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九章 意外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几天,许瑾瑜和纪妧见面,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提当日的事。

    时下风气对女子不算严苛,小门小户的女子抛头露脸是等闲事。不过,勋贵府邸的千金闺秀们大多矜持端庄,和男子私下来往是会被人耻笑的,更不能流露出倾慕私相授受。

    也因为如此,顾采蘋的行径才让人格外的瞧不起。

    陈元青对许瑾瑜心生倾慕,其实不算什么。不过,一旦传了开去,对许瑾瑜的名声有损。还是少提为好。

    纪妧得了新琴谱之后,爱不释手,连着几天都在练琴。纪妤一肚子草包,根本不懂欣赏。听到半途就找了个借口溜了。

    纪妧乐得专心练琴,偶尔和许瑾瑜交流切磋几句。两人相处日久,十分相得。不仅是纪妧,就连许瑾瑜也在心中暗暗唏嘘。

    为什么纪妧偏偏是纪泽的亲妹妹?

    将来总有一天,她要揭露纪泽和小邹氏的奸~情,让纪泽身败名裂失去一切!到了那一天,她要怎么面对纪妧?

    原本她还打着算计纪妧的主意,想利用纪妧来对付小邹氏。可现在却实在生不起这个念头了......

    “瑾表妹,当日在宫里,安宁公主让你为她绣一方帕子,到今天正好半个月了。你帕子绣好了没有?”纪妧含笑问道。

    许瑾瑜笑着嗯了一声:“前两日就绣好了。只等着公主派人来取了。”

    纪妧闻言笑道:“安宁公主既是特地说了,一定会记得派人来拿帕子。以她的性子,必然会有丰厚的赏赐给你,不会让你白白辛苦忙碌。”

    许瑾瑜眨眨眼,俏皮的一笑:“你怎么也不早点提醒我。早知道如此,我就多绣几个帕子,说不定能多得些赏赐呢!”

    纪妧被逗乐了,正要说什么,书琴一脸喜色的匆匆过来了:“小姐,汀兰院那边派人送了信来。说是宫里来人了,让你和表小姐现在就去汀兰院一趟。”

    说曹操曹操就到!肯定是安宁公主派人到府中来了。

    许瑾瑜和纪妧对视一笑。

    ......

    两人一起到了汀兰院。

    小邹氏和邹氏都在,纪妤也来了。

    一个穿着碧色宫装的宫女正含笑而立。这个宫女年龄不算小了,约有二十四五岁。相貌端庄,气质出众。

    小邹氏笑着介绍:“瑾娘,这是安宁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女雪晴。”

    雪晴笑着福了一福:“奴婢见过二小姐,见过许小姐。”

    雪晴是安宁公主身边的掌事宫女,平日就是在宫中的嫔妃娘娘们面前也颇有些体面。纪妧忙笑道:“雪晴姑娘快免礼。”

    许瑾瑜侧过身子。只受了半礼。

    雪晴看在眼里,对这位许家表小姐生出了几分好感,笑着说道:“公主殿下打发奴婢来问上一问,不知帕子可绣好了?”

    许瑾瑜微微一笑:“两日前就绣好了。我这就命人取来,请雪晴姑娘带给公主殿下。”

    雪晴却出人意料地答道:“许小姐误会了。公主殿下只让奴婢来问一问,并未让奴婢将帕子带回宫。”

    许瑾瑜怔了一怔。

    雪晴也没卖关子,很快就说明了来意:“公主殿下打算明日亲自到侯府来做客一天,到时候许小姐亲自将帕子给公主殿下也不迟。”

    ......什么?

    许瑾瑜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了区区一个帕子,安宁公主要亲自到威宁侯府来?!

    别说许瑾瑜了,就是小邹氏等人也都愣了一愣。一时反应不及冷了场。

    雪晴在宫中待了多年,门面功夫极佳,不管心里在想什么,脸上却半点不露,笑吟吟的继续说道:“公主殿下怕来的冒昧叨扰,因此特地派奴婢先来侯府一趟,向夫人和诸位小姐说一声。”

    小邹氏此时总算反应过来了,忙堆起笑脸:“公主殿下肯驾临,是我们侯府的荣幸,何来叨扰之说。”

    雪晴含笑应道:“奴婢回宫后。一定将夫人的心意转告公主殿下。”

    雪晴来意达成,并未久留,很快便告辞回宫去了。

    ......

    “娘,明天安宁公主真的要来我们侯府做客吗?”雪晴一走。纪妤便迫不及待的追问。

    安宁公主身份尊贵,平日极少出宫。虽然和纪家几位小姐是嫡亲的表姐妹,见面的次数却不多。这么专程到侯府来做客,可是正儿八经的第一回。也怪不得纪妤这般兴奋雀跃。

    就连小邹氏也是笑容满面:“公主殿下特意让雪晴来说过了,自然不会是假的。”又看向许瑾瑜,语气前所未有的柔和:“瑾娘。公主殿下要的丝帕你已经绣好了吧!”

    许瑾瑜笑着嗯了一声。心里暗暗揣度起安宁公主此举的用意。

    然而,思来想去却不得其解。

    小邹氏思忖片刻说道:“公主殿下前来做客,此事不宜张扬。我会让厨房准备些精致的糕点,再让人去买些新鲜的瓜果来。沉香阁最清幽雅致,到时候你们三个就陪着安宁公主在沉香阁待上一日。”

    纪妧和许瑾瑜都无异议。

    纪妤却不乐意了:“为什么要去沉香阁?去我的清芷苑不行吗?”

    小邹氏瞪了过去:“妧姐儿比你年长几岁,说话行事沉稳仔细,不会出什么差错。若是去了清芷苑,你能保证招呼好安宁公主不出半点差池吗?”

    纪妤被噎的哑口无言。

    小邹氏不理会纪妤,亲切的对纪妧说道:“妧姐儿,明日就劳烦辛苦你了。”

    纪妧淡淡一笑:“母亲严重了。安宁公主既是贵客,也是我嫡亲的表妹。她来做客,由我出面招呼理所应当。”

    邹氏也拉起许瑾瑜的手,殷殷叮嘱:“瑾娘,明日公主来做客,你可要打起精神来。”这样的机会可实在难得。趁机和安宁公主结交成为好友,可是好事一桩。

    许瑾瑜柔顺的应道:“娘,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明天她一定会睁大了眼睛,找出安宁公主亲自来侯府的缘由。

    邹氏压根没听出许瑾瑜的言外之意,一边絮叨着要注意的事,一边暗暗盘算着。

    安宁公主和秦王是同胞兄妹,许瑾瑜若是和安宁公主交好,央求安宁公主在秦王说说情,说不定许徵就能入了秦王的眼。如果能投靠秦王,许徵将来的仕途之路也会走的更高更远......

    知母莫若女。

    许瑾瑜只看邹氏熠熠闪亮的眼眸,就猜到了邹氏在想什么。

    一切都为了许徵!

    只可惜,这一次邹氏注定要失望了。她非但不会按着邹氏的心意去做,还会让许徵也离秦王兄妹远远的。

    ......

    安宁公主即将到侯府来做客的事,很快就在府中上下传开了。

    许徵得知此事后,也有些讶然。脑海中迅速的闪过安宁公主那张圆圆的俏脸和一双灵活的大眼:“这个安宁公主为什么忽然会到侯府来做客?该不会是特地来取你绣的那方丝帕的吧!”

    许瑾瑜在许徵面前,也不用装模作样了,皱了皱秀气的眉头说道:“堂堂公主,什么样珍贵稀罕的东西没见过。双面绣的帕子虽然精致特别,也不至于亲自登门来取帕子。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可我思来想去,也想不出她特地跑到侯府来是为什么。”

    许徵深以为然,想了想说道:“你明天多加小心。没弄清安宁公主的来意前,说话要格外的谨慎。若是听着安宁公主话音不对,或者她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你可别理会。公主我们确实招惹不起,总能躲得起。”

    和邹氏的叮嘱截然相反。

    许瑾瑜心里暖暖的,笑着点头应下了:“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会诸事小心的。”

    许徵哪里放心得下,暗自想着,明日厚着这张脸也要待在许瑾瑜身边。

    ......

    第二天巳时正,安宁公主莅临威宁侯府。

    威宁侯府开了正门,小邹氏领着众人在正门口相迎。

    安宁公主并未摆出公主出行的仪仗,乘了宫中的马车前来,身边伺候的宫女也比平日少了大半。只带了八个宫女外加四个嬷嬷而已......

    安宁公主今日显然格外装扮过了,一袭粉红色的宫装,映衬的她格外白皙,脸上还上了一层薄薄的妆容,遮住了几分青涩,长长的秀发挽起,只余下两缕发丝垂至胸前,显出了少女的姣美动人。

    “妾身见过公主殿下。”小邹氏恭敬的行礼。

    许瑾瑜等人也随着小邹氏一起行礼。

    “诸位不必多礼。”安宁公主的声音清甜悦耳:“我今日前来是做客的,你们不用太过拘泥。不然,我可现在就上马车回宫去了。”

    平易随和俏皮可爱,让人瞬间就生出好感来。

    小邹氏笑道:“好,一切都听公主殿下的。若是有什么冒昧失礼之处,还请公主殿下见谅才是。”

    简单寒暄两句,众人众星捧月一般迎着安宁公主进了府。

    安宁公主妙目流盼,目光迅速地掠过许瑾瑜身边的许徵。只短短一瞬,很快又移开了目光。白嫩的脸颊飞起淡淡的红晕。

    ......(未完待续。)

    PS:  继续求票票~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