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二章 秦王(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三哥!”安宁公主又惊又喜,冲来人挥手。

    并肩而来的两个青年男子,竟是纪泽和秦王。

    秦王见到安宁公主,也是一脸意外。大步走进凉亭里,笑着问道:“湘儿,你不在宫里待着,怎么跑到侯府来了。”

    安宁公主俏皮的笑道:“怎么只许你来,我就不能来么?这儿也是我的外祖家呢!”

    秦王被逗的朗声笑了起来。

    许瑾瑜在见到秦王的那一刻,心中微微一沉。

    前世的阴影挥散不去。她恨不得许徵永远不见秦王才好。可这个秦王,却阴魂不散。竟然随纪泽到侯府来了......呃,这么说似乎也不妥。侯府可是秦王的外祖家,相比秦王,她和许徵才是外人。

    想避开秦王,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威宁侯府。可惜邹氏肯定不同意......

    许瑾瑜定定神,随着纪妧等人一起上前给秦王行礼:“见过秦王殿下。”

    秦王含笑道:“本王今日是私服前来,又没外人在,不必这么多礼数。”声音低沉有磁性,又平易随和,令人如沐春风。

    秦王能博得贤名,朝野名声俱佳,自然不是普通平凡之辈。别的不说,只这份气度和风度便令人心折。

    秦王的目光掠过许瑾瑜,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你就是许瑾瑜?”上一次在宫中,只远远看了几眼,并未留心她的相貌。今日离的近了,才看清她的脸。

    容颜似玉,眉目如画,气质沉静。

    即使是见惯了美人的秦王也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许瑾瑜恭敬的应道:“小女子正是许瑾瑜。”

    许徵见秦王眼中闪出异彩,心中暗道不妙,忙上前两步,不动声色地遮掩住许瑾瑜的身形:“刚才我们几个以咏竹为题,写了几首诗。难得秦王殿下今日有雅兴驾临侯府,请秦王殿下点评一番如何?”

    秦王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过来。欣然笑道:“点评诗词这么风雅的事,本王当然乐意。”

    许徵悄然松口气,俊秀的脸孔上满是笑意:“多谢秦王殿下。”

    妹妹生的太美了,总引来狂蜂浪蝶。做兄长的压力真大啊!

    ......

    有了秦王和纪泽的加入,凉亭里的气氛顿时热闹了几分。众人自动让了开来,秦王走到了石桌前。

    四张写了诗句的洁白宣纸整齐的排放在石桌上。

    秦王一一看了过去。

    每首诗都没署名,不过,他对安宁公主的字迹十分熟悉。一眼就认出了第一首是她的。诗句虽美,到底是出于女子之手,多了几分温软柔美,少了风骨。

    另外两首显然是出自纪妧姐妹之手。对仗工整诗句优美的,应该是纪妧所作。至于另外一首......十有八九是纪妤作的诗。

    当秦王看到最后一首诗的时候,尚未细读,便脱口赞了一声:“好字!”

    纪泽凑上前来,打量一眼,也笑着附和道:“徵表弟确实写的一首好字。”

    许徵忙笑着自谦几句:“我自幼随着家父读书习字,确实曾下过一些苦功。可惜天资有限,这两年来毫无寸进。让秦王殿下和表哥见笑了。”

    秦王笑道:“你未免太过自谦了。本王最喜欢书画,王府也养了不少擅长诗词书画的门客。能入本王眼的,实在少之又少。你的字,应该是自幼临摹柳公权的。字迹清隽飘逸,却又多了几分风骨,自成一派。可以看得出,至少下过七八年的苦功。”

    秦王果然内行,句句都说中了。

    许徵在书法上下过多年苦功,被人这般盛赞。心里自然愉快,眼中的笑意又多了几分。

    他本就生的俊秀斯文,这般言笑晏晏,更显得风姿夺目。

    秦王的目光落在许徵的脸上。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这抹光芒一闪而逝,没有惹来任何人的注意。

    许瑾瑜被兄长挡在身后,也错过了这一幕。

    只有纪泽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宜烟宜雨又宜风,拂水藏时复间松。移得萧骚从远寺。洗来巯侵见前峰。侵阶藓折春芽迸,绕径莎微夏阳浓。无赖杏花多意绪,数枝穿翠好相容。”

    秦王念出这首咏竹诗,反复品味,赞口不绝:“既写出了竹的风姿,又不落俗套,好!实在是好诗!玉堂常在本王面前夸赞你才学出众,本王今天总算是见识领教了。”

    许徵并未因秦王的夸赞飘飘然,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应道:“多谢秦王殿下盛赞。”

    秦王眼中的欣赏之意更浓了。

    他生性爱才,门下颇多文人。擅长书画者有之,谈吐过人者有之,也不乏相貌出众风姿过人的少年......可像许徵这般样样出色的却没有。

    若是能将这样的少年招揽到秦王府,岂不是美事一桩?

    秦王暗暗生出了招揽之心,看许徵愈发觉得顺眼。

    秦王暂且将这个念头按捺下去,笑着对安宁公主说道:“湘儿,我这个做兄长的,本打算向着你,将你的诗作评成第一。不过,看了许徵的这首咏竹诗之后,我实在不能昧着良心这么说......”

    话还没说完,众人便纷纷笑了起来。

    安宁公主也忍俊不禁的笑了:“好了,三哥,你就别来取笑我了。我听了许表哥的咏竹诗,也觉得自愧不如呢!”

    许表哥......

    改口改的还挺顺溜。许瑾瑜面无表情的想。

    许徵也觉得安宁公主这样称呼自己不妥,可叫都叫了,总不好再让安宁公主改回来吧!一来对公主不敬,二来也不便让一个少女难堪。

    思来想去,许徵只好继续保持微笑。

    安宁公主飞快的看了许徵一眼,圆圆的小脸一片嫣红,不知是因为笑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秦王评点了许徵的诗句,又各夸赞了安宁公主和纪妧。

    纪妤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秦王夸自己,忍不住主动张口问道:“秦王殿下,你说了半天,还没评点我的诗句呢!”

    众人:“......”

    秦王咳嗽一声,非常委婉含蓄的说道:“你的诗写的也算不错,通俗易懂。”

    众人忍笑都忍的很辛苦。

    所谓通俗易懂,也就是浅显直白的意思。写诗虽然不求晦涩难懂,可至少也该有点内涵和韵味吧!只有几岁孩子写诗才会“通俗易懂”好吧!

    偏偏纪妤根本没听出秦王的言外之意,被夸的美滋滋的:“真的么?果然还是秦王殿下最有眼光了!”

    纪泽和纪妧对视一眼,俱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无奈。

    好在也没外人,丢人也没丢的太离谱。

    ......

    秦王今日心情似乎极好,欣赏了诗句之后,又笑着提议:“这里对着竹林,景致极佳,不如今日中午就在这里用饭。吃完饭之后,再让人搬张琴来,边弹琴边作画边赏景,岂不是雅事一桩?”

    谁会去反驳秦王的提议?

    哪怕许瑾瑜满心不情愿和秦王相处,也绝不能当面流露出来。更何况,有纪泽等人在,也轮不到她不答应。

    “殿下这提议极好。”纪泽含笑附和:“我这就让人去安排。”

    纪妧站了起来:“这等琐事还是交给我吧!”

    纪妧做事素来周全,纪泽笑着点了点头。

    在凉亭里用饭,看似风雅,要做的准备可着实不少。好在侯府下人多的是,吩咐一声下去,很快便准备妥当。

    石桌不算大,只够摆放八盘菜肴。秦王和安宁公主这样的贵人来做客,饭菜当然不能寒酸。先是上了八道精致的冷盘,然后是八道热炒......整整换了五茬。丫鬟们来回穿梭,训练有素,举止伶俐。

    美景当前,美味佳肴,当然不可无酒。

    秦王和纪泽都是海量,喝了一杯又一杯,依然面不改色。许徵就不行了,喝了几杯之后,俊脸开始泛红。

    许瑾瑜坐在许徵身边,忍不住悄悄扯了扯许徵的衣襟。

    许徵回了一个无奈的眼神。人家一个皇子一个侯府世子,喝酒喝的兴致勃勃。他沾了侯府的光才有幸作陪,哪有拒绝喝酒的资格和底气。

    许瑾瑜也无奈的暗暗叹口气。

    太子明年遇刺,之后秦王着实风光了两年。也是储君呼声最高的。如果不是魏王揭露秦王谋杀太子一事,大燕的新皇必然会是秦王。不说日后,就是眼下,秦王这等尊贵的身份,也绝不是他们兄妹能得罪得起的。

    罢了!

    惹不起,又躲不开,只能先敷衍过去再说了......

    正想着,安宁公主忽的娇嗔的张了口:“三哥,今日难得到侯府来做客。你们只顾着喝酒,也太煞风景了。再说了,你和纪表哥酒量都好,喝多了无所谓。许表哥再喝,可就要醉了。待会儿我还想看许表哥画竹子呢!”

    秦王哈哈一笑,果然放下了酒杯:“好好好,听你的,从现在起不喝就是了。”

    安宁公主飞快的看了俊脸微红的许徵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羞涩的甜意。

    许瑾瑜暗暗头痛。

    兄长太过优秀出色了,堂堂公主也芳心暗许,做妹妹的压力很大啊!(未完待续。)

    PS:  许徵是妹控,其实,许瑾瑜是隐藏的兄控~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