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五章 奸~情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夜半三更。

    威宁侯府里的主子下人们都已入睡。

    汀兰院一片安静。

    凉风阵阵,挂在屋檐下的风灯轻声作响,投下昏黄的光晕。

    值夜的含玉毫无睡意,谨慎地守在小邹氏门外几米远的地方,目光警惕。

    她竭力不让自己去聆听门内偶尔传出的异样声响。那些声音却不受控制地钻到她的耳中......

    结实的红木床轻微的摇晃声,女子隐忍难耐的低吟和呢喃,还有男子粗重的喘息声......种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令人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的一幕。

    暗夜里,含玉的俏脸上看不到多余的表情,只有拧紧的双手显露出了她此时的紧张和不安。

    含玉不想知道主子的阴私隐秘,更不愿充当这么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不是侯府的家生子,只是小邹氏买来的丫鬟。她的卖身契在小邹氏手里。她的这条命也被小邹氏捏在了手里。如果她不乖乖地听小邹氏的吩咐,小邹氏随时可以“发落”了她......

    她八岁起就被小邹氏买到身边,调教了两三年就开始贴身伺候,如今已是小邹氏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在府中人人羡慕嫉妒她的好运气,无人知道她心中是何等的惶恐难安。

    她之前的大丫鬟梅香,伺候小邹氏数年。到了应该放出府嫁人的年龄,意外地得了一场重病死了。

    她呢,知道小邹氏这么多秘密,将来小邹氏会轻易放她嫁人离开吗?

    含玉用力地咬了咬嘴唇。

    ......

    屋内的声音终于缓缓平息。

    屋里没燃烛台,些微清冷的月光从窗棂悄悄透进来,洒在床脚。

    纠缠了许久的身子依然交叠在一起。女子妖娆丰满的身子紧紧的缠着年轻健壮的男子身躯,呢喃的低语中透出了餍足和媚意:“玉堂,玉堂......”

    男子低笑一声,凑在女子耳边低声调笑:“刚才叫了这么久,还没满足吗?等我休息一会儿再给你......”接下来的**秽语不便一一描述。

    小邹氏吃吃笑了几声:“你这狠心的,在人前一副好丈夫的样子,要给你媳妇守灵。半夜却偷偷摸到我的床上来。你也不怕顾氏在棺材里气的活过来。”

    纪泽低低一笑:“我要是不来,只怕你这一夜孤枕难眠翻来覆去睡不好。以后又要摆出一副闺中怨妇的嘴脸给我看了。”

    “你一个月才回来两天,每次都要等到半夜才能来,天不亮就得走。”小邹氏半真半假地哀怨:“我可不就是闺中怨妇么?”

    “你总嫌顾氏碍你的眼,现在顾氏已经死了,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提及顾氏,纪泽的声音无比凉薄,仿佛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小邹氏心中舒畅之极,口中却轻哼一声:“顾氏死了,可顾氏还有妹妹呢!人家可是满心想着嫁给你做填房呢!”

    语气里满是酸意。

    纪泽听着受用极了:“你就别泛酸了。顾氏临死前求过我,我答应过顾氏,绝不会娶顾采蘋过门,你只管放宽心。”

    小邹氏心中一喜,迫不及待的追问:“你真的没动半点心思?”

    “那个青涩的黄毛丫头,哪里及得上你一星半点。我对她可没半点兴致。”纪泽漫不经心的应道。边说边重重拧了她丰满的胸脯一把。另一只手则摸索到了另一处丰满的地方,用力地按压揉搓。

    小邹氏轻呼一声,呼吸又急促起来:“你就算不娶顾采蘋,也得续娶别的女子。到时候有了新人,只怕就把我这个旧人抛到一边去了。”

    纪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不管娶谁过门,我心中都只有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语中已经有了几分不耐和不悦。

    小邹氏立刻放软了语气:“我没有不满意。我就是担心,将来新妇过门了,万一是个泼辣性子,知道了我们的事藏不住闹开来就糟了。还是娶一个温驯听话好拿捏的过门才好......”

    纪泽毫不在意的说道:“那就找一个性子软不敢吭声的。由你亲自张罗,这你总该放心了吧!”

    小邹氏终于得到了纪泽的亲口允诺,不由得心花怒放,丰满的胸脯紧紧的贴了上去,声音甜腻妩媚:“玉堂,你真好......”话没说完,身下湿润滑腻的地方,被用力地贯~穿。

    小邹氏难耐地呻~吟,双腿缠上了他的腰间,木床又轻轻地摇晃了起来。

    春宵苦短,行乐需及时。

    ......

    第二天,小邹氏特意扑了一层厚厚的粉,遮掩住脸上的红晕和春意。

    含玉跟在小邹氏的身后到了灵堂。在见到纪泽的一瞬间,含玉反射性地垂下了头。耳边传来纪泽和小邹氏的说话声。

    “母亲昨天操劳了一天,今日怎么不多休息会儿再来。”纪泽维持着继子应有的礼貌。

    小邹氏轻叹一声:“一想到顾氏这么年轻就去了,我这心中就觉得难受,哪里还睡得下。今天应该还有来吊唁的,我便早些过来了。”

    “有劳母亲费心了。”

    一切看来毫无异常。

    含玉垂下眼睑。这一幕她不知看过多少回,每次看到,心中依然寒意阵阵。他们两个演技太好了。如果不是知悉内情,谁也看不出半点端倪来......

    正想着,许瑾瑜母子三人过来了。

    众人见面之后,草草寒暄了几句。

    许瑾瑜了然的瞄了小邹氏一眼。小邹氏脸上抹了厚厚的一层粉,为的是遮掩什么?

    小邹氏遮掩得了脸色的红润,却遮掩不住眼底的丝丝春情。昨天晚上,纪泽肯定没真的守灵,半夜偷偷和小邹氏私会还差不多。

    丈夫远在边关,常年不回京城。小邹氏独守空闺,却没有半点闺阁怨妇的样子。反而娇艳明媚的像一朵被滋润的鲜花。落在明眼人的眼中,岂能不生出疑心?这也是小邹氏不热衷出府应酬的最重要原因。

    小邹氏敏感的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圈。

    许瑾瑜早已收回了目光,扭头和许徵低声说话。

    小邹氏狐疑地看了许瑾瑜一眼,却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略有些悻悻地移开了目光。

    ......

    昨日来吊唁的客人多是姻亲,今天来的大多是纪泽的同僚朋友,以男客居多。

    许徵随着纪泽一起招呼来客,趁着这样的机会,也结识了不少朝中官员。

    许徵生的清俊斯文,言行举止有度,谈吐温文知礼,给人第一印象极好。再听说他是当年名闻京城的许探花之子,众人对他的印象就更深了。

    许徵没有半点读书人的迂腐,深知人脉关系对仕途的重要性。有这么难得的好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不过,许徵再忙碌,也不会忘了留意许瑾瑜这一边。

    许瑾瑜一直和纪家姐妹待在一起,见兄长时不时地看向自己,心中一暖,用眼神示意自己无事。

    许徵这才放心地转过头去。

    不过,很快许徵就皱起了眉头。

    陈家人昨天已经来吊唁过了,今天怎么又来了?

    更过分的是,那个陈元青不老老实实在男客这边待着,跑到女眷那一边算怎么回事?

    他竟然还走到了许瑾瑜面前,和许瑾瑜搭讪?!

    许徵俊脸微黑,心里的怒火嗖嗖地涌上来,板着脸孔,大步走了过去。[bookid=1558806,bookname=《秦画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