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章 安宁(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直接将安宁公主迎进了沉香阁里。

    安宁公主进了沉香阁格外自在。笑着对纪妧说道:“妧表姐,我可很久没听过你弹琴了,今日可要一饱耳福才行。”

    纪妧抿唇一笑:“公主殿下想听,我弹上一天也无妨。”

    安宁公主俏皮的眨眨眼:“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到时候弹的手指痛了可别怪我。”

    众人很捧场的笑了起来。

    这位安宁公主身份尊贵,性情脾气还算不错,没摆公主架子。许徵暗暗想着,看来不会刻意刁难妹妹才对。

    正想着,安宁公主笑盈盈地看了过来。

    许徵兄妹站在一起,安宁公主看着许瑾瑜的时候,得以正大光明的多看许徵一眼,轻快地笑道:“瑾娘,你答应送我的帕子呢!”

    ......为什么她有一种安宁公主在向她示好的错觉?

    许瑾瑜将心底那一丝怪异的感觉按捺下去,含笑应道:“已经绣好了,公主殿下看看是否喜欢?”

    说着,从初夏的手中拿过一个扁平的锦盒,亲自送到了安宁公主面前。

    雪晴正要接过锦盒,安宁公主已经笑着亲自接了过来。

    雪晴微微一怔。

    安宁公主脾气是随和没错,可也是看人的。天家贵女怎么可能没点眼高于顶的脾气?只是平日掩饰的很好罢了。这位许家表小姐,到底是凭着什么得了公主的另眼相看?

    安宁公主打开锦盒。

    锦盒里放着一方洁白的丝帕。丝帕右上角绣了一丛翠竹。错落有致,随风摇曳,栩栩如生。似乎还能听到飒飒的竹叶声。

    “好漂亮!”安宁公主眼睛一亮,脱口而出。

    宫中当然不缺绣艺超卓的绣娘,安宁公主不知见过多少精妙的绣品。不过,许瑾瑜绣的帕子实在精致好看,令人一见之下就心生欢喜。

    安宁公主拿起帕子翻看。

    帕子的另一面,绣着飘落的竹叶。乍看凌乱无序,细细一看。才能看出其中奥妙。竹叶拼凑成了一个宁字。

    安宁公主“呀”了一声,目光中满是惊叹和欢喜:“你是怎么想到这么绣帕子的,太别致太好看了!我太喜欢了!”

    反复翻看,颇有些爱不释手。

    许瑾瑜笑道:“我也是灵机一动。才想出在帕子上用竹叶绣上一个宁字,原本还忐忑着怕公主殿下不喜,如今见到公主殿下喜欢,我也放了心。”

    安宁公主眉眼弯弯,圆圆的脸孔上露出小小的酒窝:“你一定费了不少心思。”

    这份巧思妙手。委实令人惊艳!

    许瑾瑜微微一笑:“公主殿下喜欢就好。”

    为了绣好这方丝帕,她确实花了很多心思。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先将这位天之骄女应付过去再说。

    安宁公主满眼欢喜赞不绝口,小邹氏等人立刻笑着附和。一时间,许瑾瑜出尽了风头。

    邹氏深以许瑾瑜为傲,许徵也暗暗放了心。

    看来,安宁公主是真的喜欢许瑾瑜,此次到侯府也只是普通的做客,应该没什么别的意图。

    纪妤心里直冒酸水。可许瑾瑜的绣艺实在太好了,普通的绣娘远远不及。大概就连绣衣阁里的绣娘也是及不上许瑾瑜的。她就是想挑刺,也无从挑起......

    安宁公主欢快的声音响起:“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我今日也特地带了礼物来,瑾娘,你快些看看喜不喜欢。”

    一旁的绿衣宫女将手中捧着的锦盒呈到了许瑾瑜的面前。

    许瑾瑜接了盒子,打开一看,不由得一惊。她早料到安宁公主有回礼,以公主之尊,出手自然也不会太轻......可这份回礼,也太贵重了。

    深色的丝绒布上。放着一串珍珠手链。每一颗珍珠都圆润通透一般大小,一看就不是凡品。

    “我绣帕子只花些时间精力,公主殿下这份礼物太贵重了......”

    许瑾瑜正想委婉的推辞,安宁公主已经迅速地接过了话茬:“你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我只动了动嘴,礼物是雪晴替我到库房里挑的。你若是不喜欢,我回宫之后再让雪晴重准备一份。”

    ......得了,还是老老实实收下吧!

    许瑾瑜立刻改口笑道:“这串珍珠手链十分好看,我很喜欢,多谢公主殿下了。”

    纪妤看着那串珍珠手链。又羡又嫉,脱口而出道:“公主殿下,你也太偏心了。只给瑾表姐准备礼物,我和二姐怎么没有?”

    安宁公主:“......”

    众人:“......”

    纪妧忍住扶额叹息的冲动。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摊上了这么一个妹妹。

    心里再气恼,也不得不张口打圆场:“三妹你又淘气胡闹了!公主殿下和我们是嫡亲的表姐妹,这礼物送来送去的多见外。再说了,瑾表妹为公主殿下绣了帕子,这珍珠手链是回礼。你做了什么,怎么好意思要礼物。”

    小邹氏也挤出笑容来:“妧姐儿说的是。妤儿,你也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一副孩子脾气!张口就找公主殿下要礼物,也不觉得害臊。”

    一个一个都责怪她。怎么也不说这是安宁公主粗心,忘了多准备两份礼物。对一个外人倒是比对表姐妹更好。

    纪妤嘴上不敢反驳,那点心思都在脸上写着呢!在座的都是玲珑心肝,谁能看不出来?

    小邹氏被气的快冒烟了,偏偏不能表露半分,还得陪着笑脸对安宁公主道歉:“都是我教导不严,这丫头平日里说话随意惯了,在公主殿下面前也不知道收敛。还请公主殿下不要见怪。”

    安宁公主定定神笑道:“说起来确实是我粗心了。来前只想着为瑾娘准备回礼,竟忘了妧表姐和妤表妹。等回了宫,我一定命人补送两份礼物来。”

    纪妤一听,顿时喜滋滋的说道:“那就多谢公主殿下了。”

    ......众人的脸色都很精彩。尤其是小邹氏,明明气的七窍生烟还要强自维持笑容,一不小心,脸孔就有些扭曲。

    要不是碍着安宁公主,小邹氏早拎起纪妤的耳朵臭骂一顿了!

    尴尬冷场了片刻。纪妧很快笑着扯开话题:“公主殿下难得来一回。不如一起到园子里转转吧!如今正是百花盛开的时节,园子里春景正好呢!”

    安宁公主笑着应了。

    小邹氏也从羞恼燥热中回过神来:“你们年轻人一起去园子里,我和大姐就不去了。”顿了顿,又特意吩咐纪妧:“妧姐儿。你和瑾娘好好招呼公主殿下。”

    至于纪妤,老实安分些,别再惹祸就哦米拖佛了。

    纪妧很快就领会了小邹氏话中的意思,一语双光的应道:“母亲放心好了,我会招呼好公主殿下的。”顺便再看紧纪妤。绝不会让她再莽撞冒失胡言乱语了。

    这一刻,素来不对盘的两人同时心有戚戚焉。

    摊上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女儿(妹妹),真是够人头痛的!

    ......

    小邹氏和邹氏一起起身离开了。

    一直静默不语的许徵张口说道:“我还有书要看,就不陪你们去园子里了。”要看书还在其次,主要是一堆少女在园子里转悠,他跟着未免有些尴尬。

    许徵是对着许瑾瑜说的话,许瑾瑜正要笑着点头,安宁公主却出人意料的张了口:“许公子勤奋上进是好事。不过,读书也不急在一时。今日春光正好,何必辜负了大好春光?”

    许徵一愣。下意识地看了安宁公主一眼。

    安宁公主态度镇定从容,只有略略泛红的脸颊出卖了她此时心里的紧张。

    安宁公主既已这么说了,许徵也不好坚持回引嫣阁:“承蒙公主殿下不弃,那我就厚颜随着你们一起去园子里欣赏春景了。”

    声音清亮动听,俊秀的眉眼浮着浅浅的笑意,仿佛整个厅堂也亮了起来。

    安宁公主心怦怦一跳,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许瑾瑜没有错过安宁公主异样的反应,心里咯噔了一下。

    怪不得安宁公主会特地跑到威宁侯府来,还处处对她示好。

    原来,一切是因为许徵!

    少年方慕少艾是天性。少女到了怀春之龄,对俊秀出色的少年郎生出爱慕也不算稀奇。如果是别的少女对许徵芳心暗许,许瑾瑜一定会为兄长骄傲高兴。

    可是......怎么可以是安宁公主?

    娶了公主看似是一步登天的好事。其实,尚了公主可不是什么美事。做了驸马。一辈子荣华光鲜是少不了的,可也就意味着从此与仕途无缘了。以许徵的才华抱负,是绝不肯做什么驸马的。

    退一步说,就算许徵有了这份心,许瑾瑜也绝不会坐视许徵再次跳到秦王这艘注定沉没的贼船上。前世秦王和纪贤妃一死,安宁公主也很快重病身亡。驸马的命运可想而知......

    众人已经起身。随着安宁公主一起往外走。

    许徵见许瑾瑜待在原地没动,反射性的停下脚步看了过去:“妹妹,你怎么了?”

    许瑾瑜定定神,展颜笑道:“没什么,我们快些走吧!”

    此事暂时还是别告诉许徵了。

    反正安宁公主出宫机会极少,今天过后,说不定再无相见的机会。少女的倾慕来的快去的也快,时间一久自然就会抛之脑后。

    ......(未完待续。)

    PS:  上架几天,存稿都快用光了~::>_<:: 我码字速度慢,一小时最多写一千,有时候只有五六百。接下来,我还会两更,不过,实在写不了三千的时候,就更两千。请读者们见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