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六章 元青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瑾表妹,”穿着一袭崭新杏色锦袍的陈元青出现在许瑾瑜面前,俊朗的脸孔上浮着笑意,目光热切。

    看着熟悉的少年脸孔,许瑾瑜心中涌起一阵暖意。

    前世三十年的生命里,充满了阴谋算计陷害。陈元青的出现,是她生命中最特别的记忆。

    韶华之龄风华正茂时,有少年倾慕自己理所当然。二十岁的那一年,她形容憔悴落魄,失去了亲人背负着血海深仇四处逃亡,陈元青冒着风险收留了她,爱她一如往昔。甚至想抛下一切和她离开京城......

    这样的深情厚意,她永生难忘。

    许瑾瑜抿唇微笑:“元青表哥,你昨日已经来吊唁过表嫂了,今天怎么又来了?”

    少女浅浅一笑,唇边的笑靥如花般娇美动人,沉静美丽的眼眸正静静地看着他。

    陈元青的心乱跳了几拍,随口应道:“昨天我是随着大哥一起来的,代表的是陈家。今日是我独自前来吊唁表嫂,代表的是我自己。表嫂要停灵三日,我明天还会代替我娘来候府。”

    ......等等,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陈元青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懊恼的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

    许瑾瑜忍俊不禁,唇角弯弯,露出两个小小的笑涡。

    陈元青还是像以前一样......冒失冲动又可爱!

    陈元青脸上还有些热辣辣的,不过,话说都说了,总不能再咽回来。只能厚着脸皮当什么也没说过:“瑾表妹,你怎么就一个人待在这里?”

    站在许瑾瑜身边被忽略无视的很彻底的纪妤,不甘心地张口叫了声“元青表哥”。

    什么叫一个人待在这里?她不算人么?

    陈元青扭头看了纪妤一眼,一脸讶然:“你什么时候来的?”

    纪妤:“......”

    她至始至终都站在这里好么?!

    纪妤俏脸都黑了,不高兴地说道:“我一直都站在瑾表姐身边,元青表哥只顾着和瑾表姐说话,哪里还能看到别人。”

    话语里酸意冲天。

    陈元青虽然不待见纪妤,被这么指控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忙笑着陪礼:“是我马虎大意,竟没留意妤表妹也在。真是对不住了。”

    心悦的少年满脸诚挚地道歉,令纪妤的心情好转了不少。正要娇嗔几句,陈元青已经转过头和许瑾瑜说话去了。

    纪妤:“......”

    纪妤憋了一肚子嫉火和怒火,当着陈元青的面却不好发作,别提多憋闷了。心里恨恨地想道,这个许瑾瑜,不声不响的,手段倒是厉害。元青才见她一回就被迷住了......

    一个穿着竹青儒袍的少年走了过来。

    许瑾瑜笑着喊了声:“大哥,你不是陪着世子在招呼人说话么?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许徵温和地笑道:“他们都是世子的同僚好友,我插不上话,不如过来陪你。”说着,又故作惊讶地看向一旁的陈元青:“元青表弟,你怎么也在?昨天你不是来吊唁过表嫂了吗?今天怎么又来了?”

    对着许徵,陈元青自然不敢把刚才的说辞搬出来,咳嗽一声道:“今日在家中无事,想来找徵表哥说说话,所以就来了。”

    ......这样的话,鬼才信!

    纪妤撇了撇嘴,将头扭到了一边。

    许瑾瑜又有了想笑的冲动。以许徵的性子,肯放过陈元青才是怪事。

    果然,就听许徵欣然笑道:“我也觉得和元青表弟一见如故,没想到元青表弟也有同感。这里说话不便,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聊聊。”

    陈元青:“......”

    他一点都不想去什么清静的地方!只想待在瑾表妹身边。

    许徵热情地挽着陈元青的手离开。陈元青心中不情愿,却不便表露出来,悄悄回头看了许瑾瑜一眼。

    许徵眼尖的留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一脸关切的问道:“元青表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漏在那边了?”

    ......丢了魂算不算?

    陈元青脸孔一热,讪讪地应道:“这倒没有。”

    “没有就好。”许徵眸光一闪,若有所指的说道:“虽说是姻亲,毕竟男女有别。在人前还是注意些分寸才好,免得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来。男子倒没太多妨碍,女子的闺誉却是最要紧的。元青表弟,我说的是也不是?”

    陈元青想了想,认真地点了点头:“徵表哥说的有理,是我考虑不周。下次再到侯府来,尽量私下独自去找你和瑾表妹,免得被人看见说三道四。”

    许徵:“......”

    这个陈元青,到底是真听不懂他的暗示,还是在装傻?

    许徵忍不住看向陈元青。陈元青一双眼睛生的格外有神采,既明亮又干净,让人实在生不出恶感来。

    如果不是家世相差太多,陈元青倒是一个不错的妹婿人选。可惜了......嗯,也没什么可惜的。他将来一定会为妹妹挑一个更好的。

    许徵心念电转,很快就打定了主意。

    总之,绝不能让“心怀叵测”的陈三郎接近自家的宝贝妹妹。

    ......

    陈元青走后,纪妤一直绷着脸,看向许瑾瑜的目光里像刀子一般。

    许瑾瑜一脸无辜地回视:“妤表妹,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纪妤恨恨的瞪了许瑾瑜一眼,满心的嫉恨让她俏丽的脸庞隐隐有些扭曲。她总算记得这里是灵堂,声音压得极低,只有彼此能听见:“许瑾瑜,就凭你的家世身份,根本配不上元青表哥。你最好识趣点,别再妄图勾~引元青表哥。”

    说到最后一句,语气中满是愤然。

    许瑾瑜收敛了笑意,正色应道:“妤表妹的话,我实在不明白。我和元青表哥今天才见第二回,加起来也没说过十句话。最多是寒暄的客套话,每次妤表妹也都在一旁,说了什么你都听的一清二楚。到底哪一句让你生出了这样的误会?”

    纪妤哑然无语。

    许瑾瑜沉着俏脸说道:“这两次见面,都是元青表哥主动打招呼寒暄,我从未主动上前和他说过话。所谓的‘勾~引’一词又是从何而来?妤表妹是正经的名门千金,应该知礼懂礼,这么腌臜的字眼怎么也说得出口。”

    纪妤恼羞成怒,俏脸憋的通红,咬牙切齿地说道:“许瑾瑜!你竟敢羞辱我?”

    情绪激动,音量不免高了一些,不免惹来了众人的侧目。

    “我只是就事论事,妤表妹何必动怒。就算生气,说话声音也该小一些,”许瑾瑜依然冷静:“你总不想我们两个说的话被别人听见吧!到时候丢人的可不止我一个。”

    纪妤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气呼呼的将头扭到了一边,不肯再搭理许瑾瑜。

    ......等了半天,也没等来许瑾瑜向自己赔礼道歉。纪妤忍不住扭过头,迅速地瞄了许瑾瑜一眼。

    这一看之下,纪妤气的肺都快炸了。

    许瑾瑜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凑到了纪妧身边,不知在低声说些什么。压根没把她的怒气当回事!

    这个许瑾瑜,真是太可恶了!

    纪妤暗暗咬牙切齿,愤愤地在心中记上了一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