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七章 琴谱(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在情窦初开的少年眼里,心上人的一举一动都是美的。

    少女光洁的脸颊上浮起的浅浅微笑,还有那一声软软的元青表哥(人家本来就是这样的声音好么),都令陈元青心神荡漾......

    纪妧忍不住悄悄瞪了陈元青一眼。

    陈元青勉强收敛心神,笑着说道:“瑾表妹,这是一本古琴谱,是我花了很多心思得来的。听妧表姐说你也擅长琴艺,不妨多练一练琴谱。”

    时下琴谱是很少见的,古琴谱更是珍贵。爱琴之人得了古琴谱,大多会慎而重之的收藏起来,等闲不会拿出来显摆。也不知陈元青是从哪儿得来的琴谱。

    许瑾瑜心念微闪,随口应道:“这古琴谱是你特意送给妧表姐的,我怎么好意思照着练。”

    陈元青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其实,我原本是打算送给你的。只是怕太过冒昧,惹的徵表哥不快!”

    纪妧:“......”

    之前是谁殷勤又谄媚的捧上琴谱讨好?又是谁说“妧表姐琴艺无双这本古琴谱只有送给妧表姐才最合适”来着?

    陈元青话说出口之后,才察觉出失言,讪讪地笑着补救:“妧表姐别见怪,我绝没有心疼这本古琴谱的意思。”

    纪妧似笑非笑的瞄了陈元青一眼,凉凉说道:“心疼也没用。既然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给不给瑾表妹看,得看我心情如何。不巧的很,我现在心情不太好。”

    陈元青:“......”

    许瑾瑜忍俊不禁的轻笑出声。

    陈元青的俊脸上浮起红晕,好在他不是什么羞涩腼腆的人,很快就恢复如常,笑嘻嘻的向纪妧赔礼:“刚才是我一时失言,妧表姐千万别见怪。”

    有许徵挡着,他想见许瑾瑜难之又难。幸好他聪明,很快就想到了从纪妧这边入手。纪妧外冷内热,嫡亲表弟的央求总不会不理。也因此。陈元青今日终于成功地见到了许瑾瑜。

    所以,纪妧是万万不能开罪的!

    纪妧对陈元青的那点小算盘了然于心,笑着揶揄道:“如果我见怪,你是不是就再也不来沉香阁了?”

    陈元青厚颜一笑:“妧表姐心地最是善良。哪里舍得生我的气。”

    这一次,就连纪妧也被逗的笑了起来。之前生的些许闷气,瞬间无影无踪:“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瑾表妹,快些过来看琴谱。我刚才看了一些。有些地方难度很高,不知能否弹奏出来呢!”

    许瑾瑜笑着应了,走到纪妧身边。两人头靠头凑在一起,研究起琴谱来。自然无暇搭理陈元青。

    陈元青丝毫不觉得沉闷无聊。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和许瑾瑜待在一起,哪怕旁边还有纪妧,哪怕两人没说多少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他也心满意足了。

    那两道明亮又热情的目光,实在令人无法忽视。就连纪妧都觉得有些不自在。许瑾瑜却像什么也没察觉到似的,专注地看着琴谱。

    纪妧对许瑾瑜的好感不禁又多了几分。

    但凡女子。都有些虚荣心。陈元青家世相貌才学俱都出众,又热情爽朗讨人喜欢,这么一个优秀少年郎的倾慕下,许瑾瑜却没有洋洋自得或飘飘然,这份冷静,令人不得不佩服。

    许瑾瑜抬眸笑道:“妧表姐,只这么看着,犹如隔靴搔痒。我想借你的琴一用。”

    纪妧欣然点头:“我也正有此意。”

    转头吩咐一声,很快便有丫鬟捧着琴来了。

    琴置于琴架上,燃一支檀香。许瑾瑜洗净了手坐了下来,纤长的手指轻轻拨弄琴弦。因为是陌生的琴谱,弹奏起来并不熟练,断断续续的。

    弹奏完之后。纪妧正要说话,陈元青已经抢先了一步:“瑾表妹才看了琴谱没多久,就能弹的这么好,真是太厉害了!”

    许瑾瑜微微一笑:“元青表哥谬赞了!我琴艺平平,比妧表姐差的远了。”

    话音刚落,门口便响起了一个惊喜的少女声音:“元青表哥!”

    是纪妤来了!

    ......

    纪妤见到陈元青正如陈元青见到许瑾瑜一般。满脸欢喜眼眸熠熠发光,一路小跑着到他面前:“元青表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来了怎么也不去清芷苑找我?”

    纪妧:“......”

    人家和你半点都不熟悉,为什么要去清芷苑找你!

    陈元青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礼貌又客气的应道:“我偶然得了本琴谱,想起妧表姐最擅琴艺,所以今日特地过来,将琴谱送给妧表姐。”

    纪妤立刻不满地看向纪妧:“二姐,你怎么只叫了瑾表妹过来,却没让人去清芷苑叫我?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

    纪妧嘴角微微抽搐,先瞪了陈元青一眼。

    明明是陈元青厚皮赖脸的央求她请许瑾瑜过来,原本是打算瞒着纪妤的,偏巧被纪妤碰了个正着,还气呼呼的来指责她。

    陈元青飞快的回了个“这事就交给你了”的眼神,然后迅速地扭过头,摆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瞧瞧这都是什么麻烦事!

    纪妧憋着一股闷气,脸色语气都好不到哪儿去:“你不是最讨厌弹琴吗?母亲给你请的琴师,都被你给气走了。我得了琴谱,自然想不到要请你过来。”

    纪妤被揭了老底,一张俏脸顿时涨红了。也不知是羞臊还是气恼。

    许瑾瑜忍住笑,打起了圆场:“妤表妹既然来了,不妨一起来看看琴谱。我刚才练了一遍,有几处都弹的不顺畅。正想请妧表姐再弹奏一遍呢!”

    纪妤还算有些自知自明,知道自己的琴艺实在拿不出手,也不愿在陈元青面前丢这个人。闻言装模作样地应道:“也好,我也很久没听二姐弹琴了。”

    说完,很自然地站到了陈元青的身侧。

    纪妧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面无表情的坐下抚琴。

    许瑾瑜打定了主意要和陈元青保持距离,站到了纪妧的身侧,认真专注地看着纪妧弹琴。

    ......

    陈元青在沉香阁赖了一个下午,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告辞。

    他倒是想赖着吃了晚饭再走,不过,已经溜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实在不像话。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许徵回来了......

    当然了,他绝不是怕许徵。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就是喜欢许瑾瑜,见了第一眼就很喜欢。他费尽心思找机会来见她有什么不对?

    许徵身为兄长,疼妹妹护着妹妹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少女总有长大嫁人的那一天。许徵防他像防贼一般,分明是把最佳妹婿人选往外推。这种做法实在不可取。

    陈元青一边理直气壮的想着,一般殷勤的和许徵道别:“我来了也不短时间了。再不回去,我娘该担心着急了。”

    许徵不冷不热的扯了扯唇角:“元青表弟慢走,我和妹妹就不送你了。”

    陈元青略有些讪讪的笑了笑:“常来常往的,不必这么客气。我先走了,过些日子再来拜访。”

    临走前,到底忍不住看了许瑾瑜一眼。

    许瑾瑜垂着眼眸,没有和他对视。

    陈元青只以为许瑾瑜是矜持羞涩,也没放在心上。虽然没说多少话,可这半天一直和许瑾瑜待在一起,心情实在太美妙了。

    陈元青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了回府。

    刚一进府,便有小厮匆匆来禀报:“启禀三少爷,二少爷说了,让你回了府就到墨渊居一趟。”

    陈元青脚步一顿,神情莫名的有几分心虚:“二哥真的这么说了?”

    小厮陪笑道:“奴才哪敢说谎骗三少爷,二少爷申时正回的府,已经等了三少爷一个时辰了。”

    陈元青不知想到了什么,略略苦着脸道:“行了,知道了,我这就去。”

    ......

    陈元昭常年待在军营里,极少回来。又未成亲有子嗣,偌大的墨渊居里打扫的一尘不染,却又冷冷清清。

    除了几个做粗活杂事的小厮之外,来来去去的全都是身强力壮的侍卫,连一个水灵标致的丫鬟都没有。乍一看就像进了军营。

    陈元昭自小就性情冷淡,不近女色,从不让丫鬟近身伺候。

    安国公夫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从陈元昭十五岁开始,叶氏就精心挑选貌美伶俐的丫鬟送到墨渊堂来,用意不言自明。只可惜陈元昭半点不领情,毫不客气的将丫鬟都撵了出来。然后在军营里住了三个月都没回过府。

    叶氏只得无奈的暂时打消了通房丫鬟的念头。改而操心起了陈元昭的亲事。

    在叶氏看来,陈元昭只要成了亲尝到了情爱的滋味,这不近女色的毛病自然就会改了。只可惜,陈元昭根本不体谅她的心意,私下去找了安国公。不知父子两个说了什么,安国公做主让陈元昭暂不成亲。叶氏虽然不快,却也无可奈何。

    陈元昭的亲事就这么拖延至今。

    墨渊堂里也一直没有女主人。

    陈元青和陈元昭感情很好,不过,他生平最怕的也是面冷的二堂兄。尤其是在做了小小的亏心事的时候......(未完待续。)

    PS:  提问:陈元青做了什么亏心事?大家猜一猜~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