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五章 离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几日未见,顾采苹似是清瘦了一些,精神倒是不错。见了纪妧和许瑾瑜,神色间毫无异样,主动的打了招呼。

    仿佛几日前花园假山旁尴尬的一幕从未发生过。

    这个顾采苹,姑且不论心计如何,这份脸皮厚度已经远胜常人了。

    论演技,许瑾瑜当然不会输给顾采苹,一脸关切的问道:“采苹姐姐,你的脚伤已经好了么?”

    “我也正想问一问呢!”小邹氏接过了话茬,摆出一副亲切温和的长辈面孔来:“姑娘家的容貌和身体都是顶顶要紧的,扭伤了脚就得好生养着,万万不能逞强。”

    顾采苹羞涩的应道:“多谢瑾表妹和伯母关心。我的脚伤已经彻底好了。这些日子一直住在侯府,给伯母添麻烦了。今日我是特地来向伯母辞行的。”

    果然是要回顾家了!

    小邹氏心中一松,假惺惺的挽留:“何必急着回去,再住些日子也无妨。正好和妤儿作伴。”

    纪妤憋了半天没说话,此时总算找到机会插嘴了:“娘,我一个人住在清芷苑挺自在的,不用人陪。”

    小邹氏:“......”

    顾采苹:“......”

    许瑾瑜努力忍住笑。

    生平第一次觉得纪妤不分场合的刁蛮骄纵也挺好的。看看,顾采苹的面色多尴尬,小邹氏的面色多精彩。啧啧!

    小邹氏强忍住瞪纪妤的冲动,咳嗽一声说道:“妤儿还小,说话不知轻重。顾四小姐可别见怪。”

    顾采苹巴不得找个台阶下,忙挤出笑容:“我在清芷苑叨扰多日,麻烦妤妹妹之处甚多。我已经命人收拾好了衣物行李,今日就会回顾家了。”

    总算是肯走了!

    纪妤在小邹氏不悦的目光下,将这句话忍了回去,没什么诚意的说道:“顾四姐姐日后若是有闲空,不妨到侯府来住些日子。”

    这么明显的敷衍,顾采苹却像没听出来似的,欣然笑道:“那我日后可就常厚颜来打扰了。”

    众人:“......”

    顾四小姐,你的脸皮还能再厚一点企图心还能再明显一点吗?你就没看出侯府上下其实没人欢迎你吗?

    ......

    顾采苹待了片刻,很快起身告辞。

    小邹氏身为长辈,无需亲自送一个晚辈,随口吩咐道:“妤儿,妧儿,瑾娘,你们代我送一送顾四小姐。”顿了顿,又别有用意的看了碧罗一眼:“碧罗,你也去送一送四小姐。若是有什么话要带给你家人,正好可以托付给顾四小姐。”

    碧罗不敢直视小邹氏,垂着头应下了。

    许瑾瑜一行人送了顾采苹出府。

    论关系,自是纪妧和顾采苹最亲近。可惜顾采苹的种种行径,着实让人瞧不上,纪妧一路上也没和顾采苹说什么话。

    纪妤就更不用说了,一脸送瘟神的表情。

    顾采苹心中羞恼不已,暗暗咬牙。

    哼!等她将来嫁到侯府来,再和纪妤慢慢算账......

    许瑾瑜反而出乎意料的亲切,握着顾采苹的手说道:“这些日子因为表嫂病逝,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没能好好招呼顾四姐姐。等过了这一段日子,顾四姐姐再来侯府做客。”

    ......许瑾瑜也不过是寄住在侯府里的客人,在她面前有什么资格摆出主人的架势来。

    顾采苹心中不屑的轻哼,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就是瑾妹妹不说,我也会常来的。”

    许瑾瑜没有错过顾采苹眼底的挑衅和不善,心中不由得好笑。

    顾采苹实在是弄错了状况。她可没打算成为顾采苹的情敌。正好相反,她会全力帮助顾采苹达成心愿。

    无情无义心狠手辣的纪泽,不知廉耻满心算计的顾采苹,不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顾采苹和众人一一道了别,眼角余光瞄到了垂头不语的碧罗,心里一动,神色自若地说道:“碧罗,我就要回顾府了,你难道没有话要带给你爹娘和你弟弟吗?”

    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却令碧罗全身一颤。

    她是顾家的家生子,爹是田庄管事,娘是厨房采买,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弟弟,如今做了顾老爷的书童。

    她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前程未来甚至性命,却不能不在乎家人......四小姐这么说,就是要提醒她这一点。

    碧罗定定神,恭敬的应道:“多谢四小姐的美意。四小姐若是见了奴婢的爹娘和弟弟,烦请告诉他们一声,奴婢在侯府一切都好,他们无需挂念......奴婢也盼着他们平安无事。”

    说到最后一句,碧罗忍不住抬头,目光中有一丝恳求。

    顾采苹笑了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安心留在浅云居,好生照看大姐的屋子。至于家人,你不用忧心。有我在,顾家上下没人敢欺负他们。”

    碧罗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奴婢先谢过四小姐了。”

    顾采苹扯了扯唇角,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启动,木轱辘发出咯吱的声响。

    碧罗默默地在原地,目送着马车远去直至不见,唇角勉强堆积的笑意一点一点地淡了下来。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在心中蔓延。

    为人奴婢,身不由己。纵然心中不情愿,又岂能逃得过主子的手掌心?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碧罗的思绪:“碧罗,你近来又消瘦又憔悴,面色也不太好看。是不是有谁刁难你了?若是有,只管告诉我,大嫂不在了,由我替你做主呢!”

    碧罗回过神来,引入眼帘的是纪妧关切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暖。

    二小姐出了名的性情冷淡,此时肯纡尊降贵过问区区一个丫鬟是否受了委屈,自然是爱屋及乌的缘故。也不枉世子妃生前待二小姐这么好。

    只可惜,就算是二小姐也无法为她撑腰做主......

    碧罗打起精神,故作轻快地应道:“多谢二小姐美意。还请二小姐放心,奴婢在浅云居这么多年,如今虽然是何妈妈主事,也不至于刁难奴婢。”

    纪妧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何妈妈本就是个媚上欺下的刁奴,又有小邹氏在身后撑腰,若是成心刁难,碧罗在浅云居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不然,才短短几日,碧罗怎么就瘦成了这样?

    纪妧也不多说,心里却打定了主意。找个机会敲打何妈妈一番。

    许瑾瑜将碧罗的微妙反应尽收眼底。

    顾采苹临走前的那番话,分明是在用家人要挟碧罗。

    可怜的碧罗,为了家人不得不妥。

    以顾采苹的性子,命碧罗做的,无非是暗中搜集侯府里的消息,尤其是和纪泽有关的事.....

    当然了,许瑾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顾采苹在此时就对她生出了戒心和敌意。顾采苹暗中吩咐碧罗的第一件事,就是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

    -----------------

    越来越讨厌顾四了~

    [bookid=3083113,bookname=《美人多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