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三章 青睐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宫中规矩繁多,讲究男女不同席。今天是纪贤妃的生辰,秦王也不便陪纪贤妃一起用膳,而是和楚王陈元昭等人一起。

    长乐宫的饭厅十分宽敞,设三席绰绰有余。

    小邹氏身为纪贤妃的娘家嫂子,有幸和纪贤妃一席,宫里的妃嫔们等级分明,位分高的才有资格和纪贤妃同坐一席,位分低一些的自发坐了另一席。

    许瑾瑜和纪妧纪妤一起,随安宁公主坐了第三席。

    很快,美味佳肴流水一般的呈了上来。

    菜肴做的精致可口。不过,许瑾瑜吃的并不多,只略略吃了几口,便搁了筷子。纪妧和纪妤也是如此。

    在宫中赴宴,吃的太多或是吃相难看,都是极失礼的。

    幸好她来前早有准备,早饭吃的饱饱的,足够撑到出宫回府。

    午膳后,众人随纪贤妃回了正殿。

    宫中的乐师抚琴吹奏笙乐,美丽的舞姬翩翩起舞。

    安宁公主和纪妧坐在前面,许瑾瑜和纪妤坐在一起。她看似专注的欣赏歌舞,眼角余光却一直在留意着殿门口的方向。

    等了又等,却一直没见许徵等人的身影。

    丝竹乐声中,安宁公主和纪妧低声闲聊了起来。

    纪妤憋闷了半天,此时终于有机会说话了,哪里还忍得住。也顾不得和许瑾瑜闹过什么别扭了,凑到许瑾瑜小声说道:“今天站了半天,一句话都不敢乱说,早知道这么累人,我才不想进宫。”

    有乐声遮掩,声音又压的低,倒也不用怕会被人听进耳中。

    许瑾瑜心里一动,顺着纪妤的话音说道:“我原本也不想进宫,可到底是姨母的一片好心,我实在不好意思拂逆姨母的好意。只好跟着一起来了。”

    纪妤一个没提防,很自然的说了实话:“其实。你们进宫的事是大哥提议的。”

    竟然是纪泽?!

    许瑾瑜神色不变,心中却咯噔一沉。

    纪泽提议让他们兄妹一起跟着进宫,肯定没存什么好心。纪泽小邹氏已经像前世一样,暗中谋划算计她。此次进宫应该不是要打她的主意......

    这么想来。他要算计的人,只有许徵!

    前世许徵考中了探花,原本应该进翰林院任职,未来一片光明坦途前程似锦。可许徵为了她心甘情愿的被纪泽利用,成了纪泽安插在秦王身边的棋子。

    今天是纪贤妃的生辰。秦王必然会现身。纪泽可以顺理成章的将许徵介绍给秦王认识......该来的一切总会来。躲得了灵堂那一回,却躲不过今日的碰面。

    不过,只要不成为秦王一党,只和秦王相识,倒也不用怕。今日回去之后,要找个机会和兄长好好沟通一番才是......

    许瑾瑜在心中暗暗思忖着,根本没心情听纪妤絮叨。

    纪妧不知和安宁公主说了什么,安宁公主眼眸亮了一亮,转身看向许瑾瑜:“妧表姐说的是真的么?你竟会双面绣?”

    许瑾瑜定定神,含笑应道:“是。”

    安宁公主兴致勃勃的说道:“妧表姐。你有没有把帕子带在身上?快些拿出来给我看看。”

    纪妧笑着取出了帕子。

    安宁公主翻来覆去的看了片刻,笑着赞道:“这帕子绣的真是精致好看。最难得是双面绣着不同的图案,看着实在别致。”

    双面绣是刺绣中的珍品,一般都是做成桌屏或是摆件赏玩,像这般绣成帕子日常用,不免有些奢侈。

    安宁公主越看越觉喜欢,抬头冲许瑾瑜甜甜一笑:“瑾娘,你也为我绣一个帕子吧!”

    外表再随和,骨子里到底还是有着公主的贵气和傲气。理所当然的出言索取,仿佛是对许瑾瑜的恩赐——好吧。事实也差不多。

    对闺阁少女来说,互赠小礼物是相交来往的第一步。安宁公主肯纡尊降贵的结交,许瑾瑜只有高兴的份,根本无从拒绝。

    “公主殿下喜欢。是瑾娘的福气。”许瑾瑜露出恰如其分的惊喜:“不知公主殿下喜欢什么样的图案?”

    安宁公主想了想笑道:“绣一些竹子吧!”

    竹子?

    许瑾瑜一怔。

    “怎么了?”安宁公主敏锐的察觉到许瑾瑜一刹那的异样:“是不是绣竹子太麻烦了?”

    许瑾瑜回过神来,略有些歉然的笑了笑:“这倒不是。只是我大哥最喜欢竹子,我常为他绣些竹子在帕子上。若是绣同样的图案送给公主殿下,未免有些失礼了。”

    失礼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这样容易造成微妙的误会。

    他们兄妹从没有攀龙附凤的打算,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这么巧!原来许徵也喜欢竹子。

    安宁公主的脑海中迅速的掠过一张清俊好看的脸孔,耳后莫名的有些发热。故作坦然地说道:“世上爱竹之人何其多,你兄长喜欢竹子,用的帕子绣着竹子图案,难道别人就用不得了么?”

    ......许瑾瑜难得的哑然。

    也罢,既然安宁公主自己都不介意,她也没什么可在意的。该说的她已经说过了,就算日后生出误会,也怪不得他们兄妹。

    许瑾瑜微笑道:“既然公主殿下喜欢,瑾娘就绣竹子好了。”

    “不用赶的太急,”安宁公主颇为善解人意:“半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许瑾瑜含笑应了。

    大件的绣品最耗心力和时间,像这样小幅的绣品,有半个月足矣。

    至于绣好帕子以后要怎么办,安宁公主没提,许瑾瑜也识趣的没多问。

    以公主之尊,总不会为了一个帕子巴巴地跑到威宁侯府去。十有八九会打发人到侯府去取。

    纪妤见安宁公主和许瑾瑜聊的投机,心里一阵阵冒酸水。

    她才是安宁公主嫡亲的表妹!可安宁公主对她冷冷淡淡爱理不理,对许瑾瑜倒是另眼相看。实在是太可气了!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秦王一行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门口。

    许瑾瑜凝神看过去。

    秦王身侧是纪泽,许徵随在纪泽的身后。楚王和陈元昭却不见了踪影。

    ......

    秦王一行人进了正殿,歌舞立刻停了。

    纪贤妃亲自起身相迎,刚走近几步。便微微皱眉嗔道:“好重的酒气,隔了这么远都能闻到。怎么喝这么多酒?”

    秦王朗声笑道:“今天是母妃生辰,儿臣心中一高兴,不免就多喝了几杯。”

    不止是秦王。一旁的纪泽和许徵显然也喝了不少。

    许瑾瑜关切地看了俊脸泛红的许徵一眼。许徵酒量实在算不得好。万一喝醉了在人前失仪可就糟了......

    许徵似是察觉到许瑾瑜的目光,迅速地冲许瑾瑜眨眨眼。

    许瑾瑜莞尔一笑,然后看到前方的安宁公主羞答答地垂下了头。

    许瑾瑜:“.......”

    完了!

    这真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误会!难道要说“公主你误会了大哥是冲着我眨眼绝没有偷偷看你对你不敬的意思”?

    虽说安宁公主平易随和性子爽直,可身份摆在那儿,实在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哪怕日后秦王母子都被赐死安宁公主也不得善终。可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她还是大燕朝身份最尊贵的公主!

    一向冷静沉着的许瑾瑜也无法淡定了,心惊胆战的留意着安宁公主的动静。

    ......等了许久,什么事也没有。

    许瑾瑜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总算缓缓落回原位。庆幸不已的想着,幸好安宁公主脾气好,没因为这一点无意的冒犯就生气。

    宫里实在太憋屈了!这一回过后,以后再也不进宫了!

    ......

    纪贤妃显然很疼爱纪泽这个侄儿,招呼秦王和纪泽分别坐在她身侧。

    许徵当然要回许瑾瑜身边。

    安宁公主坐在许瑾瑜前面,许徵经过安宁公主的身侧时,礼貌地笑了一笑。安宁公主俏脸红晕未褪。又深了一些。

    许徵丝毫没留意,坐到了许瑾瑜的身侧。

    安宁公主不自觉的竖长了耳朵。许家兄妹竭力压低的声音隐约传进了耳中。

    “妹妹,你中午吃饱了没有?”

    “没吃几口,好在早上吃的多。你怎么样?是不是喝了很多酒?老远的就闻到这一身的酒气了。”

    “我也不想喝。”许徵的声音里透出几分无奈:“可又实在推托不了。”

    秦王等人一个比一个身份贵重,他只有陪笑喝酒的份儿,一个都开罪不起。

    许瑾瑜的语气里满是心疼:“等回去之后,我煮醒酒汤给你喝。”

    许徵失笑,低声说道:“你这双手何时碰过柴米油盐,就是你煮了我也不敢喝。还是让孙妈妈下厨稳妥些。”

    许瑾瑜听出兄长是在打趣自己,俏皮的应了回去:“我可不管。总之,我难得下厨一回,不管做出来的醒酒汤怎么难喝,你都得一滴不剩的喝完。”

    许徵轻笑不已。

    他们兄妹感情真好!

    安宁公主不无羡慕的想着。秦王待她这个亲妹妹也是很好的。可秦王实在太忙了,又住在宫外,十天半月才能见上一回。就算见面说话,也没有许徵兄妹这般亲密随意......

    许瑾瑜自然猜不到安宁公主正偷听她和许徵说话。

    不过,接下来要问的话实在不宜落入他人耳中。许瑾瑜的声音愈发低了几分:“大哥,楚王和陈将军人呢?怎么没随着你们一起过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PS:  感谢书友们订阅投票打赏留言,第二更来了~O(∩_∩)O~有保底粉红票的亲,再投一些给我吧,新书粉红榜单太凶残了,求支持,在线等,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