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章 进宫(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威宁侯府的马车宽敞华丽,拉车的马匹通体雪白,高大神骏。

    许徵和纪泽共乘一辆,许瑾瑜随着小邹氏等人乘上了第二辆马车。

    邹氏站在门口,目送着两辆马车远去,仿佛已经看到了进宫后贵人对许徵青睐有加的情景......

    李妈妈最清楚邹氏的心思,笑着说道:“太太,少爷此次进宫,若是有幸觐见皇上得了皇上的另眼相看,将来一定会平步青云。”

    邹氏听的浑身舒畅眉开眼笑:“但愿如此!若是徵儿能有出息,光耀门楣,将来我到了地下,也有脸见老爷了。”

    丈夫许翰死了之后,邹氏就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许徵的身上。

    许徵本就好学上进,如今更是勤奋苦读不辍。以许徵的才学,今年的秋闱十有八九能考中。她满心盼着许徵能考个好名次,硬是厚着脸皮携一双儿女来投奔小邹氏。

    就算寄人篱下偶尔要看些脸色,也是值得的。

    “幸好当日来了京城。”邹氏低声笑道:“此次沾了侯府的光,徵儿和瑾娘才有机会进宫觐见贵人。”

    李妈妈笑着低声附和:“是啊,为了少爷的前程,就算平日受些委屈也值得了。”

    邹氏舒展眉头,眼里闪着希冀喜悦的光芒。

    ......

    汴梁城的街道宽敞平坦,马车行驶的十分平稳。

    一开始还算安静,渐渐的,马车外传来了声音。酒楼茶楼伙计的吆喝声,小贩们的叫卖声,来往行人的说话脚步声......热闹极了!

    纪妤有些坐不住了,悄悄撩起车帘,还没等往外看,耳畔就传来小邹氏不悦的呵斥:“放下车帘,坐好了不准乱动。今天早上我是怎么叮嘱你的,你都当成耳旁风了么?”

    纪妤讪讪的放下车帘坐好。

    小邹氏板着脸孔:“今日不比平时,一言一行都要谨慎小心。进了宫之后,绝不准有半点不雅或冒失的举动。若是在贤妃娘娘面前丢了脸,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纪妤即将进宫的欢快喜悦被一通训斥浇灭了大半,怏怏地应了声:“知道了,我保证小心就是了。”

    小邹氏看着纪妤那副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论容貌,纪妤也不算差。可这气度和涵养,却远不及纪妧。如今又多了气质沉静温婉如玉的许瑾瑜。人家坐上了马车之后,一直端端正正的坐着,连手指头都没乱动过。

    这一对比,愈发映衬得纪妤性子毛糙不够沉稳。

    堂堂侯府千金,竟被一个小小临安同知的女儿给比了下去......

    小邹氏将心头蠢蠢欲动的火气按捺下去,努力平心静气。

    一年只有两次机会进宫,除了新年时进宫觐见叶皇后之外,就是贤妃娘娘生辰这一日了。这么重要的日子,可不能生气冒火,免得说话行事出什么差错。

    ......

    皇宫共有六个宫门,分为南三门北三门。

    南三门的正中为宣德门,东为东华门,西为西华门。北三门分别是拱宸门、宣佑门、宣和门。这六处宫门,均有禁军把守。进出全凭腰牌,守卫森严。

    威宁侯府的马车行驶了半个多时辰之后,在宣和门停下了。

    打点进宫的事有纪泽,小邹氏等人只要坐在马车上安静的等着就行了。约莫一炷香时间,宣和门才开了宫门。

    马车只能停放在宫门外,许瑾瑜随众人下了马车。进了宫门,是高高的宫墙和长长的夹道,似乎一眼看不到尽头,令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就连一向最胆大的纪妤,也竭力放轻了脚步。

    一个穿着浅绿宫装的宫女在宫门内相候。

    这个宫女约莫二十岁,生的长眉细眼,容貌不算很美,却自有一股矜持优雅的气度。绿衣宫女浅笑着走上前来:“贤妃娘娘特意命奴婢前来相迎,请世子和夫人小姐们随奴婢去长乐宫。”

    纪泽温和地一笑:“有劳琉璃姑娘了。”

    琉璃是纪贤妃的贴身宫女,也是纪贤妃的心腹。就算是纪泽,看见琉璃也绝不会怠慢,表现的客气有礼。

    琉璃微微一笑:“这是奴婢分内的事,何来辛苦。”一双妙目有意无意的多看了纪泽一眼,才转身领路。

    许瑾瑜看着琉璃苗条的身影,心中不由得暗暗感慨。

    纪泽这张俊美温和的脸,不知蒙骗了多少女子对他芳心暗许......前世的自己,不也是其中的一个么?

    许徵走在纪泽的身后,趁着众人没注意,迅速的回头看了许瑾瑜一眼。见许瑾瑜安详自若才放了心。

    许瑾瑜留意到兄长的小动作,心里涌起浓浓的暖意。

    ......

    一路安静沉默。宫女太监们来来去去,都是静悄悄的,无人喧哗吵闹。

    到了长乐宫外,众人停下了。琉璃低声吩咐守门的宫女进去通禀,过了片刻,那个宫女回转,在琉璃耳边低语几句。

    琉璃这才含笑对众人道:“贤妃娘娘在正殿里,请诸位随奴婢前去觐见。”

    纪贤妃生了一个皇子一个公主,在后~宫地位仅次于叶皇后。今天是纪贤妃的生辰,宫中各妃嫔纷纷携礼前来长乐宫为她庆贺生辰。

    长乐宫的正殿里,传来阵阵说笑声。

    纪妤平日胆子大,到这个时候却怂了,双腿不自觉的发颤发软。偏偏越是紧张越容易出错,迈进门槛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差点踩中裙角。

    完了!

    纪妤心中一慌。幸好有一只手及时的拉住了她的胳膊,为她稳住了身形,她才不至于当场出丑。

    短短瞬间,纪妤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的看向身侧。

    许瑾瑜神色镇定的收回手。一起进的宫,纪妤出了丑,所有人都会跟着没脸。

    ......

    坐在正殿上首的,是一个华服丽人。

    妆容精致,相貌美丽,风情万千,只有眼角浅浅的皱纹稍稍显露出了年龄。虽已年过四旬,却保养得极好,看着也就三十左右。

    这个女子,正是秦王和安宁公主的生母,纪泽嫡亲的姑母纪贤妃。

    小邹氏第一个上前,恭敬的行礼:“妾身邹氏,给贤妃娘娘请安。”

    许瑾瑜随着纪妧等人一起敛衽行礼。

    前世,她费尽心思才有机会进宫觐见太后,将藏了八年的证据呈在太后面前,报了血海深仇。

    没想到,这一世轻飘飘的就进了宫。

    世事难料,莫过于此。

    自她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很多事都悄然发生了变化。绝不能因为知悉前世的一切就疏忽大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