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八章 炫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去秦王府?

    只要和秦王扯上的,基本没什么好事。

    许瑾瑜正要找借口推辞不去,就听纪泽笑道:“对秦王殿下特意叮嘱过,明日徵表弟和瑾表妹也随我们一起去王府赴宴。我已经应下了。”

    邹氏立刻喜上眉梢:“总沾世子的光,让我们怎么好意思。”

    纪泽徐徐一笑:“姨母客气了。这次可不是沾侯府的光,是秦王殿下欣赏徵表弟的才华,所以才特意叮嘱徵表弟一起登门做客。”

    这话听的邹氏心花怒放,连连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世子才是。我待会儿就去告诉徵儿一声,能去秦王府见识一番,他也一定很高兴。”

    小邹氏立刻关切的问道:“徵儿有见客穿的新衣吧!”

    邹氏笑着应道:“从临安来的时候,带了不少新衣。徵儿平日出府的机会又不多,衣服是足够穿了。”

    此时的衣料受印染工艺所限,穿几次就会褪色不复鲜亮。出府做客,一般都穿新衣。女子一季做个十几身新衣不算稀奇。就是男子,也至少要有几身新衣。

    小邹氏笑道:“是我这个做姨母的太粗心了,竟忘了给徵儿多准备几身新衣。明日是赶不及了,等从秦王府做客回来,我就让绣衣阁的掌柜到府里来,给徵儿他们各添置几身衣服。”

    ......出府做客,要关心注重穿戴的该是女子才对。小邹氏为什么对许徵的衣着穿戴如此关心?

    许瑾瑜暗暗蹙眉,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时却又想不出其中的蹊跷。

    小邹氏和邹氏又商议起了明日做客各人的穿戴,讨论的分外热烈融洽。

    纪妤听的蠢蠢欲动,满脸期待的问道:“娘,我也可以做新衣么?”

    小邹氏立刻板起脸孔,瞪了纪妤一眼:“你上次做了那么多新衣,就是穿两年也穿不完,还要什么新衣。”

    纪妤一脸讪讪,不敢再插嘴了。

    顾采蘋笑盈盈地说道:“妤妹妹。我有一个镶着璎珞和宝石的赤金项圈,你皮肤白皙,戴着一定十分好看。待会儿你就随我去沉香阁看看如何?”

    纪妤眼睛一亮:“顾四姐姐,你是打算将赤金项圈借给我戴么?”

    顾采蘋抿唇一笑:“你若是喜欢。就送你好了。”

    纪妤被哄的心花怒放。就听顾采蘋又笑道:“我戴了不少精致好看的首饰来,项圈送你,我明天自有别的首饰戴,你不用为我担心。”

    众人:“......”

    明天到秦王府做客,人家可没邀请你好吧!

    就连许瑾瑜也被惊住了。

    这个顾采蘋。脸皮也太厚了吧!就这么坦然自若的跟着纪泽出府做客......她和许徵毕竟是小邹氏的娘家亲戚,顾采蘋的身份可就微妙了。哪有妻妹跟着姐夫一起出行的道理!

    偏偏顾采蘋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了口......让人根本不好张口说什么。

    小邹氏和纪泽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轻咳一声说道:“这消息大家都知道了,那就各自散了吧!今日好好歇着,明天早点出发去秦王府。”

    众人回过神来,各自应下了。

    顾采蘋对众人微妙的神色视而不见,亲热的挽起了纪妤的胳膊:“妤妹妹,现在正好有空,不如到沉香阁去待会儿。”

    纪妤略一犹豫,到底禁不住精美首饰的诱惑。点了点头。

    顾采蘋又伸出另一只手,主动拉了纪妧的手:“妧姐姐,我们一起走。”

    却没叫上许瑾瑜,故意将许瑾瑜晾在了一旁。

    许瑾瑜笑了一笑,半点都没放在心上。正打算走到邹氏身边一起回引嫣阁,就听纪妧笑道:“瑾表妹,你也一起来吧!人多也热闹些。”

    许瑾瑜不忍拒绝纪妧的好意,只得笑着应了。

    顾采蘋瞄了许瑾瑜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冷意和挑衅。没想到,许瑾瑜压根连看都没看她。

    竟然对她如此不屑一顾!

    顾采蘋心里一阵窝火。心里暗暗盘算着待会儿要让许瑾瑜“好看”。

    四个少女有说有笑,很快到了沉香阁。

    顾采蘋热情的邀众人去她的屋子里小坐片刻。

    纪妧听在耳中,下意识地撇了撇嘴。顾采蘋还真没拿自己当外人。明明是沉香阁的客房,什么时候变成她的屋子了?

    ......

    沉香阁陈设雅致。就连客房也布置的精致考究。

    顾采蘋吩咐朝霞将首饰匣子拿了过来。首饰匣子共有三层,第一层里放了各式的金钗玉簪耳环,第二层里放的是金镯玉镯玉佩之类的。第三层上挂着一个小巧的银锁。

    “这两层里的首饰都是留着日常戴的,第三层里放的才是出府做客时佩戴的首饰。”顾采蘋一边打开银锁,一边笑着说道。

    这样的首饰匣子也不算稀奇。纪妧和纪妤都是侯府千金,当然不缺珠宝首饰。不过。当顾采蘋略带炫耀的打开第三层匣子时,就连纪妧也忍不住赞叹一声:“顾四妹妹倒是有不少名贵精致的首饰。”

    顾采蘋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故作轻描淡写的应道:“这些都是祖母和母亲给我的,勉强能戴着见人而已。”

    说着,似有意无意的看了许瑾瑜一眼。

    ......感情是特地到她面前炫耀来了!

    如果顾采蘋想借机让她自卑什么的,只怕是要失望了。重活一世,她每天心中所想的,是如何报仇雪恨保护亲人,哪里还有兴致理会这种幼稚无聊的炫耀比拼。

    许瑾瑜心里暗暗好笑,口中赞道:“顾姐姐真是好福气,家中的长辈都这么疼你,赏了你这么多名贵又漂亮的首饰。”

    顾采蘋心中舒畅,唇角翘了起来:“许妹妹谬赞了。大概是许妹妹以前长住临安,对京城流行的首饰款式不熟悉的缘故,所以才会觉得这些首饰精巧漂亮。其实,这些实属寻常,不算稀奇。”

    话里话外都透出了京城名门闺秀的优越感。就差没直说许瑾瑜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了。

    纪妧皱了皱眉,神色间有一丝不快。

    许瑾瑜倒是半点不动怒。格外坦然的应道:“顾姐姐说的是。我以前在临安城的时候,也算是见多识广。可一到了京城,才知道什么叫繁华富庶。别的不说,单是衣裙的款式和各种新颖的首饰就让我大开眼界了。”

    纪妧的眉头舒展开来。眼里有了一丝笑意。许瑾瑜总是有化难堪为等闲的淡定,反而显出了顾采蘋的肤浅和刻薄。

    看来,她也不用为许瑾瑜担心了。就凭顾采蘋,想羞辱许瑾瑜,只怕是自取其辱。

    果然。就听顾采蘋又假惺惺地说道:“许妹妹明天可有合适的首饰佩戴?若是没有,我借一些给你好了。明天去的可是秦王府,若是太过寒酸了,丢的可是威宁侯府的人。”

    许瑾瑜慢条斯理的回击:“我来侯府投靠姨母,姨母早已特意为我准备了首饰。就不劳顾姐姐费心了。”

    顿了顿,又善意地提醒:“顾姐姐以后说话可得多留心。像刚才那样的话还是少说的好,不然,若是传到姨母的耳中,只怕姨母会以为你故意挑唆,心中一定不喜。”

    这一番连消带打。说的顾采蘋哑口无言,面色忽红忽白。

    许瑾瑜忽的又甜甜的笑了起来:“话虽这么说,可顾姐姐一番美意,我若是这么推拒不要了,岂不是伤了顾姐姐的心?那我就挑随意挑两样首饰好了。”

    顾采蘋:“......”

    真是得了便宜又要卖乖!

    还有,什么叫随意挑两样首饰!她是借首饰,不是要送首饰!

    纪妧强忍住笑。论厚颜心黑,顾采蘋比许瑾瑜可差的太远了。不过,谁让她先挑衅来着,现在被许瑾瑜耍一通也是活该。

    纪妤早就听的不耐烦了。催促道:“顾四姐姐,你不是要送我项圈的吗?快些拿出来给我看看。”

    许瑾瑜也笑着附和:“是啊,顾姐姐把首饰都拿出来吧!我也等着挑两样呢!”

    ......顾采蘋笑的有些僵硬,将第三层里的首饰一一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心里快怄死了!

    她原来设想的好好的。借着挑首饰的由头狠狠的羞辱许瑾瑜一番。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个璎珞宝石项圈。流光溢彩,做工精湛,上面镶嵌的各色宝石,令人几乎看花了眼。

    纪妤一眼就相中了,喜滋滋的将璎珞宝石项圈戴在脖子上:“我戴着好不好看?”

    许瑾瑜赞不绝口:“这个项圈你戴着真是太好看了。”边说边兴致勃勃的挑了一支玉簪戴上:“我戴这个玉簪怎么样?”

    纪妤立刻投桃报李:“戴着真好看。”

    许瑾瑜又拿起一支镶着硕大东珠的金钗:“这支金钗呢?”

    纪妤连连点头:“金钗也很漂亮。”

    “这副玉镯呢?”

    ......

    顾采蘋在一旁看的几乎傻了眼。

    不是说就挑两样吗?现在这副扫荡的架势又是怎么回事?等等!那只宝石手镯是我最喜欢的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PS:  小剧场:

    顾采苹:不是说就挑两样吗?现在这副扫荡的架势又是怎么回事?等等!那只宝石手镯是我最喜欢的啊......

    许瑾瑜兴致勃勃的挑选了几件最名贵精致的首饰,抱走。

    顾采苹吐血,倒地不起。

    ---------我是萌萌哒小剧场分割线---------

    小剧场这么萌,没有留言没有票票没有打赏,这不科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