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做客章 章 章 章 章 章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上午,顾夫人打发人到威宁侯府送了信。

    小邹氏客气的招呼了顾家的管事,等人走了之后,脸色沉了下来。

    顾家在打着什么算盘,一望可知。

    顾采蘋是顾家嫡出的幼女,是顾氏嫡亲的妹妹,出身高贵,对纪泽又一腔痴情。万一顾采蘋成了纪泽的续弦,今后她和纪泽之间的私情随时会有暴露的危险。所以,她绝不会容顾采蘋母女心意得逞。

    许瑾瑜的聪慧难缠确实出乎意料,她也曾一度犹豫过,是不是该另换一个性子温软好拿捏的......可眼下看来,许瑾瑜嫁到侯府,总比顾采蘋嫁来要强的多。

    纪妧不是正暗中为许瑾瑜牵线搭桥么?一切就随纪妧折腾好了。再找个合适的机会探探邹氏的口风,早些定下这门亲事。不然,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不踏实。

    小邹氏打定了主意,命人将纪妧纪妤许瑾瑜都叫了过来,说了顾采蘋即将到侯府来做客的事:“......顾四小姐要来侯府小住,你们几个要好好招呼她,别怠慢了客人。”

    话音刚落,纪妤就不高兴地嚷了起来:“她怎么又要来我们侯府。大嫂已经病逝,亏顾家好意思仗着姻亲的关系来走动......”

    纪妧听不下去了,皱了眉头,冷淡地打断纪妤:“三妹,说话谨慎些!”

    她也不喜欢顾采蘋没错。可纪妤这么说顾家,连带着顾氏也被贬低了几分,心里顿时一阵不悦。

    纪妧一板起脸孔,纪妤顿时憷了几分,声音也弱了下来:“我说的都是实话,又没冤枉她。本来就只是姻亲,哪有时常登门小住的。我可不想她住我的清芷苑......”

    “让她住我的沉香阁好了。”纪妧淡淡的接过话茬。

    纪妤悻悻地住了嘴。

    小邹氏本想让顾采蘋住在清芷苑,这样也方便掌握顾采蘋的一举一动。可现在纪妤话已经说出口纪妧也应承了下来,只得笑道:“住在沉香阁也好。不过,你出嫁的日子也快近了。你得忙着准备嫁妆。只怕你没闲空招呼顾四小姐。”

    纪妧似笑非笑地看了小邹氏一眼:“我的嫁妆早在去年就准备好了,母亲该不会忘了吧!”淡然的语气中,透出些讥讽。

    小邹氏顿时讪讪地笑了:“我一时疏忽,竟忘了这一茬。”

    纪妧扯了扯唇角。倒也没再出言说什么。

    她和小邹氏之间一直维持礼貌客套,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却也不算和睦。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

    如今纪妧就快出嫁了,内宅即将成为小邹氏的天下。小邹氏心情愉快,也乐意多让着纪妧几分。

    ......

    当着小邹氏母女的面。纪妧护着顾家的颜面。到了私底下和许瑾瑜说话时,纪妧才卸下了冷静自若的面具,露出了不快和不满:“顾家也算是勋贵世家,怎么能做得出这种把女儿硬塞上门的事情来?”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顾家想把顾采蘋嫁给纪泽做续弦的心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

    许瑾瑜乐得闲闲看好戏,轻松地笑道:“顾四小姐出身名门,又生的秀丽端庄,若是能和表哥共结连理,也是一桩美谈。”

    美谈个屁!

    名门闺秀的涵养和矜持,令纪妧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改而轻哼一声:“顾家想嫁,也得看大哥愿不愿娶。”

    顾采蘋这么积极热情的送上门来,实在是令人不齿。

    而且,大哥明明相中的是许瑾瑜。顾采蘋只怕是要白费心思了。

    许瑾瑜不肯接这个话茬,左顾言他道:“妧表姐,你既然答应了让顾四小姐住到沉香阁来,也该早些让人收拾一些客房。说不定顾四小姐很快就会来了。”

    纪妧难得刻薄了一回:“不是说不定,而是肯定会很快就到。”

    许瑾瑜扑哧一声笑了。

    纪妧自己也被气乐了,一想到接下来一段日子要朝夕对着装模作样的顾采蘋,不由得一阵头痛。

    ......

    到了下午。顾四小姐果然到了威宁侯府。

    小邹氏姐妹两个都是长辈,没有亲自相迎。纪妧纪妤姐妹两个,还有许瑾瑜一起在侧门相迎。

    顾采蘋由丫鬟朝霞搀扶着下了马车,娉婷地走了过来。笑着和众人一一寒暄。

    纪妧纵然再不待见顾采蘋,毕竟来者是客,表面上的礼貌客套总要有,浅笑着说道:“顾四妹妹难得来做客,这次可要多住些日子才是。”

    顾采蘋亲热的拉起纪妧的手,笑着说道:“我也正有此意。住的久了,妧姐姐可别嫌我烦想撵我走才好。”

    纪妧:“......”

    脸皮至厚则无敌!对着顾采蘋这样的人,纪妧也彻底无语了。

    顾采蘋又看向许瑾瑜,笑的十分亲昵:“多日不见,许妹妹可是愈发标致了。”

    许瑾瑜抿唇一笑:“多谢顾姐姐夸赞。我倒是觉得,顾姐姐今日穿戴的格外好看呢!”可惜纪泽不在府里,顾采蘋收拾的再漂亮也无人欣赏。

    至于顾采蘋此次登门做客的原因,许瑾瑜也猜出了几分。

    碧罗受顾采蘋要挟,成了顾采蘋的眼线。昨日那盘受了纪泽青睐的糕点一事,十有八九已经传到顾采蘋耳中了。所以,顾采蘋才这么急着登门......

    顾采蘋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纪泽这种渣到极点的男人,她可半点兴趣都没有。

    许瑾瑜在暗暗思忖的同时,顾采蘋也在心中暗自冷哼。

    从今日开始,她会牢牢盯紧许瑾瑜。有她在,许瑾瑜休想再向姐夫讨好献媚。

    ......

    “采蘋见过伯母,见过许家太太。”进了汀兰院,顾采蘋盈盈含笑行礼。

    到底是出身名门的闺秀,礼仪应对都挑不出毛病来。

    小邹氏见到顾采蘋,心里觉得膈应,面上还要挤出温和亲切的笑容,显示长辈的宽厚风范:“快些免礼。坐下说话。从顾府到这里,得坐近一个时辰的马车,路上一定累了吧!”

    顾采蘋忙笑着应道:“路程也不算很远,而且。我一直坐在马车里,不用出半点力气,倒也不算累。”

    小邹氏又关切的问起了顾府里的情形。

    顾采蘋微笑一一作答。气氛竟然颇为融洽。

    闲话了片刻,小邹氏笑道:“这段日子你就住在沉香阁吧!正好和妧姐儿作伴。”

    顾采蘋心中一喜。

    住在沉香阁,可比清芷苑强多了。纪妤脾气刁蛮难相处。纪妧的涵养气度比纪妤胜了不止一筹。更重要的是,纪妧是纪泽嫡亲的妹妹。若是能趁机和纪妧交好,将来有纪妧在纪泽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就再好不过了!

    顾采蘋打定主意要和纪妧套近乎,出了汀兰院之后,就亲昵的挽起了纪妧的胳膊,一口一个妧姐姐,叫的别提多亲热了。

    纪妧略有些洁癖,生平最不喜和人有肢体接触,顾采蘋自以为是的亲昵举动。惹的纪妧不快又别扭。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趁着转弯的时候,步伐故意快了一些,顺势将胳膊从顾采蘋的手中挣脱开来。

    顾采蘋立刻快步追上去,不屈不挠的继续挽住纪妧的胳膊:“妧姐姐,你走的好快,等一等我。”

    纪妧:“......”

    许瑾瑜跟在后面,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不由得哑然失笑。

    看来,顾采蘋是铁了心要和纪妧“交好”了。

    这些天到沉香阁。纪妧张口闭口都是纪泽,她早就听的头痛了。现在顾采蘋来了,正好救她于水火。纪妧忙着应付顾采蘋,自然没时间在她耳边念叨了。

    不出所料。接下来几日,顾采蘋和纪妧同进同出,好的像一个人似的——主要是顾采蘋主动缠上来,哪怕纪妧冷冷淡淡,也丝毫影响不了顾采蘋的热情积极。

    纪妧后悔极了。

    早知如此,她当时真不该一时心软。应承了这么一个麻烦到沉香阁来。除了睡觉之外,整日对着一张虚情假意的殷勤笑脸,真是不胜其烦。

    可伸手不打笑脸人。顾采蘋整天陪着笑脸,她总不能一直绷着脸吧!

    ......没办法,只能忍着了。

    顾采蘋倒也没白费心思,纪泽很快又回了府。

    纪泽看到顾采蘋的一刹那,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皱,很快恢复如常,笑的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没想到四妹也在。”

    顾采蘋掩饰不住心中的欢喜,眼角眉梢俱是甜甜的笑意:“我前几日就来了。只是姐夫不在府里,所以不知道罢了。”

    纪泽笑了一笑:“既是来了,不妨多住些日子。”

    完全是出于礼貌的客套话。

    顾采蘋听了如喝了蜜一般甜。

    小邹氏看着顾采蘋脸上甜的腻人的笑容,心里像被堵了一块似的,气短胸闷。轻咳一声问道:“今日不逢休沐,你怎么忽然回来了?”

    纪泽笑着应道:“今天在朝上遇到了秦王殿下,明日是秦王妃的生辰。秦王府设了几桌家宴,秦王殿下特意邀我们去王府赴宴。我今天回来,就是把此事告诉你们。”

    ......(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顾采苹:此次来侯府,大概会多住一些日子。

    纪妧:......

    纪妤:你快点走!

    小邹氏:你立刻走!

    许瑾瑜:你就别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