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八章 兄弟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青轻手轻脚的进了墨渊居,那副样子和做贼也差不了多少。

    “三少爷!”一个声音陡然在身后响起。

    陈元青被吓了一跳。一转身,一个身材高大五官端正面容冷肃的男子映入眼帘。

    陈元青松了口气,笑着瞪了他一眼:“周聪,你走路怎么也不出声,吓了我一跳。”

    陈元昭身边有五百亲兵。这五百亲兵都是从神卫军里特意挑出来的,个个身手利落骁勇,只听从陈元昭的命令,对陈元昭极为忠心。

    周聪正是这五百亲兵的统领。

    周聪的父亲当年是神卫军里的先锋猛将,不幸战死沙场。周聪自小就在军营长大,和陈元昭年龄相若,从十岁起就做了陈元昭的亲兵。十五岁做了亲兵统领。

    陈元青和陈元昭亲厚,和周聪也十分熟悉。

    周聪扯了扯唇角说道:“陈将军在练功场,三少爷请随我一起过去。”

    陈元青笑着应了,随周聪一起去了练功场。

    陈家一门武将,以武传家,陈家兄弟三人都是自四岁起习武。陈元昭自少就崭露出过人的天分,远胜陈元白陈元青。如今,陈元白进兵部任职,陈元昭统领神卫军。至于陈元青,对领兵打仗兴趣不大,一心读书想考科举。

    刚一踏进练功场,就听嗖的一声,一柄长枪飞速而至。

    陈元青一惊,反射性的往右闪躲,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柄长枪从他的脸边掠过,钉入身后的木柱里,深入三寸!

    ......

    陈元青惊魂未定,冲着不远处的身影嚷道:“二哥!你要谋杀堂弟吗?!”

    “这一年多没见,你的身手退步了不少。”

    陈元昭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手中握着的长刀刀背略厚,刀刃却极薄,闪着杀气腾腾的寒光。

    这把刀名斩风。选用最好的精钢混合了玄铁铸成,削铁如泥,锋利无匹。到了战场上,更是杀人利器。不知饮过多少鲜血。令人看着就胆寒。

    陈元青已经算高了,陈元昭比陈元青还要高小半个头。玄色的武服勾勒出高大结实完美的身材,胳膊结实有力,双腿修长笔直。英俊的脸孔上浮着一层薄薄的汗。

    就连同为男子的陈元青见了,也忍不住暗暗赞叹一声。

    如果二哥肯亲近女色。这安国公府里的美貌丫鬟们不知会为了通房丫鬟的位置抢成什么样子......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陈元青用控诉的眼神看着陈元昭:“二哥,你连个招呼也不打就扔了长枪过来,我刚才要是反应慢一点就破相了!”

    陈元昭瞄了忿忿不平的陈元青一眼,淡淡地说了句:“我书房里少了一本琴谱。”

    陈元青:“......”

    陈元昭斜睨着面色尴尬的陈元青,慢悠悠的加了一句:“今天上午,只有你来过墨渊居。”

    陈元青咳嗽一声,扬着笑脸大拍马屁:“二哥明察秋毫,实在令人佩服。我今天确实来了墨渊居,进了你的书房。本想找一本兵法看一看。没想到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古琴谱。我想着你平日只喜练武,不爱抚琴吹箫这些风雅的事。这么好的古琴谱放在书房里做摆设,实在是暴殄天物。我一时于心不忍,于是就......”

    “于是就拿去送了人?”

    陈元青:“......”

    平日里少言少语的,偶尔一张口,堵的人哑口无言。一点兄弟情谊都没有。

    好在陈元青的脸皮厚度足够,很快就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二哥真是太厉害了!一猜就中!我确实把琴谱拿去送人了,也没送给外人,送给了妧表姐。她琴艺高妙,这琴谱给了她正好相得益彰。”

    在陈元昭说话之前。陈元青又抢着张口说道:“我送都送了,你该不会让我再去要回来吧!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耍赖耍的理直气壮!

    看着这样的陈元青,陈元昭的眼中迅速地掠过一丝笑意。不知想到了什么,很快又拧起了眉头。定定的看着陈元青。

    陈元青被看的心虚不已,强自镇定地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就是一本琴谱罢了,你要是实在不高兴,我就厚着脸去找妧表姐,把琴谱要回来......”

    陈元昭冷不丁地打断了陈元青:“你去威宁侯府,还见了谁?”

    陈元青眼神漂移不定。不敢和那双冷凝锐利的眼睛对视:“还有妤表妹。”

    从小就这样,只要一撒谎就这副表情。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

    陈元昭眸光一闪,淡淡问道:“你去见许瑾瑜了?”

    被说中心事的陈元青瞠目结舌地看着陈元昭:“二哥,你、你是怎么知道瑾表妹的?”他可从没在陈元昭面前提起过许瑾瑜半个字!陈元昭是从谁的口中知道她的?

    陈元昭没回答这个问题,依旧直直的看着他。

    虽然爱慕一个少女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可被陈元昭皱眉盯着,陈元青不自觉的就心虚了:“我下午去侯府找妧表姐的时候,瑾表妹正巧也在。不过,我和她加起来也没说五句话,至始至终都恪守礼数。我可以向你发誓!”

    陈元昭的脸色似缓和了一些。

    陈元青最擅打蛇随棍上,立刻又笑着试探道:“二哥,你回来之后在府里只住了一晚就回军营了,应该没见过瑾表妹吧!”

    陈元昭没回答这个问题。

    陈元青早就习惯了陈元昭的冷然少言,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骥哥儿的周岁就快到了。大伯父有意将骥哥儿的周岁宴办的热闹些,大伯母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多邀请一些名门闺秀登门。你那天可得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替我挑一个美丽又贤惠的二嫂......”

    眼看着陈元昭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陈元青忙改口:“到时候,纪家的表姐妹们也会来。二哥也能亲眼看到瑾表妹了。她长的十分美丽,性子又温婉可爱,我敢保证,你见了也一定会喜欢她的......”

    呸呸呸!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虽然家世稍微低了些。不过,其实我也不算很优秀,她和我正好相配。二哥,到那一天你仔细看看她。‘顺便’在我娘面前说几句好话。”

    陈元青满眼期盼地看着陈元昭。

    他自幼丧父,母亲陶氏对他管教严格期许甚高,一心想为他说一门好亲事。十有八九是看不上许家的。他想娶许瑾瑜,陶氏那一关是最难过的。他需要支持者。

    这个人,当然非陈元昭莫属。

    陈元昭虽然性子冷了点脸上的表情少了点话也少了点......不过。对他一直都很好。只要他张口相求,陈元昭一定不会拒绝......

    可这一次,陈元青料错了。

    陈元昭神色冷然,拒绝的干脆利落:“我不会帮你的忙。”

    陈元青先是一愣,很快又腆着脸央求:“二哥,你就帮我这一回。我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求你。对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可对我来说却很重要!你一定要帮我......”

    “她不适合你,二婶娘也不可能同意这门亲事,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陈元昭目光冷冽。声音低沉:“京城多的是才貌双全的名门闺秀,你喜欢谁都可以,以后别去见她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

    陈元青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脸挫败和无奈。

    不过,他很快又振作起来。

    二哥不知是从谁的口中听说了瑾表妹,对她生出误会存了偏见。等亲眼见了她,二哥一定会改变看法。

    瑾表妹是天底下最美丽温柔可爱的女子。

    ......

    此刻的许瑾瑜,心情同样复杂。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陈元青活泼爽朗。又对她一片深情,若是日后嫁了这样的夫婿,他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待她好。

    可是,安国公府满门覆灭的阴影徘徊不去。她没有别的选择......

    “妹妹。你怎么一直都没说话?”许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说起来,他对陈元青的态度确实稍微过分了一点点......

    许瑾瑜定定神,映入眼帘的是许徵有些紧张忐忑的俊颜,不由得莞尔一笑:“大哥,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其实,我也觉得应该和元青表哥保持距离。我心中坦坦荡荡。别无所想,可元青表哥未必没存着心思。落在别人眼中,只怕会传来闲言碎语。我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家,闺誉名声要紧,自然要处处留心。”

    许徵闻言松了口气:“你能想通这一点就好。说实话,我也不算讨厌陈元青。不过,他若是真的对你有心,就该和家中的长辈商议,正经的请人来说和提亲。总这么巴巴的跑来见你算怎么回事?”

    这才是最令许徵生气的地方。

    陈元青现在的行为算什么?

    轻浮肆意,冲动冒失!若是传出去,就是许瑾瑜也会被人看轻几分。

    许瑾瑜心里一暖:“大哥,我知道你是全心为了我着想。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不会做出令许家的蒙羞的事情来!”

    她会竭尽全力的救他一命,偿还他的救命收容之恩。可这其中并不包括要嫁给他。

    人都是自私的。她也不能免俗。重活一世,她要守护母亲兄长,要报仇雪恨,要好好的活下去。

    他的情意,她注定要再次辜负了!

    对不起了,陈元青。

    许瑾瑜下定了决心之后,心中既觉得愧疚酸涩,又一阵释然轻松。

    ......(未完待续。)

    PS:  大家都好厉害,都猜中了~~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