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九章 进宫(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当天晚上,纪泽也特意回了府。第二天要早起进宫,晚上众人很早就用了晚饭,各自早早歇下了。

    夜半三更,万籁俱静。

    一个颀长的身影悄然出了书房。

    身影步履快而轻,在经过顾氏寝室外时,那个身影忽的顿住了,警戒又疑惑的看了一眼。这深更半夜的,哪来的哭泣声?

    是一个女子的哭声,压抑隐忍,断断续续。寂静的深夜里,这样的声音又是从顾氏的屋子里传出来的,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饶是纪泽心冷胆大,也不由得心跳快了几拍。强自按捺心神,大步走了过去,推开了门。

    咿呀一声,门开了。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门边,声音冷冽:“谁在里面装神弄鬼?”

    掩面哭泣的女子被陡然出现的身影和声音吓的魂飞魄散,反射性地尖叫了起来:“有鬼啊......”

    “闭嘴!”纪泽没好气的瞪了过去。短短三个字,已经足以让他听出半夜躲在顾氏屋子里哭泣的女子是谁了:“这么晚了,你不在屋子里休息,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是世子的声音!

    女子原本颤抖瑟缩害怕,听到熟悉的声音也定了定神,低声答道:“奴婢睡不着,所以才来待会儿......”

    这个女子,正是碧罗。

    没了夜半的咳嗽声,也无需随时醒来伺候顾氏,这样的生活碧罗只觉得空荡荡的,到了晚上整夜的睡不着。这一天晚上实在忍不住,偷偷跑到了顾氏的屋子里。想起顾氏,一时悲从中来,哭了片刻。

    谁能想到,这么巧的就被纪泽逮了个正着。

    世子面热心冷,手段狠辣。浅云居上下谁人不怕。碧罗此时站在纪泽面前,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

    纪泽显然无心和她计较,沉声道:“已经是半夜了,快些回自己的屋子去。想哭你的主子,白天过来,以后晚上不准随意进来。”

    碧罗战战兢兢的应了,行了礼,退出了屋子。

    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碧罗渐渐回过劲来。

    这么晚了,世子不在书房睡下,怎么会跑到顾氏的寝室外?不对,外面的走廊是出浅云居的必经之路,世子是要出去。

    半夜三更的,世子这是要去哪儿?

    碧罗心中掠过无数猜想。她身为顾氏的贴身丫鬟,自然知道一些隐秘的事。比如顾氏的小产很有蹊跷,世子对顾氏的异样冷淡,还有夫人,几乎从不踏足浅云居......

    一个隐晦阴暗的念头陡然掠过脑海。

    碧罗心中一紧,无意识的攥紧了衣襟,俏脸悄然泛白。

    ......

    第二日清晨。

    邹氏早早起了床,亲自去小厨房做了早饭,一脸的喜气洋洋:“徵儿,瑾娘,你们两个快些吃了早饭去汀兰院。别让你们姨母等的着急。”

    管她怎么着急!最好是一气之下不带他们了才好。

    许瑾瑜心里暗暗嘀咕,口中乖乖的应了。小口小口吃着,动作斯文秀气。

    邹氏看在眼里,不免絮叨了几句:“你这丫头,让你快点吃,怎么又吃的这么慢。今天可要进宫呢......”

    许徵最惯着妹妹,很快打断了邹氏:“娘,时候还早,你就别催妹妹了。饭菜这么热,总得慢慢吃。”

    邹氏对许徵言听计从,立刻不吭声了。

    有大哥真好!许瑾瑜心里暖洋洋的,冲许徵甜甜一笑。许徵习惯性的伸出手,揉了揉许瑾瑜的头......

    “大少爷别动!”初夏尖锐的叫了一声。

    许徵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初夏的亲娘是邹氏当年的陪嫁丫鬟,后来做了许徵许瑾瑜兄妹的奶娘。初夏自小陪伴在许瑾瑜身边,在许徵眼中和半个妹妹无异。这么唐突失礼的尖叫,许徵也没生气:“怎么了?”

    邹氏皱了眉头,瞪了初夏一眼:“好好的,怎么忽然尖叫了一声!”

    初夏缩了缩脖子,讪讪地一笑:“奴婢花了好多功夫,才替小姐梳了这个发式。奴婢就是担心大少爷把小姐的头发揉乱了......”

    “揉乱了重新再梳不就行了。”邹氏嗔怪的数落:“时间还早的很,又不急。”

    ......刚才连连催小姐快些吃早饭的人是谁?!真偏心!

    初夏只敢在心里悄悄撇嘴,脸上却不敢露出一星半点,老实地站着听训。

    “瑾娘平日没什么架子,惯的你没大没小的,在主子面前咋咋呼呼的,没点下人的样子。看看人家含翠多沉稳持重......”

    许瑾瑜听不下去了:“娘,初夏刚才也是无心之失,你就别数落她了。再数落她就要哭出来了。今日她可是要随我一起进宫的,眼睛红红的多难看。到时候丢的可是姨母的人。”

    最后一句话,说进了邹氏的心坎里。

    邹氏总算住了嘴。

    耳根终于清静了!

    ......

    早饭后,许瑾瑜兄妹随着邹氏一起去了汀兰院。

    纪妧纪妤都已经来了,各自穿戴的美丽夺目。

    小邹氏今日穿了一袭胭脂色的春裳,妆容精致妩媚,盈盈含笑,宛如一枝盛放的芍药,散发出成熟女子特有的风情。几乎将纪妧纪妤的风头也盖了过去。

    纵然许瑾瑜对她满心厌恶憎恨,也不得不承认,小邹氏确实是天生尤物。

    怪不得纪泽被迷昏了头,竟敢做出和继母私~通的丑事来......

    “世子还没来,我们暂且等一等。”小邹氏含笑说道,打量许瑾瑜兄妹一眼,夸赞道:“你们兄妹今日穿着新衣,果然格外精神。”

    人靠衣服马靠鞍!绣衣阁的名声不是吹嘘出来的,衣料上乘款式新颖,绣工极佳。更何况,兄妹两个本就样貌出色,各自穿了新衣着实令人眼前一亮。

    许瑾瑜美丽温婉不张扬,许徵相貌俊秀斯文,挺拔如竹。

    不知是不是她多心,总觉得小邹氏刚才看许徵的目光有些不对劲......透着一股算计的精光。

    许瑾瑜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戒备。

    一身宝蓝锦袍的俊美青年走了进来。

    纪妧和纪妤一起迎过去,喊了声大哥。小邹氏不便表现的太过热情,一双妙目却亮了一亮。

    纪泽时常进宫,自然没什么可兴奋紧张的,温和地叮嘱众人:“进了宫之后,徵表弟跟在我身边,二妹三妹瑾表妹,你们跟在母亲身边。多看多听少说话,见了贵人要行礼,不可莽撞冒失,丢了我们威宁侯府的颜面。”

    众人齐声应了。

    只有纪妤心中有些不满。

    说到最后一句,盯着她看是什么意思?她是那种莽撞冒失会闯祸的人吗?!

    ......

    ----------------

    今天是老妈生日,得回去陪她,所以只能一更。明天开始都是两更~~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