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三章 秦王(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午饭过后,自有丫鬟将凉亭收拾的干干净净。

    纪妧擅长琴艺,率先弹奏了一首琴曲。

    纪泽听着,忍不住“咦”了一声。

    女子弹奏的琴曲多平缓柔和。这一曲却铮铮入耳慷慨激昂。纪妧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的琴曲?

    一曲结束,秦王赞不绝口:“妧表妹琴艺更胜从前。本王也算见多识广,可这首琴曲本王从未听过。”

    纪妧抿唇一笑:“元青表弟新近得了一本琴谱,特意送了给我。我苦练了几日,勉强能弹奏这一首。让秦王殿下见笑了。”

    纪泽略有些意外:“元青表弟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体贴了,竟会主动送琴谱给你。”

    纪妧有意无意的瞄了许瑾瑜一眼,才笑着应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有人送琴谱给我,我总不好不收下。”

    众人都被逗乐了。

    只有许徵笑不出来。纪妧的言外之意,别人听不懂,他可是心知肚明。陈元青用琴谱讨纪妧的欢心,就是为了私下见许瑾瑜一面......哼,还真是用心良苦!

    “公主殿下琴艺出众,不如也来弹上一曲如何?”纪妧笑着提议:“正好考一考徵表弟。在一曲琴曲的时间里,做出一副竹林图来。”

    这个提议实在太合安宁公主的心意了!

    安宁公主甜甜一笑:“那我就借妧表姐的琴一用。”说着,又抬眼看向许徵:“许表哥,一首琴曲的时间会不会太短了?”

    许徵微微一笑:“足够了。”

    镇定从容,尽显自信。眼中闪出奕奕神采。

    安宁公主芳心怦然,正要说话,许瑾瑜忽的抿唇一笑:“公主殿下,还是由我来弹琴吧!我和大哥自幼一起,我弹琴他习字作画。公主弹琴,大哥未必习惯呢!”

    安宁公主笑容一顿,心中当然是不情愿的。却又不好反驳。人家可是亲兄妹,当然有默契......

    “也好。”安宁公主定定神,很快笑道:“那我们可就等着你们兄妹一展所长了。”

    许徵倒是没多想。

    在他看来,让妹妹抚琴确实比安宁公主合适。一来兄妹两个素有默契。他早已习惯了许瑾瑜弹奏的琴音。二来安宁公主身份尊贵,而且男女有别,让她弹奏琴音相伴总有些不妥。

    许瑾瑜含笑应了,起身坐到了古琴前,纤手轻按琴弦。轻快流畅的琴音从指尖流泻而出。另一边,许徵也站到了石桌前,挥毫泼墨,落笔如游龙。

    兄妹两个相貌气质俱都出众,眉宇间有几分肖似。一个抚琴,一个作画,美好的宛如一幅水墨画。

    安宁公主在悄悄看着许徵。

    秦王唇角含笑,目光时而落在许瑾瑜美丽的俏脸上,时而看向俊秀的许徵。眸光微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许瑾瑜弹完了琴曲,许徵的竹林也画好了。

    秦王情不自禁的拍掌道好:“好,琴弹的好,画作的快!本王今日着实是开了眼界。”

    许瑾瑜和许徵异口同声的应道:“多谢殿下盛赞。”

    秦王兴致勃勃的起身:“玉堂,湘儿,妧表妹妤表妹,你们也一起来看看许徵作的这幅竹林图。”

    众人笑着应了,一起围拢了过来。这一看之下,不由得啧啧惊叹不已。

    竹林可不是好画的。一来讲究布局,二来要画出竹的风骨。更不用说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可许徵做到了。

    短短一盏茶时间。许徵竟真的画出了竹林图。

    当然了,竹林并不丰密,时间仓促,只画了几株竹子稀稀疏疏的挺立。微风吹拂,竹叶青翠欲滴。留白处,正好将那首咏竹诗写了上去。许徵换了字体,字迹清隽工整。

    秦王爱才之心高涨,几乎立时就想张口招揽许徵进府。

    许瑾瑜一直在留意着秦王的一举一动,见秦王神色激动。心里暗道不妙,故意张口说道:“大哥往日最爱作画,可自从决定今年参加秋闱之后,就一心苦读备考。已经很久都没作画了,这笔丹青的功底倒是没扔下。”

    秦王心里一动,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了。

    许徵年少多才,有意考取功名也在情理之中。至少也得等过了秋闱再进秦王府。

    许徵浑然不知许瑾瑜为她拦下了一劫,笑着说道:“半年没动过笔了,还是有些手生了。这一片竹叶就没画好。换在以前,可不会有这样的失误。”

    众人顺着许徵修长的手指看过去,不由得哑然失笑。

    所谓失误,不过是一小片竹叶歪了一点点,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由此也可见,许徵对自己的要求有多高了。

    秦王也起了雅兴,笑着说道:“我也曾学过一些丹青,虽然比不得许徵,不过,勉强也能见人。湘儿,你来抚一首琴曲,我也来作画。”顿了顿,又半开玩笑的叮嘱:“记得弹一首最长的琴曲。”

    安宁公主俏皮地笑道:“三哥,许表哥和瑾娘各展所长,我们兄妹两个可不能被比下去。你要是画的不好,我以后可不认你这个哥哥了。”

    众人齐齐笑了起来。

    许瑾瑜脸上笑意盈盈,心中暗暗唏嘘。哪怕明知道秦王表里不一,可当面实在很难生出恶感来。

    纪妧也开起了玩笑:“好好好,等秦王殿下画完了之后,可就轮到我们兄妹了。刚才我弹过一首琴曲了,待会儿把表现的机会让给三妹,大哥作画好了。”

    还没等纪泽出声,纪妤难得有自知之明的张了口:“二姐,你就别说笑了。要是让我弹琴,大哥听的心里烦躁,哪里还能画的出来。”

    惹的众人哈哈大笑。

    秦王兄妹在威宁侯府待了一天,直到傍晚时分才离开。

    这一日气氛和谐宾主尽欢。秦王心情极好,离开的时候脸上满是笑容。纪泽看在眼底,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看来,秦王对许徵十分中意......

    当着众人的面,小邹氏不便多问。只不动声色地看了纪泽一眼。

    纪泽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PS:  纪泽对许徵的算计,之前大家猜了不少。有人猜中了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