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四章 归来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徵低声应道:“午饭过后,陈将军就随楚王去延福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陈元昭自小常出入宫中,叶皇后对这个嫡亲的姨侄也格外看重。陈元昭离京这么久,进宫给叶皇后请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许瑾瑜默然。

    皇室中人,一个个都是演技高手。这位叶皇后,更是其中翘楚。

    如果没有陈元昭,楚王根本不可能斗垮秦王魏王,不可能顺利地坐上皇位。楚王是叶皇后的儿子,他暗中做的事叶皇后不可能一无所察。

    如果叶皇后真的这么疼爱陈元昭,几年后的陈元昭又怎么会落得“狡兔死走狗烹”的凄惨下场?这个叶皇后,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只要陈元昭活着,安国公府就不会被抄家灭门,陈元青也就不会死。

    思来想去,她想救陈元青的性命,似乎只能从陈元昭入手......

    可一想到陈元昭那张英俊冷然的脸和冷凝无情的眼,她的心底就一阵发憷。更不用说,此事实施起来难度也太大了。

    她和陈元昭无亲无故的,根本找不到机会和他见面。就算见面了,她又能说什么?难道要说“楚王会杀了你这都是前世发生过的事一定要相信我”?

    别说她绝不可能透露这个秘密,就算说了,陈元昭也绝不会相信。

    想想都觉得头痛!

    算了,这么令人头大的事还是以后慢慢想吧!

    许瑾瑜收敛游离的思绪,和许徵一起“专注”的欣赏起歌舞来。

    ......

    延福宫内。

    一个绿衣宫女恭敬的禀报:“启禀皇后娘娘,楚王殿下和陈将军来了。”

    叶皇后一脸惊喜的起身,亲自迎到了殿门外。

    文弱清秀温和讨喜的少年,身材高大英俊冷漠的青年男子。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形成了极强烈的反差。

    “元昭,你可总算回来了。”叶皇后欢喜地握起陈元昭的手:“这一走就是一年多,我日日心中惦记着你。”

    陈元昭全身微微一僵,旋即恢复如常。神色淡然的应道:“我一回京不就来看姨母了。”

    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声音冷冽。

    若是有言官在,必然会愤慨的参他一本对皇后娘娘大不敬的罪名!

    叶皇后早就习惯了陈元昭冷言冷语的性子,倒是没放在心上。笑吟吟的拉着陈元昭往里走:“别在这儿站着了,进去慢慢说。”

    “母后,你见了元昭表哥,就忘了儿臣了。”楚王故意叹口气,可怜巴巴的凑到叶皇后的身侧。

    叶皇后被逗的莞尔一笑。用另一只手挽起楚王的手:“好好好,我也挽着你一起进去,这样总行了吧!”

    叶皇后左手拉着陈元昭,右手挽着心爱的幼子,进了殿内。

    陈元昭神情不变,眼底却飞速地闪过一丝寒意。

    叶皇后和皇上是少年夫妻。如今,皇上已年过五旬,叶皇后也日渐衰老。

    盛装华服难掩年老色衰,浓妆艳抹只会令人觉得可笑。叶皇后是个聪明的女子,平日穿的端庄得体。妆容恰如其分。并不介意露出额头和眼角的皱纹。

    她已经是大燕朝身份最尊贵也最有权势的女人,自有一股常人难及的雍容气度。又何必斤斤计较容颜老去风华不再?

    更何况,宫中年轻娇嫩的美人一大把,她年已半百,实在懒得再和那些鲜嫩的花朵一般的美人较劲。

    叶皇后坐在上首,楚王和陈元昭各自坐在她的身侧。

    “元昭,你在山东平定了乱匪,消息传到京城,皇上十分高兴。”叶皇后的笑容中满是欣慰:“我这个做姨母的,也觉得脸上有光呢!”

    陈元昭惜字如金。简短的应道:“这是我分内的事。”

    叶皇后笑着说道:“皇上说要重重嘉奖于你,我当时就对皇上说,此次回京,让你好生在京城待上一年半载。就是最好的嘉奖了。这几年你领着神卫军东征西战,连终身大事也被耽搁了。别说你娘着急,就是我也时常惦记着呢!”

    “是啊,元昭表哥,你今年已经二十了。别人在你这个年龄早就当爹了!”楚王笑着接过话茬:“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只管张口。让母后为你下旨赐婚。”

    一个温和慈爱,一个亲厚随意。

    能得尊贵的皇后娘娘和楚王殿下另眼相看,这是何等的殊荣!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声音低沉:“我暂时没有成家的打算。”

    什么?

    叶皇后不赞成的皱了皱眉:“虽说男儿当以国事为重,可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也是头等大事,岂能一拖再拖。你已经过了弱冠之年,再拖下去可就实在不像话了。”

    顿了顿又道:“前些日子,你娘进宫,我还特地叮嘱过她了。让她好好留心,为你挑一门好亲事。”

    陈元昭神色不变,淡淡说道:“多谢姨母关心。”

    摆明了没将叶皇后的话放在心上。

    叶皇后一脸无奈的笑了笑:“罢了罢了,我说的你听不进去。等你回府了,自然有你父母为你操心。”

    提起父母,陈元昭眸光一闪,脸上终于有了表情:“这么久没回京城,我心中也一直记挂着父亲母亲。”

    儿行千里,父母哪有不忧心的。同理,身为人子却不能在父母膝下尽孝,也是莫大的遗憾。

    百善孝为先!大燕建朝百余年来,以孝治国。不孝不悌之人,根本没资格在朝为官。

    叶皇后自然不会见怪,甚至主动说道:“你刚回京城就进了宫,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出宫。还是早些回府吧!也免得你娘等的急了。”

    陈元昭应了一声,起身告退。

    楚王也笑着起身:“儿臣也该回去了。明日儿臣再进宫来探望母后。”

    叶皇后含笑点头,亲自起身,送楚王和陈元昭出了延福宫。

    待送走了两人之后,叶皇后一个人独坐在偏殿里,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淡了下来。

    ......

    安国公府。

    在外征战一年多的陈元昭终于回来了!

    除了安国公夫妇外,府里的所有人几乎都在门口等着相迎。一阵整齐沉闷的嘚嘚马蹄声遥遥传来。听的人心潮起伏。

    陈元青满脸激动,情不自禁的扬手高呼:“二哥!二哥!”

    当先的是一匹黑色的骏马,通体乌黑,无半根杂毛。异常神骏,只有四蹄雪白。

    这匹四蹄踏雪的骏马是汗血宝马,名为追月。当年陈元昭第一次领军打了胜仗后,皇上将这匹宝马赏给了陈元昭。

    这几年来,追月随着陈元昭四处征战。几乎形影不离。

    追月风驰电掣,鬓毛飞扬,神骏之极。骏马上的青年男子,高大英俊,神色冷然,玄色的披风迎风飘扬。

    正是陈元昭!

    陈元昭勒紧缰绳,追月长嘶一声,扬起双蹄,险之又险的在众人面前停下。然后,陈元昭翻身下马。

    “二哥!你可总算回来了!”陈元青第一个冲过来。一把抱住了陈元昭:“这么久没回来,我可想死你了。”

    陈元昭的眼中难得的露出一丝温情,拍了拍陈元青的肩膀:“三弟,好久不见了!”

    这句好久不见里,不知夹杂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唏嘘和感慨。

    陈元青浑然不察,兀自沉浸在兄弟重逢的喜悦里,紧紧地抱了陈元昭片刻才松了手。相较之下,陈元白陈凌雪两人倒是比陈元青镇定多了。

    “二弟,”陈元白含笑走上前:“你一路奔波辛苦了。”

    陈元昭的神色恢复了淡然,微微稽首:“大哥!大嫂!”

    陈元白的身侧站着的女子。是长嫂袁氏。袁氏身后站着一个六七岁的男童,怀中还抱着一个未满周岁的男婴。

    袁氏堆起满脸的笑:“二弟离京一年多,现在可算是回来了。”忙吩咐一旁的男童:“骁儿,快些叫二叔。”

    男童乖乖的喊了声二叔。这个男童。是陈元白的长子陈骁。

    陈元昭嗯了一声,目光掠过袁氏怀中的男婴。

    “这是骥哥儿,再过一个月就满周岁了。”陈元白怜爱的看了次子一眼,语气中不自觉的透露出几分骄傲。

    说完之后,陈元白似又觉得有些不妥,笑着安慰陈元昭:“你这几年一直领兵在外。连终身大事也被耽搁了。此次回京可要多待一段时日。早点成亲,有了子嗣再出京。”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子嗣是否丰盛,也被视为家业兴旺和睦的重要象征。

    陈元昭年已二十,还未娶妻,也无子嗣,说起来难免有些尴尬。

    陈元昭神色淡然,不置一词。

    陈凌雪略有些腼腆的走过来,喊了声“二哥”。

    兄妹三个,只有陈元昭是嫡出。陈元白是已故的莲姨娘所出,陈凌雪的生母是邱姨娘。陈元昭和兄长妹妹并不亲近,和陈元青反而最亲厚。

    陈元青笑着催促:“二哥,大伯和大伯母都在世安堂等着你,你快些进去给他们请安吧!别让他们等的心急。”

    心急?只怕未必吧......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迈步进了安国公府。

    ......(未完待续。)

    PS:  早八点晚六点,准时两更~这么勤快又可爱的作者,大家快些抱到碗里包养吧~O(∩_∩)O~具体方法如下:设立自动订阅,就能在第一时间内订阅新章。然后,有票票的都丢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