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九章 如故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汀兰院里。

    纪泽告退之后,小邹氏特意留了邹氏诉苦:“......真没见过顾家这样行事的。一个没定亲的姑娘家,整日住在我们侯府不肯走。我又不好意思主动撵人,只能随她住下。明日去秦王府做客,她竟也要跟着去。落在别人眼里,还不知会传出多少闲言碎语来。顾氏走了才两个多月,顾家就迫不及待的将女儿塞到威宁侯府来,也不嫌害臊丢人,我想想都替他们脸红。”

    邹氏安慰小邹氏:“你也别太生气,为这事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反正这种事传开了,也是女子吃亏。顾家不在意顾四小姐的清名,我们当然更不用在乎。”

    怎么能不在乎!再怎么下去,顾家只要打着女儿闺誉尽毁的理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逼纪泽娶顾采蘋。

    邹氏自是不清楚小邹氏的心思,又笑着说道:“说起来,其实这位顾四小姐也算不错。正经的名门闺秀,容貌生的好,又对世子倾心。世子毕竟是娶续弦,若是能娶了顾四小姐,也算一桩好姻缘。”

    小邹氏定定神,故意长叹了口气:“大姐,不瞒你说,其实世子的亲事,我另有打算。”

    邹氏心里一动,下意识的追问:“不知你有什么打算?”

    小邹氏眸光微闪,若有所指的说道:“世子原配是顾家长女,这么多年来,顾氏也算温柔贤惠。只可惜一直无所出,命又薄,早早的就去了。由此也可见,顾家的女儿实在是福薄的。世子再续弦,总不能再娶顾家的女儿了。”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

    邹氏点点头:“你说的有理。万一顾采蘋和顾氏一样,在子嗣上艰难,可就糟了。”

    “是啊,世子再娶妻,第一考虑的不是门第家世,而是女子的相貌人品。”小邹氏意味深长的看了邹氏一眼:“只要相貌生的好。聪慧可人,哪怕家世低一些也无妨。”

    这话里隐约透出的意思,令邹氏心中怦然。

    相貌生的好,聪慧可人。家世低一些,这说的不就是许瑾瑜么?

    小邹氏这么说,难道是相中了瑾娘?

    如果真的是她想的这样......将来许瑾瑜可就是威宁侯世子妃,荣华富贵身份尊贵。也能提携兄长许徵......

    邹氏越想越激动,眼中闪出了光彩。却又不敢确定,笑着试探:“妹妹,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头脑愚笨,没怎么听懂。”

    鱼儿上钩了!

    小邹氏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自得,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两个是亲姐妹,说话也无需遮遮掩掩的绕弯子,我就实话实说了。这些日子,我一直暗中留意瑾娘。瑾娘容貌出色,诗词书画样样出众。还擅长刺绣。除了家世,哪一点都比那个顾采蘋强的多。世子要续弦,娶瑾娘最合适不过。”

    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的邹氏晕头转向,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小邹氏笑道:“我骗谁也不会骗自己的亲姐姐。这事我已经在心中琢磨好些日子了,只是一直没和你张口说罢了。顾四小姐厚颜到住在侯府的事,算是给我提了个醒。这门亲事得早些和你定下,免得将来生出变故。”

    “顾家那边,你不用担心。我自会解决。不过。顾氏去世还不满一年。按着俗礼,世子至少也得等到明年三月才能成亲。所以,此事你心中有数就好,暂时别声张。”

    至于邹氏愿不愿意这门亲事。小邹氏根本问都没问。

    以纪泽的相貌家世人品,肯娶许瑾瑜为妻,简直就是许家祖上烧了高香。就是为了许徵,邹氏也一定会同意这门亲事。

    小邹氏实在太了解邹氏了。

    邹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震惊了片刻,等反应过来,心里满满的都是欢喜。

    好在邹氏还没彻底昏头。总算留有一丝理智:“这是瑾娘的终身大事,我总得问一问瑾娘的心意。还有徵儿,也得提前告诉他一声。”

    小邹氏亲热的拉起邹氏的手:“好,那我就等你的回音了。若是这门亲事成了,我们姐妹可就是亲上加亲,成了亲家。以后徵儿的事就是我们侯府的事,世子一定更尽心。”

    最后这句话,彻底说到了邹氏的心坎里。

    小邹氏看着邹氏满心欢喜的样子,心里得意的冷笑。

    贪念虚荣是人的本性。她抛下这么诱人的饵,邹氏母女能躲得过才是怪事!

    ......

    邹氏踩着轻飘飘的步伐回了引嫣阁,满脸的喜色遮也遮不住。

    她立刻就去了许徵的屋子。

    许徵听到推门声,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娘,你一脸高兴,是不是有什么喜事?”他在屋子里看书的时候,邹氏几乎从不来打扰。今日显然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邹氏笑的欢畅而神秘:“你猜的没错,我特意来找你,确实是有两个好消息告诉你。第一个是明天秦王妃生辰,秦王在府中设宴,特意叮嘱世子让你们兄妹前去做客。”

    去秦王府做客?

    许徵听了这个好消息,脸上却没多少喜色,反而皱起了眉头:“真的是秦王点名让我们兄妹前去王府?”

    邹氏笑道:“真的不能再真了。瞧瞧你这是什么反应,这样的好事,你怎么反倒板起了脸?”

    他能高兴得起来才是怪事!

    堂堂皇子,有什么理由纡尊降贵对他们兄妹这么好?

    万一如他所想,秦王是看上了许瑾瑜的美貌......他可舍不得宝贝妹妹做侍妾。就算对方是尊贵的皇子也不行!

    许徵满腹心事,在邹氏面前却只字不提,打起精神笑道:“乍然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什么?”

    邹氏脸上的笑容更盛,压低了声音,在许徵耳边低语数句。

    许徵一脸错愕:“娘,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你姨母刚才确实和我提起了瑾娘的亲事。”邹氏舒展眉头,笑吟吟地说道:“瑾娘在沉香阁还没回来。我先将此事告诉你一声。不过,你姨母说了,顾氏去世才两个多月,此事现在不宜声张。”

    “徵儿。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如果不是因为你姨母,这样的好亲事怎么可能落到瑾娘身上......”

    许徵不乐意听到这样的话:“妹妹样样出挑,什么样的男子都配得上。世子娶的又是填房,依我看,这是委屈了妹妹才对。”

    邹氏也不恼。好声好气的笑道:“瑾娘的好,我这个做娘的难道不清楚?可惜你爹去世的早,许家也不算什么名门望族。日后只能指望着你撑门立户。以我们许家眼下的样子,瑾娘想说门好亲事实在不易。难得你姨母相中了瑾娘,世子大概心里也是中意瑾娘的。若是这门亲事真的成了,瑾娘就是正经的世子妃,将来世子袭了威宁侯,她就是二品诰命夫人。更何况,世子俊美倜傥,年少英才。怎么也不算辱没了瑾娘吧!”

    许徵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邹氏说的有道理。

    可他心里总有些莫名的不痛快。总觉得这门亲事有些微妙的不对劲。到底哪儿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许徵很快做了决定:“事关妹妹的终身大事,不可草率。先等妹妹回来,问过她的心意再说。”

    如果许瑾瑜中意纪泽,他就勉为其难的点头同意这门亲事。只要许瑾瑜有半点不愿,他宁愿开罪小邹氏和纪泽,也绝不会同意。

    邹氏不以为意的笑道:“你也太多虑了。这门好的亲事,瑾娘怎么会不乐意。”

    母子两个正说着话,就听门外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许瑾瑜回来了!

    ......

    邹氏忙去开了门。笑的温柔又可亲:“瑾娘,你可总算回来了。”

    许瑾瑜表情怪异的摸了摸手臂。

    邹氏一怔:“你摸胳膊做什么?”

    “因为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许瑾瑜一本正经的应道:“娘,你别这么冲我笑行不行。我心里不踏实。”

    许徵扑哧一声乐了。

    邹氏哭笑不得,丢了个白眼过去:“你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我也敢戏弄。”

    许瑾瑜笑眯眯的揽住邹氏的胳膊:“我知道娘最疼我,不管做什么说什么娘都不会生气嘛!对了,刚才我去沉香阁,顾四小姐硬是要送几件首饰给我,我却之不恭。只好勉强收下了。”

    几件首饰?

    邹氏疑惑地看了许瑾瑜一眼:“顾四小姐怎么会如此大方?”

    许瑾瑜面不改色:“这我就不清楚了。大概是她带的首饰太多,一个人戴不完,所以才想送一些给我吧!还有妤表妹和妧表姐,她也都送了。”

    坑人的感觉简直不能更爽!

    一想到顾采蘋气的快要吐血却不得不强颜欢笑故作大方的样子,心情就格外愉快。

    邹氏没再纠缠这些小事,拉着许瑾瑜的说笑道:“我有件重要的事和你说。”(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秦王:我是皇子,瑾娘嫁给我!

    许徵冷冷道:你有王妃了!

    ......

    纪泽:我是世子,瑾娘嫁给我!

    许徵又冷冷道:你克妻!

    ......

    陈元青:我最爱瑾娘,瑾娘嫁给我!

    许徵再次冷冷道:你亲娘同意吗?

    ......

    陈元昭没说话,直直地看着许徵。

    许徵板着脸,冷冷道:别以为耍酷我就会同意妹妹嫁给你!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