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二章 相逢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一愣。

    纪贤妃生辰,秦王当然非来不可。楚王跟着来凑热闹也说得过去。

    可这位陈将军又是谁?

    如果没记错的话,大燕朝的年轻武将里,姓陈的似乎只有安国公府的陈二公子陈元昭......

    昨天陈元青倒是提起过陈元昭早已班师回京,难不成陈元昭就在今天抵达京城参加了朝会,然后又随着秦王楚王到长乐宫来了?这也太巧了!

    纪贤妃听闻陈将军的这三个字,也颇为意外。旋即笑道:“快些请他们进来。”

    片刻后,秦王一行人进了正殿。

    秦王一身朝服,器宇轩昂,气度不凡。

    秦王的身后,是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年身形偏瘦,生的清秀而文弱,皮肤有些病态的白皙,脸上扬着笑容。

    这个少年,正是楚王慕容昀。

    听闻叶皇后当年怀楚王七个月的时候,动了胎气,早产生下了楚王。

    楚王先天有些不足,自幼体弱多病,性情温柔随和,又最是孝顺体贴,叶皇后视楚王如命根子一般。皇上也格外偏疼楚王。

    不过,许瑾瑜丝毫不敢小觑了这个行事低调的楚王。能斗败秦王斗跨魏王登基为帝的人,怎么可能是个温和无害的纯良少年?

    前世楚王坐上了皇位之后,立刻就翻脸无情,对忠心追随自己的陈元昭下了毒手,安国公府满门被斩。足可见楚王其人心性狠辣......

    前世她只知楚王其人,没想到今生竟有幸亲眼得见!

    许瑾瑜抬眸看了楚王一眼,然后,目光落到了楚王身侧的青年男子身上。

    ......

    这个青年男子年约二十,穿着玄色的武将官服。身材高大,身姿挺拔。剑眉入鬓,黑眸冷凝,挺鼻薄唇,面容英俊近乎完美。

    俊美如玉的纪泽。在这个男子面前也要稍稍逊色一筹。

    唯一的缺憾,就是这个青年男子神色冷淡,目光锐利,宛如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刃。散发出逼人的光芒。多看一眼,也会觉得心中生寒。

    安国公府二公子,神卫军统领,大燕朝最年轻骁勇的武将!

    陈元昭!

    多年前对峙的一幕,陡然跃上心头。

    那时候的陈元昭。已经有大燕第一武将的美誉。做了殿前司都指挥使,统领三万禁军守卫皇宫。手握重兵,久居高位,自有一股逼人的气势。

    她一个区区弱质女流之辈,没被陈元昭的咄咄逼人吓倒,甚至忿而反唇相讥,现在想来真为当年的自己捏一把冷汗!

    此时的陈元昭,比起当年要年轻些。可那份冷漠犀利却半点不逊色。站在两个皇子身侧,依然耀目夺人,谁也无法忽视。

    大概是她注视的时间久了一些。陈元昭似有所察,目光倏忽看了过来。

    隔着重重人影,那双冷冽如冰的眼眸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了她。

    四目相触!

    短短刹那,他的眼眸中似飞快地闪过了一丝寒光。

    许瑾瑜一惊,反射性的垂下头,避开那双令人心悸的眼眸。很快又在心中暗暗懊恼。

    有什么可害怕的。前世的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去。此时的陈元昭,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对她也不可能有什么偏见了。

    对,她根本不用怕!

    许瑾瑜暗暗给自己鼓气,很快又重新抬起头来。

    陈元昭早已移开了目光。

    许瑾瑜悄然松口气。唇边又重新浮上了温柔的浅笑。

    ......

    “儿臣见过母妃!”秦王笑着上前,抱拳作揖:“今天适逢大朝会,儿臣只能等散了朝才来,母妃可别生气。”

    纪贤妃心里纵然有些微不快。此时也早已烟消云散了:“你以国事为重,我心中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怪你。”

    秦王笑道:“母妃没生气就好。儿臣还特意为母妃准备了一份礼物,是儿臣的一番心意,还请母妃笑纳。”

    话音刚落,一个内侍便恭敬的捧着锦盒走上前来。

    锦盒是用上等的楠木制成。雕工精致。打开锦盒,里面竟是手抄的佛经。

    “母妃平日信佛,时常念佛经。这本佛经是儿臣亲手抄的,字比普通的佛经大了一些,母妃看起来一定省力的多。”秦王的声音在正殿里响起。

    纪贤妃感动的红了眼眶:“你平日里忙着户部的差事,时常晚上也不得清闲,哪里还有时间抄什么佛经。也不怕熬坏了身子。”

    众嫔妃顿时纷纷出言:“秦王殿下这一片孝心,实在令人感动。”

    “贤妃娘娘实在是有福气,安宁公主体贴乖巧,秦王殿下又这般孝顺。”

    “是啊,妾身真是羡慕贤妃娘娘呢!”

    一片赞扬声中,秦王俊朗亲切的脸孔愈发显得平易近人。

    ......果然人人都是做戏高手啊!许瑾瑜在心中唏嘘。

    秦王的勃勃野心隐藏的太好了。前世江南出了一起令人震惊的舞弊案,太子领皇命亲自前往调查此事,秦王也随之同行。结果,到了江南没多久,太子就遭刺客暗杀。当时,秦王也在场。

    刺客极多,身手俱都不凡,秦王奋不顾身的护在太子身前,为太子挡下了一箭,伤及心肺。那一晚,太子命丧刺客之手,秦王也受了重伤。

    皇上惊闻噩耗,在金銮殿上当场晕厥。

    谁也想不到这一幕刺杀的好戏是秦王自导自演。

    几年后,她从许徵口中得知了此事的隐秘内情。那批身手高强的死士,是纪泽暗中训练出来的。许徵叮嘱她藏好的书信,就是纪泽和秦王勾结密谋暗杀太子的铁证。

    太子死后,秦王一跃成了储君的最佳人选。只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秦王春风得意的时候,太子被刺杀的真相却被魏王揭露。

    皇上震怒,叶皇后更是恨秦王入骨。秦王及其党羽自然都没好下场。许徵也被秦王连累,身首异处......

    往事太过沉重惨痛,沉痛的令人不愿再回想。

    许瑾瑜将心里翻涌不息的情绪按捺下去。

    此时,楚王也笑着上前一步:“今日是贤妃娘娘生辰。我厚颜跟着三哥来讨顿午饭吃。不过,我准备的贺礼肯定不及三哥,娘娘勉强收下好了。”

    纪贤妃被逗乐了:“楚王肯亲自到长乐宫来,本宫心中十分欢喜。还用准备什么贺礼。”

    太子魏王和安乐公主都没到场,楚王肯来,已经给足了纪贤妃颜面。

    ......

    最后,纪贤妃的目光才落到了陈元昭的身上,含笑说道:“没想到陈将军今日也会到长乐宫来。着实令本宫惊喜。”

    陈元昭是叶皇后嫡亲的姨侄儿,少时常随安国公夫人叶氏进宫,和几个皇子都很熟稔。纪贤妃也算看着陈元昭长大,对他并不陌生。

    不过,陈元昭自小就性情冷淡不爱说话,只喜练武。十岁起进了军营之后,多了几分杀伐之气,愈发冷凝。如今就连纪贤妃见了,也不免暗暗凛然,说话也不由得客气了几分。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淡淡应道:“臣原本打算和楚王殿下一起去延福宫给皇后娘娘请安,楚王殿下执意要来长乐宫,臣只得也跟了来。”

    纪贤妃:“......”

    这话说的也太直接了!一副“是楚王硬拖才会跟着一起来”的表情......

    纪贤妃在宫中待了多年,当然不缺城府,面上不露半点异样,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陈将军肯来为本宫庆贺生辰,本宫心中很是欢喜。今天中午留在长乐宫用了午饭再走。”

    说着,又叮嘱秦王:“今日来了这么多人,女眷这边本宫亲自招呼。男客可就都交给你了。”

    秦王笑着应了:“母妃放心,儿臣一定招呼好他们几个。”顿了顿,又笑着对陈元昭说道:“子熙,你离京去山东这么久。我们也有一年多没见面了。今日难得相聚,可要好好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陈元昭拱手应了声是,然后,再也没说过第三句话。

    果然像传闻中的那样,英俊冷漠。不近人情。

    众嫔妃一边在心中暗暗想着,一边悄悄多看陈元昭一眼。

    皇上年岁渐老已经基本不踏足后~宫,整日在宫中待着,长日漫漫空虚无聊,满眼除了太监就是宫女。难得见到这么英俊的青年男子。虽然冷冰冰的又少言寡语,可那张脸实在是太俊了。

    纪泽相貌出色,秦王俊朗不凡,年轻的许徵清俊无双,就是文弱的楚王也是个清秀少年。可在陈元昭面前,他们俱都黯然失色了几分。

    许瑾瑜也悄悄地看了陈元昭一眼。只见陈元昭目不斜视,并未留意她的存在。

    之前的惊魂一瞥,似乎从未发生过。

    许瑾瑜终于彻底安心了。很显然,刚才是她多心多虑了。陈元昭压根就没用正眼看过她......

    长乐宫的正殿里说笑声络绎不绝,颇为热闹。

    不过,这一切和许瑾瑜没什么关系。就连纪妧和纪妤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小邹氏身边,自然更没她插话的份。

    站了半天,总算熬到了午饭的时辰。

    终于可以坐下休息了,许瑾瑜松口气,随着小邹氏等人一起走向长乐宫的饭厅。

    在她转身的刹那,两道冷然的视线迅速地掠过她窈窕的身影。

    ......(未完待续。)

    PS:  终于能更新了,让大家久等了~抱歉~第一章满满三千字,求订阅求留言求打赏求粉红支持~O(∩_∩)O晚上六点会有第二更~如果今天订阅好,八点会有第三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