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一章 起疑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说了陈元昭也不太可能相信,可为了陈元青的性命,总得试一试。

    许瑾瑜心念电闪,思忖着该如何张口。

    陈元昭却似没了耐心再听下去,冷然说道:“我自会约束元青。你别忘了今日的承诺就好。”

    许瑾瑜却一动未动,秀气的眉头微微蹙着,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说道:“陈二公子,我有些话想告诉你。话出自我口,听自你耳。你听了之后,信也好,不信也罢,千万别传出去。就连元青表哥,也绝不能让他知晓。”

    她这般慎重叮嘱,陈元昭却没放在心上,也没有听下去的兴趣:“你什么也不用说了......”

    许瑾瑜飞快地打断陈元昭:“朝堂内外,很快就会生乱。你手握重兵,必然会成为众人拉拢的目标。你切记不能结党营私,更不能暗中投靠某一个皇子......”

    陈元昭全身一震,双目骤然闪出异样的光芒,紧紧的盯着许瑾瑜。

    许瑾瑜无视陈元昭震惊的神色,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知人知面不知心,外表看着温和无害的,未必就是真的性情纯良。奉劝你一句,不管在什么时候,都离楚王远一些。否则,你一定会后悔莫及!”

    说完,便转身离开。

    ......

    陈元昭生平从未像此刻这般震惊。一时反应不及,直到那抹窈窕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渐渐回过神来。

    许瑾瑜说过的那番话,在脑海中不停的盘旋。

    朝堂内外,很快就会生乱......

    奉劝你一句,不管在什么时候,都离楚王远一些......

    陈元昭面色变幻不定,眸光闪烁,无意识地握紧了腰际的宝刀斩风。

    微凉的刀柄入手,熟悉的触感令他心中的惊涛骇浪稍稍平息了一些。

    陈元青正巧在此时走了进来,见了陈元昭此时的模样。不由得一惊,脱口而出道:“二哥!你握着刀做什么?瑾表妹呢?”

    二哥此时的样子实在有些可怕!

    神色阴沉,目光冷厉。右手紧紧握着刀柄,似乎随时会拔刀杀人!

    陈元昭闻言看了过来。

    陈元青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明明二哥在看着他。可他就是觉得,二哥的目光没落在他的身上。仿佛透过他,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样的陈元昭,让陈元青觉得陌生又惊惧:“二哥!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是不是你生我的气了?那就狠狠骂我一顿好了。”

    被这么盯着,他心里一阵阵凉气直冒。双腿都有些发软了!

    陈元昭默然许久,终于松开了刀柄。

    虽然没张口说话,陈元青却悄然松了口气。熟悉的二哥终于又回来了......这么形容好像有点奇怪。可此时此刻,他就是这种感觉。

    陈元青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哥,你刚才和瑾表妹说什么了?”

    听到许瑾瑜的名字,陈元昭的目光暗了一暗。半晌,才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么,我就是让她以后离你远一点。”

    轻飘飘的一句话,陈元青却差点跳了起来:“你怎么能这么说?是我一心恋慕她。私下约了她过来,向她表明心意......你怎么能怪到她身上!”

    陈元青越想越懊恼:“二哥,你是不是和她说了难听话?她是姑娘家,脸皮薄,性子温柔,哪里受得了冷言冷语。你到底和她说了些什么?”

    陈元昭不答反问:“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见了几回?说过哪些话?”

    陈元青被问懵了:“好好的,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些?”想起之前的一幕,又不由得悲从中来,红着眼眶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瑾表妹根本半点都不喜欢我。已经干脆利落的拒绝我了......”

    陈元昭眸光一闪。重复了一遍:“回答我的问题!”

    ......算了,想听就说一遍好了。

    “表嫂病逝,我随大哥一起登门吊唁。在灵堂上,遇到了瑾表妹。”回想起初见的那一刻。陈元青心中泛起一阵酸涩的甜意:“她冲我微笑,我心里就像开了漫山遍野的鲜花。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向妧表姐打听了她的身份,然后上前和她寒暄......”

    陈元昭无情地打断了少年心中最美的回忆:“她不知道你是谁,就冲你微笑?”

    陈元青想也不想的为许瑾瑜辩解:“她虽然不清楚我的身份,不过。只看我和妧表姐站在一起,也该猜出我是纪家的亲戚。冲我微笑,是出于礼貌。”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眼眸深沉不见底:“后来呢?”

    “后来,我借着和她的兄长许徵结交,去了威宁侯府几回。许徵对我处处防备,我根本见不到她。我憋了几天,才想出了法子。从你的书房‘借’了一本琴谱,送给妧表姐。央求妧表姐请她过来......”

    陈元青打开了话匣子。每一次见许瑾瑜,她和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包括之前冷硬无情的拒绝,滔滔不绝的说了许久。

    陈元昭也出奇的有耐心,竟未打断他。只是一双眼眸渐渐幽暗。

    “......她是世上最温柔聪慧可爱的女子。她说的对,我冲动冒失,行事从不顾及她的想法和闺誉。她不中意我是应该的。她值得世上最好的男子真心相待。”

    陈元青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情窦初开时心仪的少女身影,总会在心中刻下深深的印记。大概,此生都难以忘怀吧!

    陈元昭见他哭的伤心,终于心软了,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上前搂住陈元青:“想哭就好好哭一回,哭过以后,就彻底忘了许瑾瑜吧!”

    她从来都不是你的良配。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原因,提前结束了你的痴恋。对你来说都是好事一桩!

    ......

    “你怎么走了这么久?”

    许瑾瑜刚坐下,纪妧便低声说道:“刚才姨母和你母亲都各自派人来找过你。我说你不喜看戏,所以去园子里坐了片刻。待会儿她们若是问起,你可千万别说漏了嘴。”

    许瑾瑜感激地看了纪妧一眼:“谢谢妧表姐。”

    纪妧低声笑道:“举手之劳,有什么可谢的。”顿了顿。又低低的问道:“你见到元青表弟了么?”

    那个巧娟是陈元青身边的丫鬟,纪妧只看一眼就认出来了。

    许瑾瑜心知瞒不过她,索性坦然承认了:“是。元青表哥约了我在墨渊居里见面。”至于顺便还见了陈元昭的事,很自然的隐瞒不提。

    纪妧极有教养,当然不会追问两人私会时说了什么。不过。神色颇为微妙就是了。

    许瑾瑜想了想,很含蓄的说了句:“瓜田李下,总会惹来流言蜚语,所以我提醒元青表哥,以后别来侯府了。”

    纪妧瞬间了然。

    如果许瑾瑜对陈元青有意,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纪妧心里暗暗高兴。有兄长纪泽做对比,陈元青就显得孩子气了。许瑾瑜不喜欢陈元青,肯定是对纪泽生出了好感......一定是这样!

    等回府之后,她就要暗中筹谋着为许瑾瑜和兄长牵线搭桥。比起顾采蘋,她更乐意许瑾瑜成为大嫂......

    纪妧心中悄悄盘算着。口中当然只字不提,笑着和许瑾瑜闲聊八卦了起来。

    “刚才你没在,可错过好戏了。大舅母特意邀每一位名门闺秀点一出戏,其实也就是变相的相看。一个个表现的仪态端庄,说话轻声细语。只可惜二表哥不知跑哪儿去了,根本没在场,害的她们白白费了心思。”

    陈元昭在不在场,其实结果都一样。

    陈元昭根本不会娶妻成亲。

    想及此,许瑾瑜心里一动,低声问道:“妧表姐。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奇怪。听说陈二公子自小就不近女色,身边甚至连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这是为什么?莫非是天生的怪癖么?”

    男子三妻四妾的比比皆是。这个陈元昭,却始终孑然一人,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实在异于常人。

    纪妧略一踌躇,才低声说道:“二表哥是不是天生如此,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一桩陈年旧事......”

    一直专注听戏的纪妤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什么陈年旧事?”

    纪妧神色自若的应道:“没什么,我和瑾表妹正在讨论这出戏文呢!”

    纪妤:“......”

    真当她是傻子么?戏文和陈年旧事哪里扯得上关系。分明是两个人在说悄悄话。不肯告诉她。这种被人排除在外的感觉,实在不算美妙。

    纪妤从来藏不住心事,一张俏脸顿时绷了起来。

    许瑾瑜很配合的转移话题:“妤表妹,我刚才走开了一会儿,这出戏到底在唱什么,你说给我听听。”

    纪妤心里纵然有些闷气,也禁不住许瑾瑜哄,很快就将不快抛到了一旁,津津有味地说起了戏文来。

    许瑾瑜看似听的专注,实则早已思绪飘飞。

    纪妧口中所说的“陈年旧事”,到底会是什么?莫非,陈元昭的不近女色不肯娶亲,真的别有内情?

    ......(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读者一:陈二公子,你一直不近女色,是因为身体有隐疾的缘故吗?

    读者二:同问!

    读者三:+1

    读者四:+10086.

    ......

    陈元昭冷眸一扫,令众好奇读者心中一凉,齐齐后退。

    陈元昭冷笑,转身离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