别再说了。妹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不愿意这门亲事。你直接回了姨母吧!”

    邹氏憋了半天的话,终于脱口而出:“你说的倒是轻巧。我们来投奔你姨母,处处受人家照顾。你姨母是看在我的颜面上。才提起了这门亲事。我这么回了亲事,不是打你姨母的脸吗?今后还拿什么脸去见你姨母?日后你就算考中了科举,想谋一份好差事也不容易,说不定还有求着你姨母的时候,到时候我还怎么张口?”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许徵!

    许瑾瑜默然不语。

    许徵却霍然变了脸色,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怒气:“照着娘的意思,为了我的未来和前程,妹妹就应该答应这门亲事是吧!”

    邹氏讪讪地辩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这门亲事极好,错过了实在有些可惜。”

    许徵板着脸孔,不容拒绝的说道:“没什么可惜的。妹妹不愿意,这门亲事绝不能点头。你若是不好意思回了姨母,就由我去和姨母说。如果姨母真的生气翻脸,那我们就搬出威宁侯府,住到外祖家的老宅里。”

    说着,抬脚就往外走。

    邹氏急了,忙叫住许徵:“好了好了,我都听你的。现在就去回了这门亲事,你先别恼。”

    以许徵直言不讳的性子,若是真的由他去找小邹氏,十有八九会闹的不愉快。一闹腾起来,以后可就真的没脸住在侯府了。

    许徵这才停下了脚步,俊脸依旧绷的紧紧的。

    许瑾瑜忽的张了口:“大哥,娘,你们先别急,听我说。我刚才只是向你们表明我的心意,并不是要立刻回了这门亲事。”

    邹氏和许徵都是一愣。许瑾瑜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瑾瑜眸光微闪。徐徐说道:“娘的顾虑也有道理。眼下我们住在侯府,确实不宜惹恼姨母。所以,暂且不必回了这门亲事,只说要慢慢考虑就行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拖!

    “先拖延几个月,等大哥考中了秋闱再搬出侯府。”许瑾瑜显然早有打算:“反正表嫂过世不久,世子要续弦也得等到明年。若是姨母问起来,娘只管用这个理由搪塞过去就行了。这样既没答应亲事。也不会正面惹恼姨母。等大哥高中,我们在京城也有了立足的本钱。到时候再搬到邹家的老宅去,正好顺理成章。”

    邹氏略一迟疑:“可是......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怎么想都有点过河拆桥的意味!

    许瑾瑜慢悠悠的一笑:“这有什么不好的。我们来侯府只是借住,姨母出于亲戚的情分答应了。可总不能因为感激姨母,就要答应这门亲事吧!”

    “而且,这件事细细一想,颇有些蹊跷。以世子的家世相貌,想娶什么样的名门千金都可以,那个顾家四小姐不就主动贴上来了。姨母为什么不愿世子娶顾四小姐,却暗中撮合我和世子?”

    邹氏面色和缓下来:“你姨母倒是和我说了这事。她是担心顾四小姐和顾氏一样福薄,所以......”

    “娘,这种话你怎么也信。”许瑾瑜不以为然的笑道:“依我看,姨母是担心顾四小姐门第高了不好拿捏,所以才挑中了我。再说了,姨母毕竟是继室,世子的亲事她未必能做的了主。”

    许徵点头附和:“妹妹说的有道理。之前娘说起这门亲事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只是一时没来得及细想。姨母毕竟是继室,管教起儿媳来底气不足。如果是妹妹嫁给世子。可就不一样了。家世低,又是嫡亲的姨侄女,将来岂不是任由她摆布。”

    说着,又不满的抱怨邹氏:“娘。你以后凡事都留心,被总别人家哄的团团转。姨母几句好听话一说,你就晕乎乎的不知东南西北了。”

    邹氏讪讪一笑:“是是是,你们说的都对,是我一时犯糊涂了。我听你们的,日后你们姨母问起此事。我就先拖着再说。”

    终于说服邹氏了。

    许瑾瑜悄然松口气。

    不立刻回绝,是为了不让小邹氏和纪泽起疑心。日后小邹氏有什么算计,她也可以将计就计,让小邹氏毫无防备狠狠栽个跟头。

    许瑾瑜趁机将盘算了许久的事提了出来:“娘,大哥,我们到京城也有近三个月了。还一直没回过邹家老宅,等明日去过秦王府之后,我们和姨母说一声,去邹家老宅看一看。再暗中给舅舅去一封信,万一哪一天和姨母闹的不愉快,我们也能随时有个去处。”

    邹氏这次倒是没犹豫,很快答应了下来。

    以小邹氏的精明,她也不确定自己能周旋多久。一旦撕破了脸,可就没脸在侯府里住下去了。确实应该早做打算。

    ......(未完待续。)

    PS:  友情推荐:大神柳暗花溟终于发新书啦,书名《我爱陌生人:与狼同同眠》,背景是现代,类型是悬疑言情。

    简介:住豪宅,开名车,嫁给高富帅,做人生赢家?

    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与陌生人共枕,与狼同眠?这到底是闹哪样!

    嘘,他有秘密……

    下面就有链接,大家点开去围观吧~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