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三章 威逼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顾氏的病逝,对忠心的碧罗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这几日,碧罗病了一场,形容憔悴消瘦,穿着素服,头上戴了一朵白色的绢花。看来颇有几分楚楚动人的风韵。

    碧罗上前行礼:“奴婢见过四小姐。”

    顾采蘋已经收敛了所有的嫉恨,至少表面看来平静了不少:“我在侯府最多再留三四天,就会回顾府。日后你在侯府里,要机灵一点。”

    机灵一点?

    这是什么意思?

    碧罗一怔:“奴婢愚钝,不明白四小姐的意思。”

    顾采蘋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姑娘家的矜持了,直截了当地吩咐:“你在侯府待了八年,一定很熟悉侯府里的情形。我要你留意许瑾瑜的一动一静,将她所有的事都暗中记下,定期派人送信给我。”

    碧罗一惊,霍然抬头。

    四小姐为什么要让她盯着许二小姐?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是她想的那样!世子妃刚过世,四小姐断然不会这么快就动了心思......

    顾采蘋接下来的话,让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碧罗彻底死了心:“碧罗,你是大姐身边最亲信的人。如今大姐过世了,你也该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打算一番。一年孝期过了,姐夫就会续弦。新妇一旦过了门,你肯定没什么好日子过。只有我会重用你......”

    其余的话不用再多说了。

    就算再笨,也能听出顾采蘋的话中之意。

    碧罗脸庞苍白,半晌才低声道:“四小姐,奴婢是顾家的家生子,自小就伺候大小姐。如今大小姐过世了,奴婢再没有半点别的心思,只想好好地留在浅云居里,安安分分地过日子。”

    ......她竟然婉言拒绝了自己的招揽?!

    顾采蘋又气又怒,狠狠地盯着碧罗:“碧罗!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的卖身契不在我手里,可你别忘了,你的家人还在顾家。”

    碧罗攥紧了衣袖,俏脸惨白。

    耳边响起顾采蘋的声音:“你今晚回去好好想一想,等想明白了,明日再来见我。”

    碧罗机械地行礼告退。

    顾采蘋独坐良久,面色变幻不定,低声自言自语:“许瑾瑜,我顾采蘋看中的东西,你休想抢走!”

    ......

    回到浅云居后,碧罗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轻轻推开了顾氏寝室的门。

    自从顾氏小产后,便独居一室。纪泽极少踏足这间屋子。顾氏走了,屋子里依然有挥散不去的药味。

    碧罗看着床榻,仿佛顾氏像往昔一样躺在那儿,用软弱无力又温柔的声音喊着碧罗......

    小姐!

    你为什么这么早就走了?

    老天对你实在不公!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却错嫁了丈夫,早早病逝。

    你尸骨未寒,四小姐就开始谋算世子妃的位置,还逼着奴婢为她做事,否则就要对奴婢的家人不利。

    小姐,奴婢该怎么办......

    泪水不停的涌出眼角,模糊了视线。碧罗哆嗦着用袖子擦眼泪,没等眼泪擦干净,脸上又多了新的泪痕。

    碧罗颤抖着用双手捂住脸,隐忍压抑的低低哭泣起来。

    ......

    这一夜,彻夜难眠的人不止是顾采蘋和碧罗。

    含玉站在小邹氏的寝室外。暗夜遮掩住了她秀美的轮廓,紧张又警戒的目光显得异常明亮。

    隐隐约约的低喘和呻~吟声从门内传了出来。

    含玉这几晚听的几乎麻木了,也没了恨不得捂上耳朵的冲动。

    世子妃一死,世子和夫人更少了几分顾忌。除了她这个贴身丫鬟守门放风,外面自然少不了世子的暗卫。知悉这个秘密的人其实不算少,可又有谁敢诉之于口?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动静才消停下来。

    黑暗中,小邹氏的声音娇媚的响起:“玉堂,你今日为什么忽然决定要带许徵兄妹进宫?”

    纪泽凑在小邹氏耳边低语数句。

    小邹氏恍然,轻笑一声:“原来你打着这个主意。我还觉得奇怪呢,好端端的,你怎么会忽然想起要提携他们兄妹......”顿了顿,又不无酸意的说道:“你是不是看中许瑾瑜那个丫头了?”

    不然,怎么会陪着许瑾瑜逛园子,又一起在沉香阁吃晚饭?

    纪泽漫不经心的应道:“当然不是。将来我总得续弦,免得惹人疑心。娘家没什么依靠,性子柔顺好拿捏,许瑾瑜不正合适吗?而且,她还是你的亲侄女,日后不管怎么样,总跳不出你的掌心。你肯收留许家母子,不就是打着这个主意?”

    温和从来只是纪泽的面具。年纪轻轻就手握兵权深得帝心,靠的绝不只是威宁侯世子的名头。

    真正的纪泽,精明深沉,手段狠辣无情。

    小邹氏被说穿了心思,也不否认:“我原本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不过,这些日子看着,她可不像大姐说的那样柔顺温婉。”

    反应敏捷,聪慧冷静。话虽然不多,每次一张口,总能说的人哑口无言。

    纪泽不以为意的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今日留意她许久,确实不算蠢笨,却温柔静默,懂礼本分。比起顾采蘋要强多了。”

    提到顾采蘋,纪泽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轻蔑和厌恶。

    顾氏知书达理温柔贤惠,怎么会有那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妹妹?

    “顾采蘋赖在府里不走,还不都是为了你。”小邹氏轻哼一声,语气酸溜溜的:“你还是快些回军营吧,也免得人家总惦记着你不肯回去。”

    纪泽低笑一声:“好,我听你的,明天就回军营去。”

    小邹氏却又舍不得了:“明天就回么?你难得有机会告假,还是在府里多待几天好了。”

    纪泽暧昧的调笑:“一会儿催着我回军营,一会儿又让我留在府里。母亲到底是什么心意,不妨说清楚了,也免得儿子误会......”

    边说边动作起来。

    黑暗中,响起了小邹氏急促的喘息声,一声声“玉堂”甜腻妩媚。

    ......

    隔日清晨,小邹氏起的比平日迟了一些。

    她本就生的美丽妩媚,丰润的唇角含笑,眉宇间浮着餍足和慵懒。散发出成熟妇人特有的妖娆风情。

    含玉谨慎的伺候小邹氏梳妆。当看到小邹氏耳侧可疑的痕迹时,含玉面不改色,用厚厚的脂粉涂抹遮掩,又拿了件领口高的衣服来伺候小邹氏穿上。

    小邹氏对含玉的知情识趣十分满意,随手拿起一支沉甸甸的金钗赏给了含玉。

    含玉不敢推辞,恭敬的谢了恩:“奴婢谢夫人厚赏!”

    小邹氏若有所指的说道:“你做事周全仔细,伺候的好。这金钗是你应得的。”顿了顿,又笑道:“你自打进了府之后,就一直在我身边伺候。这几年,我从未亏待过你。只要你对我忠心,将来自有你的好处。”

    这是小邹氏行事的一贯风格。暗中威逼,明着利诱。

    含玉能搏得小邹氏另眼相看,当然也有几分本事,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应道:“能伺候夫人,真是奴婢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奴婢什么好处也不要,只想一辈子伺候夫人。”

    只要小邹氏还有用得着她之处,她的性命就无大碍。要是她打着离开小邹氏身边的念头,只怕也活不长久了......

    小邹氏扯了扯唇角。

    含玉倒是机灵,借着这样的机会表明了忠心。

    一个丫鬟罢了,卖身契捏在自己手里,谅她也翻不出风浪来。

    ......

    --------------

    碧罗和含玉性格不同命运不同,却各有可怜之处~

    PS:推荐朋友糖拌饭的新书,重生梧桐花开~温馨有爱的重生励志文,文笔优美,非常好看。感兴趣的亲可以看一看,下面就有链接~

    [bookid=3489119,bookname=《重生梧桐花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