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四章 碧罗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纪泽在府里又待了三日。到了第四天的早晨,吃了早饭后便去了军营。

    此时,顾氏的头七也过了。灵堂撤了,下人们恢复了平日的穿戴。只有碧罗还坚持穿着素服为顾氏守孝。

    浅云居里没了女主人,日常琐事总得有人打理。小邹氏当仁不让的接管了浅云居。

    小邹氏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自顾氏进门的那一天开始,就成了小邹氏的心头刺。如今这根刺终于彻底的拔除,浅云居也落入她的手里。心中实在快意。

    纪妧纪妤许瑾瑜坐在一旁,邹氏陪着小邹氏闲话:“......浅云居原本是由顾氏打理,如今顾氏走了,这些琐事都落到了妹妹身上。妹妹着实辛苦。”

    小邹氏按捺住心底的自得喜悦,叹口气:“这都是我分内的事,也谈不上什么辛苦。”

    ......装模作样!盼这一天不知盼多久了!

    许瑾瑜心中冷笑一声,面上露出关切的神色:“姨母可一定要保重身子,千万别太过操劳了。”

    小邹氏含笑点头:“放心好了,侯府里这么多管事婆子,事情自有她们去做,我不过是每日做些安排,累不到哪里去。”

    何止是不累,简直就是乐在其中。

    许瑾瑜释然的笑了一笑:“这样就好。不然,我还真为姨母忧心呢!姨母毕竟也有三旬了,精力总比不得年轻时候。凡事还是小心为好。”

    ......什么叫年轻时候?

    她现在很老吗?

    小邹氏的笑容僵了一僵。

    但凡是女子,谁都不乐意被人说自己老。尤其是小邹氏,平日自诩保养得宜容貌美丽风情万千,即使站在继子身边,也看不出她比纪泽年长五岁。

    这话,简直就是戳小邹氏的心窝!

    许瑾瑜似是察觉到失言了,忙又说道:“姨母,我绝没有说你老的意思。你虽然有三十岁了,可看起来却年轻貌美,最多二十七八岁的模样......”

    小邹氏的脸都快黑了。

    邹氏急的连连冲许瑾瑜使眼色。这丫头,平日聪慧可人,最会说话。今天这是怎么了?句句都在找小邹氏的不痛快?

    许瑾瑜留意到了邹氏频频眼神,不怎么确定的小声道:“娘,你一直向我使眼色做什么。我说错什么了么?可是,我刚才说的句句都是真心话。姨母看起来确实不显老嘛!”

    邹氏:“......”

    小邹氏:“......”

    邹氏咳嗽一声,硬生生地扯开话题:“妹妹,你派了何妈妈去浅云居,那碧罗要怎么办?”

    小邹氏努力平复心绪,随口说道:“碧罗是顾氏的陪嫁丫鬟,如今顾氏去了,总不好将碧罗留在侯府。我打算放她回顾家,也免得耽搁了碧罗。”

    说着,便吩咐身边的丫鬟:“去把碧罗叫来。”

    一旁的丫鬟应了一声,匆匆地去了浅云居。

    ......

    很快,碧罗便来了。

    碧罗这几天心事重重,整个人消瘦的厉害,原本圆润的下巴变的尖尖的。白色的衣裙穿在身上,显得有些宽松。

    小邹氏打量碧罗一眼,淡淡说道:“碧罗,几天不见,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碧罗勉强一笑:“奴婢这几日没什么胃口,所以瘦了一些。”

    小邹氏对碧罗的胖瘦毫不关心,很快便说起了正事:“碧罗,你是顾氏从顾家带来的人,如今顾氏走了,你不必留在侯府,可以回顾家。”

    一看到碧罗,不免想到顾氏。还不如打发回顾家。

    碧罗的反应却出乎小邹氏意料。

    只见碧罗苍白着脸跪下了:“夫人,碧罗不想回顾家,只想留在浅云居里,还请夫人成全。”

    不想走?

    小邹氏眸光一闪,似笑非笑的张口:“这倒是奇怪了。我肯放你回顾家和家人团聚,你怎么反倒不肯回去了?”

    碧罗满心苦楚,却半个字都不能透露,只低声道:“奴婢随世子妃在府中八年,早已将侯府当成了自己的家。更何况,世子妃故去之后,屋子总得有人帮着照料。奴婢想留在浅云居,恳请夫人答应。”

    说着,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额头迅速的红了一片。

    小邹氏没有立刻答应,紧紧地盯着碧罗,目光锐利,似要看透碧罗的心思:“你想留在浅云居,只是为了照料顾氏的屋子?”

    碧罗低低的应了声“是”。

    小邹氏唇角扯起一抹冷笑。

    只怕未必吧!

    威宁侯府的内宅是她的天下。顾采蘋私下里做的那些小动作,当然瞒不过她的耳目。这三天里,顾采蘋召碧罗去了两回。

    有什么样的事,需要用得上碧罗?

    顾采蘋那点心思和算计,浅薄的可笑!

    小邹氏正待毫不留情的拒绝碧罗,一直沉默的纪妧忽的张口求情:“母亲,就留下碧罗吧!她伺候大嫂这么多年,由她来照看大嫂的屋子最合适不过。”

    纪妧和顾氏来往密切,和碧罗也颇为熟稔。此时见小邹氏要撵碧罗回府,纪妧心中颇觉得不是滋味。

    纪妧难得张口,小邹氏也不好不给几分颜面,不怎么情愿地应道:“也罢,既是妧姐儿为你求情,你就留在浅云居吧!”

    碧罗松口气,感激的看了纪妧一眼,磕头谢恩:“奴婢谢过夫人,谢过二小姐。”

    小邹氏不冷不热的应道:“好了,你先起身吧!别总跪着了。”

    碧罗起身后,默默地站到了一旁。

    许瑾瑜看了垂头不语的碧罗一眼,心里不由得暗暗叹息。

    碧罗对顾氏忠心耿耿有情有义,正如初夏待她一样。可惜顾氏死的太早了,碧罗在侯府里没了依靠,又被心思不正的顾采蘋逼着做了一些不愿做的事。后来被小邹氏暗中动手害死了。

    当年的她从未记恨过碧罗,如今的她,看着碧罗更多了几分怜悯。

    “启禀夫人,顾四小姐来了。”含玉笑着来禀报。

    顾采蘋连着几天没露面,今日忽然过来,会是为了什么?

    许瑾瑜眸光微闪,很快就猜出了顾采蘋的来意。小邹氏显然也想到了,唇边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快些请顾四小姐进来说话。”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