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八章 图谋(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瑾娘,你在想什么呢?”邹氏嗔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叫了你几声你都没应。”

    许瑾瑜回过神来,掩饰地笑了一笑:“没什么,我是在想,不知道姨母特地叫我们过去是为了什么事。”

    邹氏笑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她也满腹好奇呢!

    许瑾瑜却道:“等一等,我先回屋拿些东西。”

    邹氏一怔:“你要去拿什么?”

    “这些日子我绣了几个帕子,正好趁着现在带过去,送给妤表妹妧表姐。”许瑾瑜很快恢复如常,含笑说着。

    女儿这么懂事,邹氏心中十分欣慰。

    许瑾瑜很快取了帕子来,母子三人一起去了汀兰院。

    各自见了礼之后,小邹氏和颜悦色地笑道:“大姐,你们来的正好,我有件要紧的事和你商议。还有半个月,就是贤妃娘娘的生辰。按着往年的惯例,我们会进宫为娘娘祝寿。难得徵儿和瑾娘也在府里,我想带上他们两个一起进宫......”

    什么?

    要带许徵许瑾瑜一起进宫?

    邹氏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满脸喜色地起身道谢:“这可实在感激不尽。”进宫的机会可实在难得。说不定还有机会觐见天颜!

    没想到小邹氏竟肯这般提携自己的一双儿女。

    小邹氏笑吟吟地说道:“大姐说这话可太过见外了。徵儿是我嫡亲的侄儿,瑾娘是我的亲侄女。我这个姨母,哪有不盼着他们好的。”

    邹氏喜上眉梢,许徵听闻有机会进宫,也不禁精神一振。

    许瑾瑜却暗暗一惊。

    前世纪贤妃生辰,小邹氏可没带他们兄妹进宫。这一世为什么会出现了偏差?看着母亲和兄长高兴的样子,许瑾瑜默默的咽下了出言拒绝的念头。

    有机会进宫,在所有人看来都是莫大的荣耀和体面。邹氏和许徵此刻都在为此事欢喜。小邹氏更是摆出了一副施恩于人的嘴脸。如果她贸然张口拒绝,肯定会惹来众人疑心......

    小邹氏索性好人做到底,笑着说道:“难得有机会进宫,总得穿戴的讲究些。待会儿绣衣阁和珍品斋的掌柜会到府里来,正好为徵儿和瑾娘挑些上好的衣料做些新衣。瑾娘再挑些新首饰。”

    “怎么好意思这般破费。”邹氏受宠若惊,忙笑着推辞:“能跟着进宫一趟,已经是他们兄妹的福气了,新衣首饰就不用了。在来汴梁之前,我特地为他们做了不少新衣,足够穿到明年了。”

    小邹氏笑道:“我说句实话,大姐可别不爱听。京城这边流行的衣服首饰款式和临安那边不一样。日常穿着倒是无所谓,进宫觐见贤妃娘娘总要慎重些。我们是贤妃娘娘的娘家人,可不能让那些势利的宫女太监或别的妃嫔娘娘们小瞧了去。所以,这新衣是一定要做的,首饰也得重新挑一些。”

    邹氏哪里还说得出半个不字,一脸感激地应了。

    许瑾瑜冷眼旁观,愈发觉得不对劲。

    小邹氏怎么可能这么好心!这般殷勤,必然有所图谋!

    ......

    很快,纪妤和纪妧便来了。

    纪妤看见许瑾瑜,心里的怨气涌了上来,不屑地轻哼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这一回,许瑾瑜主动来搭话了:“妤表妹。”

    哼!现在知道来讨好哄我了,我才懒得搭理你!

    纪妤傲娇地想着,看都没看许瑾瑜一眼。

    “你这两日是不是生我的气了,见了面总不理我。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只管说,我一定改。”许瑾瑜略有些委屈的声音不算太大,足够小邹氏听进耳中。

    小邹氏疑惑地看了纪妤一眼。纪妤从来都是藏不住话的性子,若是和许瑾瑜闹了矛盾,早该到她面前来告状了才对......

    纪妤被小邹氏看的心虚不已。为了陈元青和许瑾瑜闹口角,这种事她哪有脸向小邹氏告状,一直憋闷在心里。没想到许瑾瑜竟当着小邹氏的面挑破了这一层,她想不搭理许瑾瑜都不行了......

    这个许瑾瑜,实在是狡猾又可恶!

    纪妤恨恨地咬牙,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容:“瑾表姐误会了。因为大嫂的病故,这几日我心情一直不佳,没什么说话的心情。绝没有生你的气。”

    许瑾瑜释然的松口气,展颜笑道:“没生气就好。对了,前些日子我说过要绣了帕子送给你,已经绣好了。”

    说着,从初夏的手中取过一块丝帕送了过来。

    纪妤接过帕子,很随意的瞄了一眼。不过是一块普通的帕子而已......好吧,她这么说确实有点违心了。

    柔软洁白的帕子一角上绣了一朵盛放的芙蓉花,栩栩如生,绣工极佳。细细一看,花蕊处还绣了一个小小的妤字。

    真好看!

    纪妤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心里十分喜欢,口中却不肯夸赞半个字。

    许瑾瑜含笑问道:“妤表妹,这帕子你喜欢吗?”

    纪妤摆出一副勉强的表情:“还算过得去。”

    口不对心!要是不喜欢,攥的这么紧做什么。许瑾瑜也没揭穿她,抿唇笑道:“这个帕子的特别之处,只怕妤表妹还没留意呢!”

    “不就是绣了朵芙蓉花,还有我的闺名嘛,还能有什么特别的。”纪妤嘟哝一声,随手将帕子翻了过来,然后......不敢置信地惊呼一声。

    这帕子的另一面,绣着的竟是一朵芙蓉花苞,在碧绿的荷叶映衬下亭亭玉立。

    竟然是被誉为刺绣中绝顶珍品极为罕见的双面绣!

    这样一幅精美的双面绣,若是放在市面上,至少也值百两银子!作为回礼,何止是不失礼,简直是厚礼回赠了!

    纪妧和小邹氏也被吸引了过来,细细看了片刻,惊叹不绝。小邹氏忍不住赞道:“听闻双面绣的技艺已经快失传了,没想到瑾娘竟会双面绣。”

    邹氏心中暗暗自得,口中故作淡然:“瑾娘自小就对女红感兴趣,拜擅长苏绣的李绣娘为师。李娘子见她还算有天分,便将双面绣传了给她。其实,我们这样的人家,又不靠这样的技艺谋生,不过是闲来无事绣些物件打发时间罢了。”

    ......听听这语气,多骄傲多自豪,哪有半点低调!

    纪妧看着那方帕子,也是一阵心动。

    若是有这么一方丝帕,今后在闺中姐妹们面前也会格外的有面子。不过,她和许瑾瑜不是正经的姻亲,以她的性子,自然不会贸然张口......

    “妧表姐,我为你也绣了一方帕子,不知你是否喜欢?”一方帕子忽的出现在纪妧眼前。同样是精巧绝伦的双面绣,一面绣着梅花绽放风姿楚楚,另一面则绣了一树寒梅在风中摇曳。构图精妙,绣工卓绝。

    纪妧颇有些惊喜地接过帕子,抬眸看向许瑾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梅花?”

    许瑾瑜微微一笑:“只要有心,这点小事总是不难打听的。”

    纪妧明知道许瑾瑜是有意示好,却依然无法拒绝这份善意,笑着道了谢。

    许瑾瑜从初夏的手中取过了最后一方帕子,递给了小邹氏。这方帕子两面绣的是明媚娇艳的海棠,花色形状俱不相同,让人不得不惊叹许瑾瑜的心灵手巧。

    小邹氏一看之下,也颇为喜欢,正要说什么,就听许瑾瑜说道:“说出来姨母可别见怪。这方帕子本是我绣了送给表嫂的,如今表嫂病逝,这帕子是用不着了。我想着送给姨母,日后姨母见了这帕子,也能常想起表嫂。”

    小邹氏:“......”

    -----------

    明天起两更,希望亲们多多收藏投票留言支持~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