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三章 母子(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连头也未回,声音冷淡低沉。

    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冷漠!

    叶氏心里怒火涌动不息,强自压抑着低声道:“元昭,我是你的亲娘,为你操心终身大事,是理所应该的事。你就非要这样和我说话吗?”

    亲娘?

    陈元昭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声音里多了几分讥讽:“父亲曾亲口允诺过,让我自己决定终身大事,这一点,母亲该不会忘了吧!”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五年前的这桩事,叶氏更是怒从心头起。

    什么自己决定终身大事!分明是安国公有意纵容!

    陈元昭不肯亲近女色,若是不逼着他娶亲生子,难道要一直这么孤身一人?

    “元昭,你也老大不小了,别人在你这个年龄,早已有了子嗣。”叶氏放软了语气,试图说服陈元昭:“你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总得娶妻生子。你领着神卫军,时常要领兵出征。说句不好听的,万一有个好歹,连个血脉都没留下。你让娘怎么办?”

    陈元昭终于转过身来,神色却毫不动容,眼里的讥讽之意更浓了几分:“母亲这么急着让我娶妻生子,是不忍见我一人孤独寂寞,还是为了我早点有子嗣,和长房一较高下?”

    赤裸裸的话如利箭一般,深深的戳中叶氏的痛处。

    叶氏再也无法维持优雅从容,美丽的脸孔浮起愤怒的潮红:“陈元昭!你就是这么和自己的亲娘说话吗?忠孝悌义,你的孝呢?若是被那些刻薄的言官知道了,参你一本忤逆不孝,看你今后还怎么领军打仗!”

    陈元昭挑眉,似笑非笑的应道:“母亲这么聪明,怎么肯做这等蠢事。我们母子一体,我若是被人指责不孝,母亲的颜面又要往哪儿放?今后在安国公府里,只怕要少了三分底气。”

    叶氏:“......”

    母子两个,沉默对峙。

    陈元昭的冷静。和叶氏的愤怒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不知过了多久,叶氏终于率先打破了沉默:“以前你任性我都由着你的脾气。不过,这一回可由不得你。你今年必须定下亲事!”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母亲不如先和父亲商议一番。若是父亲点头,那儿子只好从命。”

    叶氏再次哑口无言。

    安国公巴不得陈元昭一直不娶妻。这么一来。请封世子的事就可以一直拖延下去......这一点,陈元昭也一定想到了。

    可他就是不肯成亲!

    难道,他不想要安国公世子的位置?

    不可能!谁甘心将世袭的国公爵位拱手让人。她满心为陈元昭着想,他怎么就不懂她的一片苦心?

    陈元昭转身走了。

    这一次,叶氏没有叫住陈元昭。

    她独坐了许久。面色变幻不定,眼神渐渐冷厉。不管如何,这安国公世子的爵位都是陈元昭的,谁都别想抢走!

    ......

    陈元昭出了世安堂,却并未回墨渊居,在树下停住了,伫立良久,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聪和其他几个亲兵远远的守着,无人敢上前来打扰。

    不知过了多久,陈元昭忽的张口道:“周聪。过来。”

    周聪大步走上前来,等着陈元昭吩咐。

    陈元昭性子冷厉,平日话语不多。身边的人也大多沉默少言,免得惹来陈元昭不快。周聪胆大心细,做事沉稳周全,是陈元昭最信任的心腹。

    不管陈元昭下什么样的命令,周聪都会面不改色的听令行事。

    可这一次,周聪却结结实实的楞住了。

    陈元昭淡淡吩咐:“去暗卫里挑两个身世清白的,安插进威宁侯府。我要知道许瑾瑜的一举一动。”

    周聪:“......”

    他没听错吧!

    将军这么慎重其事的往威宁侯府安插眼线,竟然是为了一个闺阁少女?!

    这是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吗?英明神勇的将军。终于开始留意女子了吗?

    陈元昭瞄了一脸错愕的周聪一眼,略有些不耐:“收起你那副蠢样。元青喜欢那个许瑾瑜,二婶不愿结这门亲,今日亲自求我。我已经答应了。让人盯着许瑾瑜,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将军,这种事你以前从来都不解释的好吗?

    周聪迅速的收敛了所有表情,应了一声是。

    神卫军共有五万将士。这些将士先忠于大燕,其次才忠于陈元昭。陈元昭除了五百亲兵之外,还暗中养了三千暗卫。这三千暗卫。才是陈元昭真正的底牌。

    按着大燕朝的规矩,诸皇子亲王可以有一千亲兵,武将勋贵们等级不同,可以拥有的亲兵数量也各自不同。暗中蓄养侍卫当然是大忌,一旦揭露出来,就是“意图谋逆”的重罪。可事实上,拥有暗卫的人绝不在少数。

    周聪领命之后,并未退下,低声问道:“将军,今天是在府里歇下,还是回军营?”

    陈元昭没有犹豫:“回军营!”

    偌大的安国公府,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冰冷的牢笼。除了陈元青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真正关心他的人。

    神卫军营,才更像他的家。

    .......

    出府做客也是件耗费体力的事。邹氏回了府之后,只觉得全身疲累,不过,精神倒是极好。

    “瑾娘,今日下午看戏的时候,你跑哪儿去了?”邹氏问道。

    许瑾瑜将准备好的说辞说了出来:“我不喜欢看戏,嫌太吵了,领着初夏在园子里坐了片刻。”

    邹氏嗔怪道:“之前我就叮嘱过你,在国公府做客要事事谨慎些。你这么一个人独自跑到园子里,万一遇上男客怎么办?你又生的貌美,若是遇到轻浮浪荡之人可就糟了。”

    虽说话语不中听,可毕竟是为了她着想。

    许瑾瑜乖乖认错:“娘说的是,是我思虑不周。日后一定小心。”

    邹氏轻叹一声,忍不住多絮叨了几句:“今天午宴的时候,我和陶氏坐了一席。她一开始说话还算热情,可说着说着就不对劲了......”

    邹氏将陶氏说过的那些话学了一遍,末了又叹道:“我一开始也没多心,听到最后一句才听出话音来。陈三公子这些日子常往威宁侯府跑,实在太扎眼了。只怕是他娘心里觉得不痛快,有意扔话头给我听呢!”

    言下颇有些遗憾之意。

    陈元青生的俊俏,性子有活泼爽朗,家世也极好。若是许瑾瑜能嫁得这样的夫婿,确实是好事一桩。

    可惜以许家的家世,眼下是攀不上安国公府的。

    许瑾瑜没将陶氏的反应放在心上。

    她已经严词拒绝了陈元青,今后大概也没什么交集了。陶氏怎么想,与她有什么相干?

    许徵却气的俊脸泛红:“这位二夫人真是欺人太甚!明明是陈元青主动登门,又千方百计的想见妹妹,我们许家什么时候想高攀他们安国公府了?就是他们登门提亲,我也不会同意!陈元青做事恣意妄为,只顾自己喜好,根本不顾别人想法和感受。冒失冲动,轻浮肆意,幼稚不成熟,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妹妹。将来我一定要挑一个比陈元青好十倍百倍的妹婿,气死那个狗眼看人低的陶氏!”

    许徵显然是气的狠了,连“狗眼看人低”也说出了口。

    邹氏忙笑着安抚道:“好了,徵儿,你也别生气了。这样的人,我们日后少来往。大不了,以后你姨母她们去安国公府,我们不去就是了。”

    许瑾瑜接过话茬:“娘说的对。以后我们再也不去安国公府了。”

    许徵余怒未消:“我们不去安国公府,可架不住陈元青会来威宁侯府。到时候他娘岂不是又要将脏水往你的身上泼?”

    欺辱他还能忍,羞辱妹妹,真的忍无可忍!

    许瑾瑜见许徵这般生气,既觉得窝心,又有些心疼。私下见陈元青的事,她原本打定主意要瞒着许徵,现在看来,还是告诉许徵的好。免得许徵心中郁郁不快。

    许瑾瑜冲许徵使了个眼色。

    兄妹两个素有默契,许徵顿时会意过来。许瑾瑜这是有悄悄话要私下告诉他,却又不想让邹氏知晓......

    许徵情绪很快平静下来,对邹氏说道:“娘,我先回屋去了。上一次去曹大人的府上拜会,曹大人对我的诗词颇为欣赏,让我隔几日写一篇时文给他看看。我写了大半,今天打算全部写完。”

    邹氏立刻笑着说道:“你快些回屋去写吧!”

    许徵回屋之后,邹氏很快也离开了。

    等邹氏走了之后,许瑾瑜才溜到了许徵的屋子里:“大哥,刚才我骗了你。其实,我下午不是去花园,而是去见了陈元青......”

    许瑾瑜将今日见了陈元青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遇见陈元昭这种小事当然略过不提了。

    许徵听了格外解气,笑着说道:“你做的对。陈元青再好,和我们也没关系。既是注定了没缘分,早日说开,断了他的念想也好。也免得他今后再跑到侯府来。”

    至于陈元青会不会伤心难过,他才懒得管。重要的是许瑾瑜不能受半分委屈。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