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六章 邀约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多了芸香之后,引嫣阁里的点心花样翻新,许瑾瑜常命人送一份到沉香阁。

    纪妧对吃食十分挑剔,尝了芸香的厨艺之后,也不由得连连夸赞:“芸香的厨艺果然极好。你的眼光可比我强多了,随随便便挑中了最好的一个。”

    被纪妧这么夸着,许瑾瑜的心里顿时生出了几分虚荣,口中自然要谦逊几句:“哪里哪里,凑巧罢了。”

    说实话,她相中的是芸香的沉稳。这一手绝佳的厨艺,完全是意外之喜。

    纪妧故作不经意地笑道:“今日难得大哥休沐在府里,我让人把糕点送一半到浅云居,让大哥尝一尝。”

    许瑾瑜笑容一顿,旋即若无其事的笑道:“也是我太粗心了。竟忘了送一份到浅云居。”

    纪妧语气轻快地接过话茬:“无妨,我让书琴送糕点的时候告诉大哥一声,就说这是你特意命人为他做的。只是脸皮薄,不好意思送过去,所以才托了我转送。”

    许瑾瑜:“......”

    这些日子,只要和纪妧坐在一起闲聊,纪妧总会有意无意的将话题扯到纪泽的身上。今天的举动意图更是明显。她想装傻充愣都不行......

    纪妧误将许瑾瑜僵硬的表情理解成了羞涩,笑着打趣道:“只是送些糕点罢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着,便吩咐一旁的书琴,将糕点放在食盒里送去浅云居。

    许瑾瑜阻之不及,只能暗暗叹口气。

    对纪妧来说,当然是一片好意。想从中撮合她和纪泽。

    殊不知,她对纪泽恨之入骨,避之唯恐不及。根本不想和纪泽有一丝一毫的牵扯。

    不过,这些心思不便此时流露出来。侯府里处处都有小邹氏的耳目,她和纪妧说了什么,或许不出两个时辰就传到小邹氏耳中了。

    就让小邹氏自以为是绸缪算计去吧!她暂且不动声色,免得打草惊蛇。

    ......

    浅云居。

    书琴捧着一盘精致美味的糕点。笑眯眯的说道:“世子爷,这盘糕点是表小姐特意命人做的。表小姐脸皮薄,没好意思送来,二小姐吩咐奴婢跑一趟。”

    许瑾瑜命人送来的糕点?

    纪泽俊眉微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知道了,你把糕点放下吧!”

    书琴笑着应了,将糕点放到了桌子上。

    一般男子都不喜欢甜腻的糕点,纪泽也不例外。不过,今日他却出人意料的拈起一块尝了一口。破天荒的夸了一句:“糕点味道不错。”

    一旁伺候的丫鬟小厮看在眼里,一个个惊讶的下巴都合不拢了。

    书琴回沉香阁复命的时候,细细的将纪泽的反应说了一遍。

    纪妧心中暗喜。

    大哥从不爱吃甜食,这次却主动吃了许瑾瑜“送”去的糕点,还夸赞味道好。这说明大哥的心里对许瑾瑜也是有些好感的......

    许瑾瑜神色不变,心中却暗自冷笑。纪泽真是“用心良苦”啊!换了前世天真单纯的自己,只怕又傻乎乎的浮想联翩心旌摇曳了。

    纪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瑾表妹,大哥这么喜欢吃你送去的糕点,以后他回府的时候,你可别忘了让人做一份送去。”

    看着纪妧的笑颜。许瑾瑜忍住叹息的冲动,委婉的应道:“偶尔送一回无妨,总这样可不合适。这府里人多口杂,万一有人传出什么不好听的就不好了。”

    纪妧不以为意的笑道:“送些糕点有什么。谁要是敢多说半个字,我一定饶不了她!”

    许瑾瑜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故意叹道:“你现在可以护着我。可一个月过后就要嫁到李家去了,到时候我可怎么办才好?”

    提起亲事,纪妧并未像普通姑娘家一般羞涩红脸,反而笑着应道:“出嫁了也有回娘家的时候,总之替你撑腰就是了。”

    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

    可许瑾瑜很清楚这句话的分量。以纪妧的为人,绝对是言出必行。

    前世纪妧一直不喜欢她,两人成了姑嫂也几乎从无来往。谁能想到,今生两人竟成了一对志趣相投的好友!

    许瑾瑜心中涌起暖意。抿唇笑道:“那就多谢妧表姐了。”

    ......

    这一个小小的插曲,一个时辰后就传到了小邹氏的耳中。

    小邹氏面色一沉,心中冷笑连连。

    许瑾瑜平日里看着端庄守礼,原来也只是个贪恋虚荣想攀高枝的。

    不过,许瑾瑜的手段可要比顾采蘋可高明多了!竟哄的纪妧心甘情愿的从中牵线搭桥。她想嫁给纪泽,自己当然要成全她!

    等等。纪泽该不会和许瑾瑜假戏真做吧!许瑾瑜可是一个少见的美人,又正值豆蔻妙龄......

    小邹氏神情变幻不定,忽的张口吩咐:“含玉,你待会儿去浅云居一趟,请世子晚上过来用晚饭。”

    含玉神色自如,笑吟吟地应下了。仿佛没听出这是“邀约”的暗示。

    含玉领命去了浅云居。

    刚走到院门口,就碰到了神色匆匆的碧罗。碧罗低着头,走的又匆忙,差点和含玉撞个正着。幸好含玉反应快,及时闪开了。

    “碧罗,你怎么也不小心点。”含玉惊魂未定,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碧罗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真是对不住。我刚才一直低着头,竟没留意你迎面走过来。”

    顾氏在世的时候,碧罗身为顾氏的贴身大丫鬟,在府里颇有几分体面。如今顾氏一走,碧罗整个人也消沉了不少。整日守在浅云居里,每天收拾照料顾氏生前的寝室,很少踏出浅云居。

    在一脸陪笑的碧罗面前,含玉颇有几分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说起来也不全怪你,刚才我若是走的慢一些也就无妨了。对了,你现在这是要去哪儿?”

    碧罗眼中迅速地闪过一丝不自在:“也没打算去哪儿,就是在院子里待的闷了,随意出去透透闷气。”

    含玉笑道:“我是奉夫人之命,来请世子晚上到汀兰院里用饭的。还得赶着回去复命。就不陪你说话了。”

    碧罗和含玉草草寒暄几句,便离开了。

    碧罗刻意放慢了脚步,不疾不徐的闲逛到了威宁侯府的后门。和看门的婆子闲话几句,不动声色的将一个纸卷塞入婆子的手里。

    ......

    当天晚上。顾府。

    “四小姐,碧罗又让人送信来了。”朝霞低低的禀报,将手中的纸卷送了过来。

    顾采蘋嗯了一声,接过纸卷,打开细细看了一眼。然后。脸色阴沉了下来。秀丽的脸庞闪过嫉恨愤怒,隐隐有些扭曲。

    朝霞早已见惯了顾采蘋人前人后的不同嘴脸,低声问道:“小姐,碧罗说了什么?”

    顾采蘋冷笑道:“许瑾瑜身边多了一个叫芸香的丫鬟,擅长厨艺。许瑾瑜让芸香做了糕点,送给了姐夫.....哼,真是不知羞耻!这么巴巴的贴上去,亏得她有这个脸。”

    最可气的是,纪泽竟然吃了许瑾瑜命人送去的糕点,还夸赞好!

    朝霞附和道:“小姐说的是。那个许家表小姐天天住在侯府里。多的是时间讨好纪二小姐,还有机会接近世子。小姐,你别太大意了。男人都是喜好美色的,那位许小姐生的又格外貌美,万一世子真对她动了心思......”

    这话说中了顾采蘋的隐忧。

    顾采蘋抿紧了唇角,忽的站起身来:“我现在就去见我娘。”

    朝霞立刻住嘴,随着顾采蘋一起去见顾夫人。

    顾夫人见顾采蘋一脸愤怒,不由得一愣:“好端端的怎么绷着一张脸,是谁惹你了?”

    顾采蘋愤愤不已的将碧罗送来的消息说了一遍:“......娘,这个许瑾瑜实在是厚颜无耻。仗着住在侯府里。时不时的向姐夫献媚。她又生的好相貌,万一姐夫真的动了心怎么办?”说到后来,眼眶已经隐隐红了。

    顾夫人看着心疼极了,忙将顾采蘋搂进怀里。轻轻拍着顾采蘋的后背:“乖女儿,你别别着急。许家不过是个破落户,如今到侯府来投靠威宁侯夫人。你姐夫是正经的威宁侯世子,要续娶,也该娶你这样的高门贵女。断然不会看上那个许瑾瑜。”

    顿了顿又道:“再说了,你大姐临死前。已经将你托付给了你姐夫。如今孝期还没过,不便提起亲事。你耐心的再等上一年半载,到时候威宁侯府自会登门来提亲。”

    顾采蘋依旧抽抽噎噎的:“娘说的倒是好。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这一年里许瑾瑜时常接近姐夫,日久生情了,到时候我就是想嫁,只怕姐夫也不肯娶我了。”

    她从情窦初开的那一天开始,就喜欢上了纪泽。

    大姐病逝,她表面伤心,心里却是暗暗欢喜的。因为这意味着她可以嫁给纪泽做世子妃了。谁想到,半路杀出一个许瑾瑜来!

    顾夫人想了想说道:“许瑾瑜住侯府,你也可以去住。我让人送个信到侯府,你今晚命人收拾些衣物,明天就去侯府小住。”

    住的久些也无妨,反正是姻亲,小邹氏她们总不好撵客人走。

    ......(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纪妧:瑾表妹,大哥这么喜欢吃你送去的糕点,以后他回府的时候,你可别忘了让人做一份送去。

    许瑾瑜:......糕点里下毒行不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