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章 正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练功场的陈元昭,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四个字。

    逮个正着?!

    呸呸呸!什么逮个正着!她和陈元青虽然是私下见面,却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拒绝陈元青的情意总不算出格吧!

    许瑾瑜努力调整面部表情,竭力表现出镇定自若来:“不知陈二公子是什么时候来的?”

    陈元昭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落到了陈元青的身上,浓黑的眉悄然拧了起来。

    陈元青脸色惨白,眼里闪着水光,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再联想到之前听到的只字片语,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事......

    陈元昭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愈发冷冽,声音低沉:“元青,怎么回事?”

    陈元青长这么大,一直顺风顺水受众人喜欢,像今天这样的挫折和难堪还是第一回。心里像被什么堵着似的,难受极了。一听到熟悉的声音,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了心头,哽咽着喊了声“二哥”。

    这一声二哥,令陈元昭眉头皱的更紧了,看向许瑾瑜的目光分外不善:“你和元青说了什么?”

    能让爽朗活泼近乎没心没肺的陈元青这般伤心难过......除了许瑾瑜,也没别人了!

    被陈元昭这么冷冷的一瞪,许瑾瑜纵然满心内疚,也瞬间消散了大半。似曾相识的诘问语气,更令她莫名的心头火起,语气也冷硬了起来:“我和元青表哥说了什么,不需要向你交代吧!”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过问这么多?

    那双明若秋水的双眸,清楚地流露出这两句话。

    陈元昭薄唇抿的更紧了,眼底跳出了火苗。

    很好!

    能让他动真怒,这位许二小姐果然和他记忆中的一样难缠。

    陈元昭看向陈元青,沉声道:“元青,你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元青满心都是被拒绝的悲伤难过。又当着许瑾瑜的面,哪里说得出口,困难的吐出几个字:“二哥,你别问了。”

    眼眶不自觉的泛红。如果不是少年人的自尊强撑着。大概早就泪洒当场了。

    陈元昭皱了皱眉。

    其实这情形是明摆着的,不需要追问,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元青这傻小子,又傻乎乎的喜欢上了那个许瑾瑜。

    这也难怪。元青生性单纯,没什么心机。更没阅历,又年少热血冲动,很容易为美色所迷。许瑾瑜虽然贪念虚荣又心计深重,却生的一副好相貌。柔婉浅笑风姿动人,陈元青情窦初开,被迷的晕头转向也不稀奇......

    陈元青曾一直闹着要娶许瑾瑜,闹着陶氏登门提亲。陶氏坚决不允,母子两个为此事闹了很久......

    可那些都是以后的事。他的记忆中,并没有眼前这一幕。

    到底是哪里出了偏差?

    ......

    没人说话,也没人动弹。气氛显得凝滞而诡异。

    许瑾瑜想抬脚离开,可在陈元昭冷凝强大的气压下,却无论如何迈不开步。

    自重生以来,这样憋屈窝囊还是第一回。就算是对着纪泽或秦王,也没这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许瑾瑜定定神,张口打破了沉默:“我出来已经很久了。再不回去,妧表姐她们就该生出疑心了。”

    她没看陈元昭,这话是对陈元青说的。

    陈元青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我会没事的。”

    许瑾瑜听的鼻子一酸,很快又狠下心肠嗯了一声。迈步离开。在经过陈元昭的身侧时,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响起:“等一等!”

    ......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许瑾瑜心中无奈的叹口气,停下了脚步。

    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陈元昭对她都没什么好印象。明明才见第二回,他的语气就像见仇人似的。

    “不知陈二公子有何指教?”许瑾瑜心中不快,语气里也多了些微嘲讽:“如果是想追问我和元青表哥刚才说的话,请恕我无可奉告!”

    陈元昭没动怒,淡淡道:“元青,你暂且退下。我有话要独自问她。”

    许瑾瑜:“......”

    陈元青:“......”

    陈元昭平日发号施令惯了,此时俊容冷肃,目光冷然,流露出的威仪和冷峻震慑人心。别说是一个闺阁弱女子,就是熟悉他脾气的陈元青也有些心惊胆寒。

    陈元青也顾不得会不会惹恼陈元昭了:“二哥,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就是了。还是让瑾表妹先离开吧......”

    “出去!”陈元昭不耐地瞪了陈元青一眼。

    陈元青鼓起的勇气被瞪没了大半,却依然勇敢地张了口:“我、我不出去!”生气时的二哥有多可怕,他最清楚。他怎么忍心留下纤弱的许瑾瑜独自面对二哥?

    陈元昭微微挑眉,努力压抑心里的怒气:“你倒是怜香惜玉!行了,我只问她几句话,别磨磨蹭蹭浪费时间。”

    陈元青还待再说什么,许瑾瑜的声音忽的响起:“元青表哥,你就听陈二公子的暂时避开片刻。陈二公子堂堂男子,总不至于做出欺压弱女子的小人行径来。”

    陈元青立刻就乖乖应了:“瑾表妹说的对,我这就走。”说着,老老实实的离开了练功场。

    陈元昭:“......”

    什么时候他的话竟不及许瑾瑜了?这个陈元青,简直就是见色忘兄!

    ......

    不知是不是许瑾瑜的错觉。陈元青离开后,陈元昭的俊脸似黑了几分,神色愈发冷凝。

    这么沉默对峙,她实在不易占到上风。

    许瑾瑜主动张口:“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吗?现在元青表哥已经走了,你想问什么就快点问。”

    语气冷淡,半点都不客气。

    和他记忆中那个涨红着脸伶牙俐齿的女子悄然重合。

    不过,那个时候的她消瘦苍白,美丽中透着沧桑凄苦,和他对峙时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眼前的许瑾瑜,却正值青春妙龄,美丽沉静,眉宇中透着慧黠,宛如一颗夜明珠,散发出温润却又夺目的风华。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表象。美丽的外表下,藏着的是贪婪虚荣的灵魂。

    她根本配不上陈元青!

    “以后离元青远一点!”陈元昭声音似寒冰:“别想试图勾~引他或是妄图缠着他。有我在,你休想如愿!”

    短短两句话,几乎瞬间就点燃了许瑾瑜心中的怒火,不假思索的张口还击:“陈二公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他缠着他了?你简直是不分青红皂白血口喷人!”

    许瑾瑜白玉一般的俏脸上迅速的飞起愤怒的红晕,素来沉着冷静的眼眸也闪出了逼人的光芒:“女子清誉有多重要,不用我说,陈二公子也该明白才是。你这般肆意污蔑一个尚未定亲的少女,也不怕传出去被人耻笑!”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眼中却毫无笑意:“你若是从未做过半点亏心事,又何必这么激动?”

    许瑾瑜冷笑着回击:“照你这么说来,我被污蔑了也不该生气,更不该反驳。不然就是做贼心虚是吧!不如我辱骂你一通,看看你是否‘心虚’?想来以陈二公子的胸襟气魄,一定会任我谩骂羞辱,既不会生气也不会还口!”

    ......果然还是一样的伶牙俐齿!

    陈元昭懒得和她做口舌之争,简洁的说了句:“你只要记住我说的话,不要靠近元青就好。”

    许瑾瑜冷冷道:“陈二公子,有件事只怕你弄错了!我到京城时日尚短,平日几乎从不出府。每次都是元青表哥到侯府做客,我出于礼貌和他寒暄几句罢了。何来主动靠近一说?这些话,你应该和他说才对。”

    话说到这一步了,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了。许瑾瑜索性将话说明白。

    “以陈二公子的‘聪慧’,应该看出今天是怎么回事。元青表哥私下约我碰面,让丫鬟领了我到这里来。他向我表明心意,我已经拒绝了他。他或许会伤心难过一阵子,时间长了,自然就会忘了我。所以,陈二公子大可不必这么紧张。我从未有半点缠着他的意思。”

    陈元昭定定地看着许瑾瑜,唇角勾起讥讽的弧度:“没有最好。”顿了顿,若有所指的加了一句:“希望你不要忘了今天说过的话。”

    许瑾瑜冷笑一声:“我许瑾瑜虽是女子,却一言九鼎言出必行!你记得将元青表哥看好了,别让他私下再跑到侯府来见我,免得传出去损了我的清名。”

    如果不是因为安国公府几年后会有的灭门之祸,她又怎么会狠下心肠拒绝陈元青的情意?

    说到底,都怪陈元昭!

    如果不是陈元昭投错了注投靠了楚王,如果不是阴狠手辣的楚王继位,安国公府也不会被满门抄斩!陈元青也不会死......

    想救陈元青,陈元昭是绕不过去的那道坎!

    难得有这般私下见面说话的机会。过了今天,日后很难再有第二回。要不要趁着这样的好机会提醒陈元昭几句?

    许瑾瑜略一犹豫,便下了决心。(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