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四章 故人(四)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抬眸,轻轻地喊了声“元青表哥”。

    好美的眼眸!好悦耳的声音!

    陈元青听到自己沉寂了十六年的心怦怦乱跳,全身血液胡乱窜动,勉强按捺着才没当众脸红耳赤。

    这个陈家三公子,怎么傻愣愣的直盯着妹妹看,初次见面也太失礼了。

    许徵心中有些不快,浑然忘了自己刚才还赞过陈元青。上前一步,有意无意地挡住了陈元青的视线:“我今年十六,生辰在四月,不知该称呼一声元青表哥还是元青表弟?”

    陈元青定定神应道:“我也十六,七月生辰,我该叫你一声徵表哥。听闻徵表哥今年要参加秋闱,我也打算下场试一试,日后可要厚着脸登门请教了。”

    许徵神色淡然:“元青表弟这么说,我实在愧不敢当。我读书平平学业浅薄,应该多向元青表弟请教学习才对。”

    陈元青厚着脸皮打蛇随棍上:“既是如此,我们两个也不用谁向谁请教,以后多在一起切磋交流。我常接到诗会书会的帖子,你随我一同前去也无妨。”

    ......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热情,怎么看都有点无事献殷勤的意味!

    许徵嘴角微微抽搐,正想婉言拒绝,许瑾瑜忽的微笑道:“元青表哥一片热诚,大哥你就别推辞了,免得伤了元青表哥的一片心意。”

    许徵:“......”

    许徵一不小心,表情有些扭曲。

    陈元青听了却眼睛一亮,心花怒放,连连点头附和:“瑾表妹说的是。”

    一旁的纪妤用力地咬了咬嘴唇,手中的帕子几乎快被拧成了麻花。

    陈凌雪也看不下去自家堂兄春光烂漫的蠢样了,咳嗽一声说道:“三哥,我们两个过来够久了,还是回去吧!大哥找不到我们两个,肯定着急了。”

    陈元青不甚情愿地应了一声,临走前依依不舍地看了许瑾瑜一眼又一眼。

    ......

    许徵神色如常,只是唇角抿的紧了一些。

    只有熟悉许徵脾气的人才知道,这样的表情代表着他正不高兴。

    许瑾瑜心知肚明许徵是为了什么生气,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哥,你先别生气。我刚才那么说,也是想为你多结一份善缘。陈三公子出身虽高,性子倒是随和,没半点架子,这样的人值得结交。”

    许徵依然不快,低声道:“我们是来投奔姨母的,陈家再好,也是纪家的姻亲,和我们没什么相干。这个陈元青,第一次见面就自来熟的凑上来,能存什么好心,分明是......”

    分明就是一眼看中了你,才厚着脸凑过来套近乎。

    这句话差点冲口而出,又被许徵生生的咽了回去。

    “分明是什么?”许瑾瑜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一脸无辜的追问。

    许徵哪里说得出口,含糊其辞的应道:“你就别追问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远着他一些才好。”

    前世也是如此。许徵一直不太喜欢陈元青,理由嘛,也很简单。哪个做兄长的都不乐见情窦初开的臭小子时常在妹妹身边晃悠。

    看着许徵嘴硬又别扭的样子,许瑾瑜既觉得窝心又忍不住偷笑。许徵再不待见只怕也没用,陈元青若是和前世一样,很快就会频频在他们兄妹面前出现了.......

    “徵儿,瑾娘,你们两个怎么一直躲在角落里偷闲。”邹氏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低声嗔怪:“今天来吊唁的人太多了,你姨母忙不过来,你们两个快随我一起过去帮着招呼客人。”

    偷懒清闲了半天的许瑾瑜兄妹应了一声,乖乖随着邹氏去了。

    .......

    这一天除了吃饭之外,几乎一直或站或走,到了晚上,累的手脚酸软。

    来吊唁的客人都走了,纪泽留下亲自守着灵堂。许瑾瑜母子三人回了引嫣阁。

    邹氏陪着说了一天的话,嗓子都哑了,也没心情再说什么话。随意的梳洗一番便回屋睡下了。

    许徵回屋之后,拿起书本看了起来。

    平日有再多的烦心事,只要一拿起书本,立刻就会消除所有杂念。今天晚上,许徵却满腹心思,书本上的字密密麻麻,一个都看不进去。

    明亮的烛火跳跃,许徵俊秀清朗的脸孔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目光闪烁不定。

    许瑾瑜端着宵夜进屋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许徵静默沉思的样子,不由得一怔:“大哥,你在想什么呢?”许徵读书素来自律刻苦,很少见到他拿着书本发呆。

    许徵回过神来,自嘲地笑了笑:“刚才在想一件事,不知不觉就走神了。”

    “也别把自己逼的太紧了,偶尔放松一下也好。”许瑾瑜没有追根问底,笑盈盈地将热腾腾的夜宵放到了桌上:“孙妈妈做了最拿手的红豆元宵,你趁热吃一些。”

    许瑾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擅女红刺绣,唯一的遗憾就是不懂厨艺。

    精于刺绣的女子最要紧的就是一双纤纤玉手,许瑾瑜自幼年时就崭露出过人的天分,因此,邹氏便不再让她学厨艺。许瑾瑜长到十四岁,几乎没进过厨房。

    因为不懂厨艺,也让前世的她吃了不少苦头。

    许徵胃口不佳,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便停下了。

    许瑾瑜关切地看了过来:“怎么只吃几口就不吃了?是不是不合你的胃口?”

    “元宵做的很好,是我没胃口。”许徵在许瑾瑜面前没了遮掩的心情,低声道:“表嫂过世,来吊唁的几乎都是京城最顶级的勋贵,连秦王和安宁公主也亲自来了。还有安国公陈家。我在想,就算我一举考中了状元,也只能从六品的翰林做起。有生之年也不可能创下这样的家业,更无法让你像纪二小姐和陈四小姐那样风光......”

    “大哥,”许瑾瑜无奈又好笑地打断许徵:“你别总胡思乱想行不行。人过的幸福与否,和家世没什么关系。纪二小姐自幼丧母,和继母不和睦。陈四小姐是庶出,在陈家未必受宠。我衣食无忧,又有亲娘和兄长疼爱,哪里比不上她们了?”

    许徵先是笑了一笑,然后叹道:“有一点总是比不了。以许家目前的样子,将来你说亲的时候,只怕要受些委屈了。”

    陈元青的出现,触动了身为兄长的许徵那颗敏感脆弱的心。

    陈元青是陈家二房唯一的儿子,安国公是他嫡亲的大伯。陈元青的相貌人品在少年中也是极出众的,想说一门好亲事不难。

    自己的妹妹样样出挑,配得上天底下最好的少年郎。在许徵看来,陈元青还配不上许瑾瑜。可从从家世来看,许家显然高攀不起陈家......

    好吧!才见第一回就想这种问题确实太远了。

    可许徵实在忍不住不想,也因此心情郁结了一个晚上。

    许瑾瑜觉得窝心又感动,鼻子酸酸的,故作轻快地笑道:“大哥,你又胡思乱想了。我从没觉得委屈。而且,我现在还小,谈亲事未免太早了。等你金榜题名娶了嫂子之后,再为我操心也不迟。”

    许徵被逗的笑了起来,沉郁了一个晚上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好,我听你的,什么也不多想了。刚才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现在开始看书了,你先回屋去睡吧!”

    许瑾瑜说的对。他现在最要紧的是全力应付秋闱和来年的春闱。

    他一定要尽快的出人头地,为自己博一个前程未来,这样才有底气为妹妹撑腰。

    .......

    [bookid=1748421,bookname=《秀色满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