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五章 劝说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申时,邹氏开始频频张望坐立难安。

    “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邹氏第十次自言自语:“都这个时辰了。”

    李妈妈笑着开解邹氏:“太太不用担心,肯定是贤妃娘娘留他们在宫里说话呢!”

    邹氏嗯了一声,过了片刻,又忍不住喃喃自语:“他们在宫里该不会惹了什么祸吧!”

    “这怎么会。”李妈妈笑着接过话茬:“少爷知书达理,小姐更是温柔知礼,断然不会出什么差错。若说惹祸,该担心的人是纪三小姐才对。”

    这倒也是。

    邹氏不怎么厚道的笑了起来。

    和纪妤一比,许瑾瑜简直是太省心了。自己如今样样都不如小邹氏,却有这么优秀出色的一双儿女,这一点可把小邹氏远远的比了下去!

    想到这些,邹氏的心中溢满了骄傲之情。

    丫鬟春儿匆匆的进来禀报:“太太,夫人他们已经回来了,现在该到汀兰院了。”

    邹氏眼睛一亮,不假思索的起身去了汀兰院。

    ......

    在宫中待了半天,又坐了半个多时辰的马车,许瑾瑜只觉得十分疲累。

    不止是许瑾瑜,小邹氏等人也是一样。宫中不比别的地方,时刻要提着几分小心。时时要注意言行举止,这么半天下来,不累才是怪事。

    到了汀兰院之后,众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邹氏急急地走了进来,先打量许徵一眼,见许徵脸孔泛红身上飘散着酒气,不由得一愣:“徵儿,你今日在宫中饮酒了?没喝醉失仪吧!”

    许徵今天确实喝了不少酒,之前一直强自压着,此时松懈下来,只觉得酒劲阵阵上涌。他不想邹氏担心,竭力轻描淡写:“只喝了几杯而已。”

    只喝几杯怎么可能脸红成这样!

    邹氏又是心疼又是着急:“你自己总该清楚自己的酒量,怎么偏生喝这么多酒。”说着。忍不住又嗔怪地瞪了许瑾瑜一眼:“你怎么也不提醒你兄长一声?”

    ......怎么怪到她身上来了?

    男女分席,午饭的时候她和许徵根本不在一起。

    许瑾瑜还没来得及辩白,许徵便张口了:“娘,这怎么能怪妹妹。她和姨母她们在一起。我和表哥还有秦王他们在一起,她要怎么提醒我?”

    邹氏被噎的哑然无言。

    纪泽眸光一闪,温和地说道:“此事说起来都要怪我。今日秦王楚王两位殿下都在,还有陈家表弟也在,我想着让徵表弟和秦王殿下熟络一些。所以才让徵表弟多喝了几杯。”

    邹氏一听这话,顿时喜上心头,把刚才的那点不快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还是世子想的周全,既是和秦王殿下同席,多喝几杯也是应该的。”

    许徵:“......”

    这态度转的也太快了吧!

    毕竟是自己的亲娘,又是一心为自己着想。许徵只能默默的扭过头,和许瑾瑜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小邹氏看着邹氏满脸堆笑喜不自胜的样子,心中暗暗冷笑一声,口中却关切的说道:“今日进宫一趟,大家都累了。大姐。你先带着徵儿和瑾娘回去休息。有什么话,明日再说也不迟。”

    邹氏忙笑着应了。

    回了引嫣阁之后,邹氏立刻去煮了醒酒汤。

    许徵喝了醒酒汤之后,便被邹氏撵着去睡觉休息。至于许瑾瑜......邹氏有一肚子的话要问,自然没休息的份。

    邹氏的偏心真是无处不在。

    许瑾瑜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打起精神应付邹氏的盘问。

    邹氏问的十分仔细,关注的最多的是秦王:“......秦王殿下是不是对你大哥的印象很好?”

    “应该不错吧!”许瑾瑜撇开成见,实事求是的答道:“以秦王的尊贵身份,如果他不欣赏大哥,也不会和大哥喝这么多的酒。”

    堂堂皇子尊贵的秦王殿下。当然没必要为任何人勉强自己。

    邹氏听的心花怒放:“太好了!我就知道,徵儿此次进宫一定能得到贵人的赏识。将来若是有幸得秦王殿下提拔一二,何愁没有锦绣前程。”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并未说什么。

    邹氏满心盼着许徵出人头地。遇到这样的“好”机会,当然高兴。她还是别在这个时候给邹氏泼冷水了,有些话私下和许徵好了。

    至于安宁公主请她绣帕子的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许瑾瑜还是告诉了邹氏。

    不出所料。邹氏又是一脸的惊喜,一把攥紧了许瑾瑜的手:“瑾娘,你说的是真的么?安宁公主真的让你绣帕子送给她么?”

    许瑾瑜无奈的笑道:“娘,你握疼我的手了。”

    邹氏讪讪地松了手,却依然满心欢喜:“太好了!你大哥结识了秦王殿下,安宁公主又对你另眼相看。老天爷真是眷顾你们兄妹!”

    ......如果邹氏知道了秦王兄妹的下场,大概不会这么想了吧!

    许瑾瑜敷衍的应对了几句,脸上流露出倦容。

    邹氏终于留意到许瑾瑜的疲累:“你也一定累了,快些回屋休息。”

    总算是放人了!

    ......

    许徵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腹中空空,胃里灼烧难受,头也隐隐作痛。俊脸有些泛白,面色实在不算好看。

    “大哥,”许瑾瑜端了一碗熬的香浓的小米粥来,关切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先喝些热粥暖暖胃。”

    许徵接过粥,喝了一口,温热香浓的米粥到了腹中,果然舒服多了。

    一碗粥喝完,许徵的脸色也好看多了,抬眼看向许瑾瑜:“妹妹,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许徵素来细心敏锐,察觉到她有心事并不稀奇。

    许瑾瑜笑了笑,看似随意的问道:“大哥,你昨日认识了秦王殿下。你觉得他为人如何?”

    许徵略一思忖说道:“只见了一回。喝了几杯酒,话说的不多,对他谈不上什么了解。不过,只凭第一印象的话。他确实不负贤王的名声。平易近人,言语随和,待人亲切,没摆架子。让人很轻易就生出好感来。”

    秦王当然是个厉害人物!不然,也不会名闻朝野。威胁到太子的储君地位。

    许瑾瑜凝视着许徵,缓缓问道:“大哥,如果秦王招揽你,你会答应吗?”

    秦王招揽他?

    许徵先是一愣,很快便失笑出声:“你想的太多了吧!秦王领着户部,掌握天下钱粮赋税,秦王府人才济济,想投诚秦王的人比比皆是,怎么轮得到我。”

    他不过是一个准备参加秋闱的秀才罢了。有什么资格让秦王殿下亲自招揽?

    许瑾瑜抿了抿嘴唇,固执地追问:“你先老实地回答我。如果秦王有意招揽,你愿意今后投靠秦王吗?”

    平日温婉浅笑的脸庞,此时异常严肃正经。

    她不是在说笑,是认真的!

    许徵被她的严肃感染,也收敛了笑意,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许瑾瑜不自觉的屏息,等待着许徵的答案。

    许徵没想太久,很快就有了答案:“我想堂堂正正的考上科举走上仕途,没有投靠秦王的打算。”

    投靠秦王当然是出人头地的捷径。可这样的捷径,往往也意味着极大的风险。秦王只是一个皇子。却比太子更得圣眷更有贤名。朝野之间只听闻秦王不知有太子,将来必有隐患!

    和秦王结个善缘可以,至于投诚就不必了。

    他可不想早早的被人贴上“秦王党羽”的标签。

    许瑾瑜高高提起的一颗心,瞬间落回了原处。一双眼眸熠熠闪亮:“大哥,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

    她之前是白白担心了。许徵并没被秦王的尊贵荣华闪花了眼。

    再一细想,许瑾瑜心中又是一阵酸涩。

    前世,许徵是为了她才会甘愿被纪泽利用,成了秦王一党。这一世。她不会再落入小邹氏和纪泽的圈套,许徵也不会再为她所累了......

    许徵见她神色变幻不定,不由得一愣:“你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怪怪的?”

    先是莫名其妙地追问他想不想投靠秦王,然后又表现的奇奇怪怪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许瑾瑜定定神,若无其事地笑道:“没什么。我就是胡思乱想随便问问。”

    许徵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定定地看着她:“随便问问就问起了这么要紧的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有个这么聪明冷静的兄长,真是让人既欣慰又头痛!

    许瑾瑜左顾言他:“你昨天酒喝多了,今天就别往外跑了,好好歇着。有空就多看看书本......”

    “许瑾瑜!”许徵难得的板起了俊脸:“你别想蒙混过去。你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许瑾瑜当然不会说实话,摆出一副“我很忙”的表情说道:“对了,我答应了安宁公主要为她绣一个帕子,她很快就会派人来取,我得抓紧时间动手了。就不陪你闲聊了。”

    说着,便溜之大吉。

    许徵看着她的背影,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他也终于可以肯定了。

    她果然有事在瞒着他,不然,怎么会落荒而逃?

    ......(未完待续。)

    PS:  清点一下上架的成绩,真的很好,出乎我的意料。感谢大家的厚爱支持~其实,这个月我是很忙的,女儿也面临考初中,压力很大。我这两天的两更,用的是存稿。接下来我想每天两更,每天至少要花六到八个小时的时间来码字。说这些,不是为了诉苦,而是想告诉读者们,我真的很尽力在写了。我每天把工作的时间除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码字上。可能大家觉得情节还不够快,更的还不够多,我会努力写的紧凑精彩些。也恳请大家设立自动订阅来支持小情。最后一句,粉红榜很凶残,但是我不想放弃。这个月,我想冲一冲前三。喜欢本文的亲请多投票~鞠躬感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