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七章 图谋(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丧事习俗极多,比喜事更讲究。一场丧事过后,忙的人病上一场也不稀奇。好在顾氏的丧事一切从简,停灵三天就下了葬。

    这三天里,侯府上下人人都是疲累不堪。

    小邹氏忙里忙外脚不沾地,将丧事操持的利落妥当。纪泽在灵堂里守了三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顾家人就是想挑毛病也无从挑起。

    顾氏短命?那是顾氏命薄福浅,怪不得丈夫,更怪不得婆婆。再说了,死者入土为安,活着的人总得向前看!

    顾家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并未接“脚伤未愈”的顾采蘋回府。于是,顾四小姐就一直住在清芷院里。

    纪妤很快就忍耐不住了,愤愤不平地对小邹氏说道:“娘,那个顾采蘋到底要在我们侯府住多久。我天天对着她那张脸,真是烦死了。哪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大嫂已经病逝下葬了,她硬是赖着不走算怎么回事?”

    小邹氏心中也觉不快。虽然纪泽允诺过绝不会娶顾采蘋过门,可顾采蘋这么赖在侯府总是让人膈应。

    纪妤又说道:“娘,我可不想再看见她了。明天就和她说,让她早些回顾家去......”

    “胡闹!”小邹氏回过神来,不快地瞪了纪妤一眼:“来者是客,怎么能撵人走。你大嫂刚下葬,尸骨未寒,我们就这么对她的亲妹妹,你想让人在背后戳我们侯府的脊梁骨吗?这么大的人了,连点脑子也不长。枉费我平日花心思教导你了!”

    纪妤被小邹氏骂的满心委屈,扁扁嘴,却不敢再吭声了。

    小邹氏看纪妤这副样子,不免又有些心疼,放软了语气哄道:“好了,你也别生气了。这几天世子一直在府里,所以顾采蘋才厚颜留在我们侯府不肯走。过几天世子回了军营,她自然就会回顾家了。你再忍耐几日。”

    纪妤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含玉笑着进来禀报:“夫人,世子和二小姐来了。”

    小邹氏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面上依然矜持淡然:“请他们进来。”

    纪泽见了小邹氏,恭敬地行礼问安。纪妧也随着纪泽一起行礼。

    小邹氏亲切地说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多虚礼。快些坐下说话。”

    虽然威宁侯常年不在府里,世子对继母却很敬重,从不会少半点礼数。下人们惯会看人下菜,哪里还敢有什么别的心思。

    小邹氏将侯府内宅紧紧的抓在手里,顾氏在世的时候处处憋屈,根本斗不过小邹氏。顾氏一死,纪妧又快出嫁了,这威宁侯府以后就成了她的天下了......

    一想到这些,小邹氏心中便觉得无比畅快。她飞速地看了纪泽一眼,两人目光对视刹那,闪过只有彼此才能意会的隐秘喜意,很快又各自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

    “贤妃娘娘的生辰就快到了。”纪妧张口说道:“我和大哥打算一起进宫为娘娘祝寿。不知母亲是不是要一起进宫?”

    小邹氏笑道:“娘娘生辰,我自是要进宫祝寿。”

    纪妤一听这话,立刻将刚才被训斥的懊恼不快扔到了一旁,急急地说道:“娘,我也要去。”

    宫中规矩多,前几年纪妤还小,小邹氏唯恐纪妤行步差池,进宫时从不肯带纪妤。今年纪妤也十三了,也该领着进宫见一见贵人长长见识了。

    小邹氏略一思忖,便点头应下了。

    纪妤心花怒放,又央求道:“贤妃娘娘的生辰还有半个月才到,时间足够做几身新衣了。我还要新的珠钗首饰。”

    年轻的少女,没有不爱美的。

    小邹氏对纪妤十分纵容,含笑道:“既是要进宫,当然要做些新衣买些新首饰。待会儿我就打发人去绣衣阁说一声,让绣衣阁的掌柜下午到府里来。再叮嘱珍品斋的掌柜也一起过来。”

    绣衣阁是京城最出名的绣庄,以款式新颖绣工卓绝著称,一条普通的罗裙也得二十两银子。珍品斋是专卖珠宝首饰的,样式精巧华美。当然了,价格也同样不菲。

    纪妤喜滋滋地应了一声。

    接下来,小邹氏便和纪泽商议起了寿礼的事:“......今年是不是该比去年送的更贵重一些?”

    纪泽不以为意地应道:“贤妃娘娘在宫中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我们就是送的再贵重,娘娘也未必放在眼底。重要的是我们有这份心意。而且,碍着皇后娘娘,贤妃娘娘的寿辰也不便办的太过隆重。我们还是照着往年的贺礼准备就好,想来娘娘不会怪罪的。”

    小邹氏笑吟吟地应下了。

    纪泽忽的又说了句:“进宫的时候把许徵兄妹也带上吧!”

    什么?带上许徵兄妹?

    小邹氏一怔,正要说什么,纪妤已经不满地抢先一步张口:“他们兄妹两个不过是来投奔我们侯府的亲戚,带他们进宫做什么!凭什么让他们白白沾光,这也太便宜他们了......”

    纪泽略略皱眉。

    小邹氏见纪泽面色不愉,立刻呵斥纪妤:“住嘴!世子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考虑。你什么也不懂,别在这儿乱嚷嚷!”

    纪妤不服气的反驳:“我说的都是实话,哪里是乱嚷嚷。他们兄妹都是从临安那个小地方来的,举手投足说话行事透着小家子气,根本没见识过大场面。他们若是跟着我们进了宫,冲撞了宫里的贵人怎么办?”

    纪妤自以为说的有道理,没想到就连小邹氏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

    许徵许瑾瑜兄妹两人,一个清俊温雅,一个美丽温婉,相貌气质俱都十分出挑。待人接物言谈举止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就算是用最苛刻的眼光来挑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纪妤这么说,分明是存了极大的偏见......

    纪妤确实是在迁怒。因为陈元青,她和许瑾瑜闹了口角,已经冷战了两天没说话——主要是纪妤单方面的发脾气闹别扭。许瑾瑜可没受什么影响,依旧好吃好睡面色红润。

    一想到这些,纪妤更觉得一肚子窝火,恨恨不已地想着,这次一定要想法子阻止许瑾瑜兄妹进宫的事......

    “带他们兄妹进宫,我自有用意。”纪泽没看纪妤难看的面色,一锤定了音:“就这么定了。”

    纪妤急了,还想张口反对,却被小邹氏狠狠地瞪了回来。

    纪妤顿时怂了。

    ......

    午后,含玉笑盈盈地来送口信:“夫人请太太领着少爷小姐去汀兰院,说是有要事相商。”

    要事相商?

    邹氏先是一愣,旋即扬起笑容应了,心中不由得暗暗揣测起“要事”会是什么。难道是世子又要为许徵引荐当朝大儒?还是托人打听到了今年秋闱的主考官?

    邹氏心中越想越美,忙命人去叫了许徵许瑾瑜过来:“......你们姨母特地叮嘱,让你们两个也一起去汀兰院,现在就随我一起过去。”

    许徵点点头应了,许瑾瑜却微微蹙起了眉头。

    小邹氏特地叫他们过去做什么?

    前世这个时候,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等等,如果没记错的话,宫中的纪贤妃生辰应该就快到了。小邹氏和纪泽兄妹都会进宫祝寿。可这些和她们母子三人根本没什么关系吧......

    ----------------

    提问:纪泽到底在图谋什么?大家闲着也是闲着,猜猜看嘛~O(∩_∩)O~

    本文会在六月一号上架。起点改了福利制度,每天更新四千就行。所以,我打算每天保底两更,每更两千字。如果成绩好,就会三更。暂时就是这样的打算了~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