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八章 私会(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午宴的时候,陶氏和小邹氏姐妹坐了一席。

    陶氏故作不经意的笑问:“威宁侯夫人,今日随着你一起到府里来的,除了妧姐儿和妤姐儿,还有一个穿着秋香色衣裙的美丽少女,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小邹氏笑道:“你说的是瑾娘吧!她是我大姐的女儿,姓许,闺名瑾瑜。今年二月来的京城,今日特地带她到国公府来开开眼界。”

    说着,又向陶氏介绍了邹氏。

    陶氏和邹氏寒暄几句,故意叹道:“我和许太太都是丧夫之人。说出来也不怕许太太见笑,我如今全副心思都放在元青身上,一心盼着他考取功名出人头地。将来我就是到了地下,也有脸见他死去的父亲了。”

    这话算是说进邹氏的心坎里了。

    邹氏顿时觉得陶氏亲近了几分,笑着附和:“二夫人说的是。今年徵儿要参加秋闱,我也盼着他能考中,今后谋个好前程。”

    陶氏笑了笑,若有所指地说道:“我只有一个儿子,许太太却有一儿一女,比我强的多了。许姑娘又生的貌美,将来想攀一门好亲事也不是难事。日后或许还能帮扶娘家呢!”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不对味。

    小邹氏心里一动,下意识地看了陶氏一眼。

    邹氏倒是没多想,笑着应道:“瑾娘还小,我暂时还没想过这些。而且,就算要说亲,也得在他兄长定了亲之后。”

    陶氏扯了扯唇角,意味深长地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许姑娘生的花容月貌,说不定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就算是玩笑话,似乎也稍稍过了。正经的闺阁千金,“被人惦记”算怎么回事?

    邹氏就是再迟钝,也听出陶氏的话音不对了,笑容不由得一顿。

    陶氏若无其事的扯开了话题。仿佛刚才什么也没说过。

    ......

    午宴过后,众人移步花厅。

    今日安国公府请了戏班子,第一出戏便是极热闹的武戏。叮咚呛呛声中,一个穿着武服的英俊小生手持长枪上了戏台。一亮相,便惹来一阵喝彩。

    纪妤和纪妧看的津津有味。

    许瑾瑜却有些心不在焉。

    戏台上的武生确实生的俊俏,敷了粉的脸比女子还要白,显得有几分脂粉气。那柄长枪耍的也算精彩,可一看就知道是花架子。少了男儿持枪时的刚毅之气。

    陈元青说了午宴过后会来找她,不知何时会来......

    一个面容陌生的丫鬟忽的走了过来,低声道:“许小姐,奴婢是三少爷身边的巧娟,请小姐随奴婢来。”

    一向莽撞的陈元青,难得细心了一回,总算没冒冒失失的自己跑来找她。

    许瑾瑜微不可见地点点头:“你稍等片刻。”

    然后凑到纪妧耳边,低语了数句:“妧表姐,我要去见元青表哥一面。我有些重要的话和他说,说完很快就会回来。若是有人问起我的行踪。你替我遮掩几句。”

    纪妧略有些讶然,却没追问什么,点点头应下了。

    许瑾瑜起身,初夏很自然的随着伺候。至于含翠,倒是也想跟着,许瑾瑜却轻飘飘的的吩咐了一句:“含翠,你留下。”

    含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瑾瑜离开了戏台边,心里不由得暗暗琢磨起来。

    那个丫鬟显然是安国公府的,鬼鬼祟祟的来找许瑾瑜,许瑾瑜又随着那个丫鬟走了......也不知是要做什么。

    这件事。得找个机会告诉夫人一声才是。

    ......

    巧娟领着许瑾瑜到了一个院子前:“许小姐,三少爷就在里面等你。”

    许瑾瑜嗯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待看到院门匾额上的字时,神色僵了一僵。

    墨渊居!

    这应该是陈元昭的住处吧!陈元青怎么会特意挑了这里和她私会......呃。是谈心?

    巧娟见许瑾瑜待在原地没动弹,误以为许瑾瑜是羞涩,唇边露出会心的笑意,低声道:“许小姐不用担心。二少爷的墨渊居是我们府里最清静的地方,绝不会有人敢乱闯的。”

    墨渊居里的侍卫身强力壮面容冷肃,腰际佩戴着长刀。个个上过战场杀过人,全身上下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杀气。

    安国公府里的下人们,谁有胆子敢往墨渊居跑?

    陈元青特意跑到墨渊居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免得两人私会说话时被人看见,有损许瑾瑜的闺誉。

    既来之则安之。

    许瑾瑜定定神,抬脚进了墨渊居。

    前世她来过安国公府来回,不过,从未进过墨渊居。

    和她想象中的差不多,墨渊居里干净整洁宽敞,也格外的空荡。偌大的院子里,只种了几棵松柏。连点盆景奇石都没有。

    守在院门里的人不多,只有几个侍卫。

    陈元昭性情冷厉,他身边的亲兵也都是这副德行,一个个绷着脸目露凶光,好像谁欠了他们银子一般。

    陈元青显然已经叮嘱过这些侍卫了。见到许瑾瑜的时候,侍卫们眼中俱都闪过惊艳,却无人上前盘问。

    巧娟领着许瑾瑜进了游廊,拐了几个弯,进了一个极为宽敞的地方。

    许瑾瑜再一次被目光所及处的东西震住了。

    左侧是一长排木架,上面放着各种寒光闪闪的兵器。右边有木桩沙袋等物,中间一大片空地。坚硬的石面上,赫然有各种刀痕剑痕枪痕......

    这里,竟然是练功场!

    陈元青原本站在练功场边,听到脚步声,顿时眼睛一亮,兴冲冲的跑了过来:“瑾表妹,你总算是来了。”

    顿了顿,又咧嘴一笑,不无炫耀的意味:“今天府里客人太多,哪里都不清静。二哥的墨渊居最安静。尤其是练功场这里,平日除了二哥之外,别人绝不敢靠近。”

    许瑾瑜:“......”

    陈元昭的地盘,她其实也不想靠近半步好吗?!

    陈元青见许瑾瑜神色微妙,满心的欢喜顿时飞走了大半,小心又忐忑地问道:“瑾表妹,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嫌我自作主张?还是不喜欢这里?”

    来都来了,喜不喜欢还有什么关系。

    许瑾瑜抬眸:“元青表哥,我有些很重要的话想和你说。”

    ......(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章节字数比较少,实在不好意思。写小剧场博大家一笑~O(∩_∩)O~友情提示,小剧场纯属瞎扯,和正文无关~

    -------------

    陈元青: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合适的地方见瑾表妹。又清静又安全!我真是太聪明了。哦哈哈哈......(叉腰得意笑)

    陈元昭:......(面无表情)跑到我的地盘上来约会,信不信我一刀劈了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