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 情意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小邹氏看到来人,心中一声冷哼,面上却扬起笑容,温和亲切地打了招呼:“顾夫人,没想到今日你也来了。”

    来人,可不正是顾夫人顾采蘋母女么?

    顾夫人说道:“安国公府为骥哥儿办周岁宴,发了请帖到顾府。自从蕙娘走了之后,我一直阴郁沉闷,实在没心情出来走动。今日是采蘋劝我出来见见人散散心,才勉强来了。”

    想起早逝的顾氏,顾夫人眼中闪过水光。

    顾采蘋忙柔声劝慰:“娘,今天我们在安国公府做客,就别提这些令人伤心感怀的事了。”

    顾夫人用帕子按了按眼角,歉然地挤出一丝笑容:“瞧瞧我,一提起蕙娘就情不自禁的伤心难过。让亲家夫人见笑了。”

    小邹氏轻叹一声:“别说你,这些日子,就是我也时常想起顾氏来。她一走,如今浅云居里也显得空荡荡的。”

    顾夫人很自然的接过话茬:“过些日子,我让采蘋去侯府小住几日。也免得蕙娘一走,我们两家走动少就显得生分了。”

    小邹氏心里再不情愿,口中也只能应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过招,顾采蘋也没闲着,走到纪泽的面前。

    她原本就生的秀丽,薄施脂粉,更添了几分明艳。一双眼眸里似有若无的流露出一丝情愫。柔柔地喊了声姐夫。

    许瑾瑜听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

    这顾采蘋,到底是有多恋慕纪泽?

    大庭广众之下,连点大家闺秀的矜持都不要了。此时不知有多少贵妇和千金在场,也不怕落在别人眼里惹来流言蜚语......

    等等,这该不会就是顾采蘋的目的吧!

    先造成她和纪泽情意绵绵的假象,那些原本有意将女儿嫁给纪泽做续弦的人家自然就会望之却步。恋慕纪泽的闺阁少女也会黯然败退。没了竞争对手,顾采蘋就能轻轻松松地嫁到威宁侯府去......

    看着顾采蘋秀丽端庄和顾氏有几分肖似的脸孔,许瑾瑜不由得一阵唏嘘。顾氏温柔贤惠隐忍,顾采蘋比起顾氏来,相差何止千里。

    前世顾采蘋没能如愿以偿。是因为小邹氏和纪泽先一步算计了她。这一生,这样的“好运”就让给顾采蘋好了......

    纪泽在人前一贯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即使心中厌恶顾采蘋的装模作样,依然是一脸令人如沐春风的浅笑:“没想到四妹今日也来了。”

    顾采蘋俏脸掠过一抹红晕。含情脉脉地说道:“我倒是想过,今日这样的场合,姐夫是一定会来的。”

    ......说的这么露骨,想装着听不出来都不行。

    纪妧听不下去了,正想出言讥讽。许瑾瑜却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道:“妧表姐,我们到那边去说话。”

    顾采蘋千方百计的找机会接近纪泽,有意当众流露情意落入众人眼中。这份“苦心”必须成全!

    ......

    纪妧和许瑾瑜避开人群,走到了角落处窃窃私语。

    “我真看不惯顾采蘋那副嘴脸。”纪妧脸上维持着优雅得体的微笑,口中却轻哼一声:“要不是这么多人在,只怕就快扑到大哥的怀里了。”

    许瑾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这话说的实在犀利又刻薄,却又无比贴切。

    “亏你还笑的出来。”纪妧不满的白了许瑾瑜一眼:“我气的都快七窍生烟了。可恨是姻亲关系,大哥脾气又好,就是心中不喜。也不好当面让那个顾采蘋难堪。”

    许瑾瑜笑着安抚道:“你先别恼。大庭广众之下,最多就是寒暄说几句话,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止。”

    纪妧余怒未消:“还要什么样出格的举止,就这样,已经足够人生出误会了。今日来安国公府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看到这一幕,人家一定以为大哥和她有情......将来大哥想不娶她也不行了。”

    娶了正好!一个狼心狗肺,一个恬不知耻,不知多相配。

    许瑾瑜继续笑着安慰纪妧:“顾四小姐这么做,受损的是她自己的闺誉和清名。于世子却没多少妨碍。你就放心好了。”

    她能放心才怪!

    她可不想大哥娶了那个不知廉耻的顾四做续弦。娶妻当娶贤,娶了这种女子,日后威宁侯府的内宅别想消停了。

    大哥要娶,也该娶许瑾瑜这样的。

    许瑾瑜相貌生的好。性情温婉,又聪慧可人。虽说家世低了一些,可大哥毕竟娶的是填房,许瑾瑜勉强也够格了。

    至于许瑾瑜,若是能嫁给优秀出色的大哥,不知会多高兴。

    纪妧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极好。

    不过。此事尚需慢慢筹谋,暂且不急。将来她从中穿针引线做媒,自然水到渠成......

    “二姐,瑾表姐,”纪妤走了过来:“你们两个怎么躲到这儿来了。娘让我来叫你们过去,一起见安国公夫人呢!”

    纪妧定定神笑道:“好,我们这就过去。”

    ......

    顾夫人领着顾采蘋,随着威宁侯府一行人去了世安堂的正堂。

    几人的身影一消失,偏厅里的贵妇们便三三两两的凑到一起,低声絮语。

    “顾四小姐和纪世子在一起有说有笑,看着颇为熟稔......”

    “这么看来,顾家和威宁侯府有亲上加亲的意思......”

    “这也难怪。威宁侯府如今圣眷正浓,顾家哪里舍得断了这门姻亲。巴不得将幼女嫁去做填房......”

    “虽说是填房,可顾氏没生过一子半女,将来嫁到威宁侯府生了子嗣,都是正经的嫡出。别说顾家乐意,换成哪家都乐意......”

    别看一个个贵妇满头珠翠矜持端庄,凑到一起说起闲话来也是兴致勃勃。只是各人都意在言外,话只说三分。将心里的羡慕眼热鄙夷轻蔑尖酸刻薄都藏的严严实实。

    不管怎么说,顾家已经占了优势,近水楼台先得月。看来,这威宁侯世子夫人的位置,十有八九是顾采蘋的了......

    纪泽这么好的女婿人选不能指望了,还是多想一想陈二公子好了。

    贵妇们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顾采苹:姐夫是我的!我要嫁给姐夫,许瑾瑜,你休想和我抢!

    许瑾瑜:......求双“贱”合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