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八章 登门(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

    许瑾瑜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脑海中掠过一张英俊至极又无比冷漠的男子脸孔。

    前世她只远远见过陈元昭几回,对他的印象仅止于骁勇善战性情冷漠。唯一的交集,就是他为了陈元青前来质问她那一回。

    她曾受过纪泽和小邹氏的羞辱,在田庄的时候,区区一个何妈妈也敢对她冷嘲热讽。她都一一忍了。陈元昭那一番冷厉的诘问其实不算什么。

    没想到,那一幕却出乎意料的铭记于心,时隔十年依然历历在目。

    或许是因为在之后,陈元昭就在宫中遇袭身亡的缘故吧!也或许是因为伤心陈元青的死,连带着她对陈元昭的记忆也深刻了起来。

    短短几年内,太子被刺杀,秦王犯上作乱被赐了毒酒,一向低调的魏王和年幼的楚王争夺皇位,最终登上皇位的竟是楚王。

    陈元昭是楚王嫡亲的表哥,也是楚王争夺皇位时最忠心的支持追随者。谁能想到,楚王继位未满三个月就对陈元昭下了毒手?

    还是诛九族的谋逆重罪!

    陈元昭到底是否做过谋逆的事,许瑾瑜不敢妄言。可怜安国公府上下百余口人,俱被牵连其中。陈元青也没能幸免。

    想到这些,许瑾瑜的心里忽然异样的沉重。

    她不想陈元青重蹈覆辙,可是......她又能做些什么?

    堂堂安国公府,因为一句谋逆就彻底覆灭。威宁侯府再风光又能如何,因为她递送的证据,太后震怒之下,便能让威宁侯府满门被斩!

    在至高无上的皇权面前,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微弱太渺小了......

    “二表哥自小就待在军营里,这几年一直领兵在外征战,待在京城的时间少之又少,连终身大事也被耽搁了。”纪妧的声音打断了许瑾瑜的思绪:“此次回京,总该多待一阵子,至少也该定亲成家了吧!”

    时下男子盛行早婚,十六七岁成亲的比比皆是。陈元昭年已二十还未娶亲,在大燕朝来说已经算是很迟了。

    陈元青笑道:“是啊,大伯母时常念叨着二哥的亲事。这次回京,肯定会忙着操持他的终身大事了。”

    小邹氏笑着接过话茬:“陈二公子出身高贵,年少俊彦,不知哪一位府上的千金能有幸做安国公府的二少奶奶。”

    纪泽容貌俊美风度翩翩,又得圣眷,是京城勋贵公子里的佼佼者。这位陈二公子,比起纪泽来甚至更甚一筹。纪泽有一个做贤妃的姑母,陈元昭的亲姨母可是当今皇后。当年老安国公一手创立的神卫军也尽数在他手中。

    年纪轻轻手握重兵,骁勇善战无人能及,堪称大燕最年轻最英勇的武将!

    虽说安国公尚未请立世子,不过,这安国公世子的位置,迟早都是陈元昭的。

    出身高贵家世傲然相貌英俊前程似锦。这样一个男子,当然不愁亲事。需要发愁的,是那些暗中恋慕陈二公子的闺秀千金们。

    结亲一事一般总得由男方主动,安国公府迟迟没为陈元昭定下亲事,引的众少女翘首期盼,可惜左等右等也没等来陈家登门提亲。

    陈元青自幼就和陈元昭亲近,生平最钦佩最信服的人也是这位二堂兄。提起陈元昭话立刻就多了:“......二哥每次回京,在府里待不了几天就会回军营。大伯父大伯母想和他多说几句话,根本就见不到他人影......”

    许徵对这位传说中的陈二公子也充满了好奇,不自觉的竖长了耳朵。

    许瑾瑜却听的心不在焉。

    陈元昭此时确实风光,可惜几年后落了个乱箭身亡的凄凉下场。个中内情,她虽然不清楚,却能想见必定是一场血雨腥风的阴谋算计。

    她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陈元青像前世一样被陈元昭连累。可陈元青是陈家人,和陈元昭有割舍不断的血缘关系。只要陈元昭出事,陈元青必然受牵连。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救陈元青?

    一只手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耳畔响起纪妧略有些嗔怪的声音:“......瑾表妹,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我叫了你几次你都没反应。”

    许瑾瑜回过神来,掩饰地笑了笑:“没什么。”

    陈元青一边说话,一边不忘偷瞄许瑾瑜一眼。前两次到纪府来,连她的面都没见着。今天真是好运气......

    纪妤见陈元青频频看向许瑾瑜却未留意自己,心里酸水直冒。她不甘被忽略,抬高了音量说道:“元青表哥,明日贤妃娘娘生辰,我们要进宫为娘娘庆贺生辰呢!”

    陈元青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过来:“哦?明天竟是贤妃娘娘的生辰吗?”

    那双黑亮的眼睛正看着她。

    纪妤心里喜滋滋的,语气里有几分激动:“是啊,我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回进宫呢!”

    “明日瑾表妹和徵表弟也会随着我们一起进宫。”纪妧含笑接过了话茬:“元青表弟,你下午和徵表弟去书会可别太久了,让他早些回府休息。免得耽搁了明天进宫。”

    陈元青忙笑着应了。

    ......

    午饭后,许徵随陈元青一起去了书会。

    许瑾瑜随邹氏回了引嫣阁。

    初夏捧着新衣和首饰,在许瑾瑜耳边聒噪。

    “小姐,你也试一试,看哪一身新衣更好看,留着明日进宫的时候穿。这边还有两套头面首饰,也得试着戴一戴......”

    许瑾瑜却兴致缺缺:“不用了,明日就穿秋香色的那条好了。首饰就戴那一套赤金镶宝石头面。”

    “不试试怎么行。”邹氏嗔怪地说道:“进宫的机会多难得,明日会见到贤妃娘娘和宫里的贵人,或许还有机会见到皇后娘娘。穿戴万万马虎不得。快些来试试。”

    亲娘发威,许瑾瑜只得乖乖的换衣打扮。好在只有两身新衣和两套首饰,换起来也不算麻烦。

    邹氏细细权衡比较一番,笑道:“浅粉色的显得娇嫩一些,不过,却不及秋香色的好看。还是穿这条秋香色的衣裙好了。两套头面首饰各有千秋,赤金镶宝石的更活泼一些。”

    ......折腾了半天,还不是和她之前选的一样!

    选定了衣物首饰之后,邹氏特意叫了含翠上前问话。

    “你今年多大了?是府里的家生子,还是卖身进府的丫鬟?往日在夫人身边都做些什么?”

    含翠一一作答:“奴婢今年十六,当年是和含玉一起卖身进府的。奴婢不及含玉心灵手巧,很少做贴身伺候的事。平日管着夫人的箱笼。”

    态度沉稳,说话规矩,看着就觉得老实可靠。又是替小邹氏管过箱笼的,做事肯定周全仔细。

    邹氏越看越满意,含笑说道:“你日后在瑾娘身边好好做事,我也不会亏待了你。”

    含翠稳稳地应道:“夫人将奴婢赏给了小姐,奴婢一定尽心尽力做事,绝不敢有半点怠慢。”

    许瑾瑜瞄了含翠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口中却淡淡笑道:“姨母特意赏给我的人,当然是好的。不过,我习惯了初夏贴身伺候,你暂时就替我管着衣物箱笼吧!”

    含翠恭敬地应下了。

    ......

    -------------

    铺垫了这么久,接下来几章就是进宫了~~一号就要上架了,我心里前所未有的紧张。因为这本新书的收藏点击都很好,所以压力很大,总担心上架的时候订阅不够好~o(╯□╰)o~~我原本计划上架两更,每更两千字~不过,这几天存稿,总觉得两千字内容太少。所以还是更三千字的章节,尽量每天都两更~希望书友们能多多支持正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