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四章 丫鬟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的一段日子,过的风平浪静。

    陈元青果然没有再来威宁侯府。

    许瑾瑜偶尔想起陈元青,心中依然一阵淡淡的酸涩和遗憾。然而事已至此,再想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许徵在府中读书,每隔几日,就去曹家拜会曹大人。

    曹大人是当朝大儒,如今又身居高位,在文林中声名赫赫。每隔五日逢休沐的那一天,不知有多少学子投了拜帖等着求见。曹大人对许徵青睐有加,许徵每次登门求见,都能见到曹大人,当面聆听曹大人指点,实在获益匪浅。尤其是时文,有了明显的进步。

    每每想及这些,邹氏对小邹氏都充满了感激:“多亏了世子的引荐,徵儿才有机会结识曹大人。”

    看着一脸感激之色的邹氏,小邹氏心里满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面上却亲切的笑道:“世子也只是引荐了一回。之后曹大人对徵儿另眼相看,是因为徵儿好学上进才学出众,和世子没什么关系。”

    “不管怎么说,总得谢谢世子。”邹氏的脸几乎笑成了一朵花:“将来若是世子有用得着徵儿的地方,只管张口。”

    日后确实有用得着许徵的地方......

    小邹氏眸光一闪,笑吟吟地说道:“大姐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施恩图报,那我成什么人了?再者说了,世子整日领兵,徵儿将来要考科举,走的必然是文官的路子。大燕朝文武泾渭分明,日后就是同朝为官,大概也没什么交集。”

    话说的倒是动听。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阴谋算计!

    许瑾瑜心中冷笑,口中笑着附和:“是啊,姨母施恩不图报,娘,你就别总把报答两个字挂在嘴上了。”

    小邹氏:“......”

    为什么这话从许瑾瑜口中说出来,总有些不是滋味?

    相处了这么多日子,小邹氏自以为摸清了许瑾瑜的脾气。聪慧机灵是有的。也有些心计,口齿伶俐就不用说了。整体来说,远胜过纪妤......

    不过,再聪明又能如何?只要说服邹氏。再将许徵送到秦王身边,许瑾瑜还不是乖乖地任由她摆布?

    想到这些,小邹氏的心情不免又好了一些,含笑道:“瑾娘说的对。大姐日后可别再提什么报答了。”

    许瑾瑜和小邹氏对视而笑,心中各自有计较。

    “启禀夫人。牙婆子已经来了。”含玉笑着来禀报:“这次领了二十多个人来,请夫人过目挑选。”

    小邹氏嗯了一声:“让他们都进来吧!”

    威宁侯府主子不多,下人却不少。以邹氏看来,人手已经绰绰有余了。小邹氏却依然嫌人手不够用。特意让牙婆子又挑了些伶俐的少年男女来。

    .......

    牙婆子很快便领着人进来了。

    牙婆子姓江,相貌生的寻常,穿戴打扮却十分利落。刚一进来,就扬着殷勤的笑脸给小邹氏请安:“民妇江氏,给夫人请安了。听闻夫人想挑些伶俐的丫鬟小厮,我今日特地多带了一些人来。请夫人一一过目。”

    小邹氏对着江婆子,自然而然的摆出了高高在上的威宁侯夫人架势来。淡淡的说了句:“行了,你让他们过来,我先仔细瞧一瞧。”

    江婆子利落地应了一声,让身后的少年男女站在整齐的两行,任由众人打量。

    这些少年男女,年长的有二十岁左右,年少的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他们大多是穷苦人家的儿女,因为家境贫困,被父母卖身为奴。若能被卖到威宁侯府,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条好出路。因此。一个个都努力挤出最讨喜的笑容。

    含玉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心中不由得暗自唏嘘。

    几年前的她,也是他们中的一个。

    她容貌生的好,看着伶俐可人。因此被小邹氏挑中。和她一起进府的,还有含翠。

    她凭着乖巧伶俐善解人意,很快就在小邹氏身边崭露头角。短短几年间就成了小邹氏身边的大丫鬟。府里的丫鬟谁不羡慕她的好运气?

    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是如何的战战兢兢和惶恐不安。

    她知道小邹氏所有的秘密。一旦事情走漏了风声,小邹氏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

    含玉偶尔一抬头,正迎上许瑾瑜的目光。许瑾瑜的眼眸沉静似水,清澈明亮。十分美丽。和许徵的眼睛十分相似......

    想到许徵,含玉心中泛起微妙的甜意,很快,那份甜意又被苦涩冲淡。

    许徵生的俊秀斯文,勤奋上进,温文有礼。府里的丫鬟偷偷恋慕这位表少爷的,绝不在少数。她也不例外。从见许徵的第一面开始,便暗暗喜欢上了许徵。

    只是,这注定是一份无望的感情。小邹氏绝不可能将她赏给许徵......

    小邹氏随意的打量几眼,笑着说道:“妧姐儿,妤姐儿,你们两个各自挑两个丫鬟。瑾娘,你也来挑两个顺眼可心的。”

    许瑾瑜立刻婉言推辞:“多谢姨母美意。不过,我身边有初夏和含翠伺候,已经足够了。不用再挑丫鬟了。”

    有含翠一个已经令她如芒在背如鲠在喉了。再多来两个,只怕她连吃饭睡觉都不踏实。

    小邹氏嗔怪地笑道:“长者赐,不敢辞。既是我赏给你的,你只管安心地收下。”

    邹氏也笑着说道:“瑾娘,你姨母一番美意,你也不必推辞了。”

    ......邹氏这么一张口,让许瑾瑜不好再拒绝了:“既然姨母和娘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挑一个丫鬟好了。我有体己银子,这银子就由我自己来出吧!”

    小邹氏不以为意地说道:“你的体己银子,你自己留着。添一个丫鬟罢了,花不了多少银子。这一点姨母还出得起。”

    许瑾瑜赧然一笑道:“那怎么好意思。”没等小邹氏说话,又说道:“既是给我添的丫鬟,卖身契也一并给了我吧!”

    小邹氏:“......”

    “你这丫头,心思倒是不少。”邹氏见小邹氏神色微妙,忙出言数落许瑾瑜:“你姨母赏给你的丫鬟,你还要什么卖身契。难不成你姨母还会坑你不成?”

    小邹氏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许瑾瑜被呵斥了也不见羞恼,甚至笑嘻嘻地撒起娇来:“娘,你就别数落我了。丫鬟的卖身契在我手里,我用起来心里才踏实嘛!姨母心地宽厚,一定不会和我计较的。”说着,又用满脸期待的目光看向小邹氏:“姨母......”

    小邹氏心里怄的不得了,脸上却不得不强作欢容:“是我考虑的不周全,瑾娘说的对,既是要添丫鬟,这卖身契当然是给你最好。”

    许瑾瑜总不会不识趣的提起含翠的卖身契吧!

    怕什么来什么!

    许瑾瑜竟又笑着张了口:“说起来,含翠也是姨母赏给我的......”

    小邹氏的脸都快黑了。

    站在许瑾瑜身后的含翠,也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如果许瑾瑜张口找小邹氏要了她的卖身契,那么她以后要怎么办?是继续忠心于小邹氏,还是暗中投向许瑾瑜?

    许瑾瑜看着小邹氏难看的面色,心里特别的舒爽。故意顿了一顿,才慢悠悠地说了下去:“含翠是姨母身边得力的丫鬟,我用上一阵子,将来总是要还给姨母的。这卖身契还是留在姨母手里的好。”

    含翠这样的人,她可消受不起。

    小邹氏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含翠是她暗中培养的得力心腹,有城府有心计,又难得的生了一张忠厚面孔。卖身契是万万不能给许瑾瑜的。

    含翠听了许瑾瑜的话,不知该释然还是该失落。不过,纵然心中起伏不定,脸上的表情却从未变过。

    ......

    纪妧和纪妤各自挑了两个丫鬟。

    从两人挑的丫鬟,足以看出两人的喜好不同。

    纪妧挑的丫鬟都在十六七岁左右,相貌清秀,颇懂规矩,行了礼之后就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这样的丫鬟,大多是获罪的官宦人家发卖出来的。

    纪妤挑了两个相貌最出众的,一个十三四岁,另一个也只有十六左右。

    十几个少女被挑了四个,还剩下约莫十人。

    许瑾瑜一一打量过去,目光很快落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

    这个女子正是其中最年长的那一个,看着约有二十岁了。身量比普通的女子高一些,眼睛不大,皮肤略黑,脸上有几点麻子,没任何惹眼的地方,只能用平庸两个字来形容。

    女子站在那儿,微微垂着头,看着十分规矩。

    许瑾瑜含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以前在哪里做过什么?”

    女子迅速抬头看了许瑾瑜一眼,然后恭敬地应道:“奴婢叫芸香,今年二十了。以前在鸿胪寺罗大人的府上做厨娘。罗大人因为贪墨获罪,奴婢也就成了官婢。”

    说话不卑不亢,镇定从容。

    许瑾瑜心中暗暗点头,转头对小邹氏笑道:“姨母,我就要这个芸香了。”

    小邹氏笑着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就听许瑾瑜又说道:“对了,姨母可别忘了将芸香的卖身契一并给我。”

    小邹氏:“......”(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气的小邹氏快吐血了,看着是不是很爽~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