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六章 新衣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一晃十天过去。

    绣衣阁的王掌柜亲自送了衣物到侯府。

    王掌柜一张白胖的圆脸上浮着殷勤的笑容:“......夫人,贵府定制了这么多衣物,小的特地命绣衣阁的所有绣娘日夜赶工,总算没延误时间,赶着今天送来了。请夫人和小姐们一一过目。”

    边说边吩咐伙计们打开几个包袱。

    两身竹青色的锦袍是许徵的,两身色泽淡雅款式新颖的罗裙是许瑾瑜的,纪妧也做了四身新衣。

    堆积如山的衣裙是纪妤的。

    ......对比实在太强烈了!

    纪妤只觉得众人都在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俏脸火辣辣的,不由得狠狠瞪了许瑾瑜一眼。

    如果不是许瑾瑜故意坑她,她怎么会丢这么大的人?

    许瑾瑜回了一个无辜的笑容。

    纪妤心里的火气蹭蹭直冒。自那一天过后,她和许瑾瑜又冷战了数天。可恼的是,许瑾瑜根本没有主动修好的意思。这些日子倒是和纪妧走的很近。

    这就更让纪妤恼火了。

    纪妧对她这个亲妹妹没什么好脸色,倒是和许瑾瑜这个外人走的近乎!听说纪妧做了梅花糕之后都会送给许瑾瑜一份。今日两人还亲昵的站在一起,她倒成了被孤立的那一个......

    纪妤越想越气恼,又瞪了许瑾瑜一眼。

    不过,碍着之前的教训,不敢再随意出言挑衅就是了。

    许瑾瑜将纪妤的忿然看在眼底,心中一阵快意,笑着张口道:“妤表妹,你做了这么多漂亮的新衣,快些给我瞧瞧,让我也开开眼界。”

    明日就要进宫了。这个时候倒是知道来巴结示好了。

    纪妤自觉争回了一口气,从鼻子里傲慢的嗯了一声,吩咐身边的丫鬟:“紫月,去把新衣都拿过来,让瑾表姐看一看。”

    紫月略有些讪讪地应道:“可是,奴婢只怕抱不动这么多的衣服。”

    纪妤:“......”

    听着众人忍俊不禁的轻笑声,纪妤恼羞成怒,瞪了紫月一眼:“你是猪脑子吗?谁让你抱所有衣服了,你不会挑几件特别好看的吗?”

    紫月平日被纪妤骂惯了,倒也没怎么羞愧,乖乖地应了一声。

    紫月个头不高,身段玲珑,一张圆圆的小脸也算清秀。

    走到那一大堆衣裙边,只看了一眼,紫月又发愁了:“小姐,这些衣裙都是用上好的衣料制成,绣工也好。奴婢一眼看过去,实在看不出哪些是特别好看的。”

    纪妤:“......”

    许瑾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笑声似会传染一般,众人都跟着笑了。

    就连小邹氏也笑了起来。

    纪妤气的吃了紫月的心都有了,咬牙道:“蠢死了!就拿上面几件。”害的她在众人面前出了丑!回去非臭骂她一顿不可。

    紫月伺候纪妤两年,对纪妤的脾气十分熟悉。见纪妤露出咬牙切齿的神情,不由得苦了脸。

    完了,回去又要挨骂了。

    紫月很快捧来了衣裙到许瑾瑜面前。离的这么近,许瑾瑜清楚的看到那张小圆脸上“诶真倒霉又要被臭骂一顿”的神情,不由得莞尔。

    纪妤刁蛮骄纵蠢笨,半点都不讨喜。身边的丫鬟也有些呆呆的,不算机灵。

    这算不算有其主必有其婢?

    不过,说来也奇怪了。小邹氏为什么不给纪妤挑一个聪慧伶俐的,反而派了这么一个傻乎乎的丫鬟?

    许瑾瑜一边欣赏新衣,赞美之词随口而出。

    纪妤一开始还绷着脸,听着听着虚荣心发作了,唇角翘了起来,眼里得意的笑容遮都遮不住。紫月见状偷偷松口气。只要小姐心情好了,或许回去就不会骂人了。

    许瑾瑜暗暗失笑。

    她总算能明白小邹氏的良苦用心了。

    纪妤这样的性子,身边确实不宜有太过伶俐的丫鬟。否则,岂不是显得主子太蠢了!

    ......

    许瑾瑜将纪妤的新衣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纪妤的唇角也越扬越高。

    纪妧也忍不住凑了过来细看。

    绣衣阁的衣料都是上好的,款式是京城最流行的,绣工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做出来的衣裙当然好看——可也没好看到许瑾瑜说的地步吧!

    纪妧冲许瑾瑜询问地挑了挑眉。

    许瑾瑜俏皮地眨眨眼。

    明天就要进宫了,还是和纪妤缓和一下关系为好。不然,以纪妤不分轻重的性子,若是在宫中闹腾起来,可就难看了。

    纪妧心思敏锐细密,很快便会意过来,暗暗失笑不已。心中不免又是一阵唏嘘。这么聪慧又讨喜的许瑾瑜,为什么偏偏是小邹氏的娘家侄女?

    这些日子以来,两人相处的颇为投缘。可惜许瑾瑜的身份摆在那儿,再投契也会下意识的保持些距离......

    “妤表妹,这些新衣都这么好看,明天你打算穿哪一件?”许瑾瑜笑眯眯的问道。

    纪妤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我也没想好呢!”

    许瑾瑜略一思忖,挑了一条蜀锦做的罗裙出来,笑着建议:“蜀锦色泽艳丽,穿着一定醒目好看。妤表妹若是信得过我的眼光,不妨试试这一条罗裙。”

    纪妤有些犹豫。

    “要不然,妤表妹现在就换上,让大家伙儿都瞧瞧。”许瑾瑜简直像是纪妤肚里的蛔虫,将纪妤心中想的都说了出来:“若是大家都夸好看,明日就穿着一条。不然,就另换一身新衣。”

    对着这么善解人意的可人儿,任谁也发不出脾气来了。

    纪妤笑着嗯了一声,接过衣裙,喜滋滋的去了后堂换上。片刻后,穿了一身新衣的纪妤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俱觉得眼前一亮。

    纪妤长的不像小邹氏,更像威宁侯。俏丽中透着几分英气,少了几分女儿家的柔婉。色彩斑斓的蜀锦巧妙的遮掩了这一缺憾,衬托出了纪妤的俏丽明媚。

    “娘,我穿着这一身好不好看?”纪妤一脸期待的看向小邹氏。

    小邹氏宠溺的笑道:“当然好看。明日就穿着这一身进宫吧!首饰我也替你挑好了。”

    邹氏在一旁凑趣:“妤姐儿穿着这一身新衣,美的像天上的仙女似的,我都舍不得移开视线了。”

    “是啊!我第一眼就觉得妤表妹穿这身衣裙一定最好看。”许瑾瑜笑盈盈地附和。

    纪妤被夸的心花怒放,对许瑾瑜的怨怼也消散了大半。

    王掌柜一直陪笑着站在一旁,此时也不免说了一通夸赞的话。小邹氏和颜悦色的笑道:“这一次辛苦王掌柜了。含玉,你领着王掌柜去领银子。”

    含玉笑着应了声是。

    王掌柜忙谢了恩,抬头的时候,正巧迎上了许瑾瑜微笑和善的目光。

    王掌柜反射性的回了个殷勤的笑容。

    他常年和各府的女眷们打交道,娇养在闺阁里的千金闺秀也见过不少。家世好才貌出众的少女,大多有几分傲气。偶尔有脾气温和的,也不会刻意对他这么一个普通掌柜释放善意。这位许家小姐,倒是难得一见的温和友善。

    许瑾瑜目送着王掌柜离开,很快收回了目光。

    小邹氏看了过来,亲切的说道:“瑾娘,你身边只有一个丫鬟初夏伺候,人手未免单薄。前些日子我一直忙碌,竟忽略了此事。明日要进宫觐见贤妃娘娘,总得多带一个丫鬟。时间紧促,也来不及让牙婆子领人来让你挑了。我院子里的含翠先给了你。”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青布衣裙的丫鬟走了出来:“奴婢含翠,见过小姐。”

    含翠......

    许瑾瑜笑容微微一顿,旋即若无其事的笑道:“快些免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