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二章 故人(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少年约有十五六岁,浅浅的麦色皮肤,浓浓的眉,黑亮的眼,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意。俊朗中透出几分勃勃英气。

    和许徵的清俊斯文相比,这个少年爽朗爱笑,令人望之生出好感。灵堂里的几个妙龄少女,都在暗暗留意这个少年。就连眼高于顶的纪妤,也偷偷瞄了少年几眼。

    不过,这些少女中绝不应该包括许瑾瑜。

    许徵最了解自己的妹妹,许瑾瑜性子柔韧温柔知礼,绝不会对着一个刚见面的少年发花痴......

    许瑾瑜还在看着那个少年。

    许徵皱了皱眉,扯了扯许瑾瑜的衣袖,低声道:“妹妹,那个人是谁?是陈二公子吗?”年龄似乎有些不对。陈二公子陈元昭今年至少二十岁了。

    许瑾瑜收回目光,定定神应道:“他不是陈元昭,是陈三公子陈元青。”

    这语气,未免也太笃定了。

    “你说的这么肯定,难道你之前见过他们兄弟不成?”许徵按捺下心底的疑惑,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当然见过,而且十分熟悉。

    许瑾瑜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和唏嘘,口中却应道:“我到京城之后一直待在侯府里,连府门都没出过半步,怎么可能认识陈家兄弟。不过听妤表妹说起过,陈元昭领着神卫军在山东剿匪平乱,没在京城。这个少年和陈大公子在一起,肯定就是陈家二房的三公子了。”

    许徵似笑非笑的瞄了许瑾瑜一眼。

    许瑾瑜被看的有些心虚:“大哥,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说的不对么?”

    “你说的倒没什么不对。”许徵低声取笑:“我只是难得见你对一个少年郎这般感兴趣,连话都比平日多了。”

    许瑾瑜故作忸怩地垂下头,避开了许徵探寻的目光。

    尘封已久的往事袭上心头,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息。

    ......

    当年,陈元青对她一见倾心。单纯可爱的少年几乎将一片痴情写在了脸上,为了讨她欢心,不知做过多少傻事。

    可惜当时的她早已对纪泽芳心暗许,对陈元青的一腔热情视而不见。后来闹出了婚前失贞的丑事,她很快便嫁给了纪泽。陈元青伤心之余,听从了其母的安排成亲娶妻。

    之后几年,两人只见过寥寥几次。碍于彼此的身份,陈元青从未逾越。只在看着她的时候,流露出关切。

    她被送到田庄软禁,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负责看守她的何妈妈尖酸刻薄,每日冷嘲热讽不说,送来的饭菜大多是冷的,粗糙的难以入口。每日被关在屋子里,没有出去走动的机会,偶尔出门,身边总有几个壮实的婆子虎视眈眈。说话也要格外谨慎。

    才二十岁,她已尝尽世间的辛酸苦楚。

    她偶尔也会想起陈元青,想起那个爽朗爱笑亲手做了风筝讨她欢心的少年。如果没被纪泽所迷惑,如果嫁的是全心全意爱着她的陈元青,她过的应该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生活吧!

    没想到,有生之年,她还会和陈元青有所牵扯。

    那一夜,她知道了许徵和邹氏身亡的噩耗。初夏毅然代她赴死,一把火烧毁了田庄。初夏被烧的面目全非,辨不出面容。为了躲避纪泽暗中派来搜寻她行踪的护卫,她乔装改扮成农妇模样,身上除了许徵临死前给她的那封信之外,别无长物。

    天大地大,她却不知该躲到哪里。思来想去,终于决定冒险回到汴梁城。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纪泽心再黑手再狠,在京城也有诸多顾忌。更重要的是,许徵不能枉死,她要为兄长报仇,就必须回京城。

    她不敢走官道,一直走小路,整整走了一天一夜。脚上磨出了血泡,全身疲累不堪,全凭着一股信念在支撑着自己。

    在靠近城门的时候,她竟遇到了陈元青。陈元青一眼就认出了她,焦灼的脸上溢满了惊喜。

    原来,田庄被烧毁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后,陈元青又惊又急,当夜便骑马到了田庄。见到被烧为灰烬的田庄后,犹自不死心,一直四处搜寻她的下落。

    “瑾娘,你若是信任我,就随我走。”陈元青温柔急切地凝视着她:“你兄长是秦王党羽,已经被斩首。你绝不能再轻易露面,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真正想杀她的人,是她的丈夫和婆婆。她孑然一人,能躲得过一时,却躲不过一世。

    许瑾瑜一咬牙,躲进了陈家的马车里。

    陈元青将她藏在了一处隐秘的宅院里。两进的宅子不算大,足够她容身。纪泽疑心田庄里那具辨不出面容的尸首不是她,一直暗中命人搜查她的下落。

    她在宅院里躲了一个多月,外面风声鹤唳,搜寻她下落的人一直没消停过,却一直无人发现她的行踪。

    那一个多月里,陈元青暗中去见过她两回。每次只能待短短的一个时辰。看着她的时候,他的眼中溢满了柔情和怜惜。

    “瑾娘,我知道自己不配说这些。你的身份见不得光,我也娶了妻,给不了你名分。可是,我的心里从来没忘过你。”陈元青情难自禁的握住她的手:“如果你愿意,不妨长住在这里,我得了空闲就会来陪你。”

    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让她当他的外室?

    她恼羞成怒,几乎想也不想地冷了脸撵人。

    陈元青讪讪地走了,之后半个多月都未露面。照顾她的人和看守宅院的护卫,早已得了他的严厉叮嘱,倒是不敢有半分懈怠。

    她身负血海深仇,从没有一日展颜过。躲在宅院不能出门半步,每天孤孤单单冷冷清清。难过软弱的时候,她也想过不再坚持什么。身边有这么一个全新爱着自己的男子,总能多一些温暖。

    可每次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有另一个坚定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许瑾瑜,你恨自己的丈夫与别的女子苟且。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你和那个卑鄙下贱的女子又有什么区别?

    很快,宅子里又有人来了。来的却不是陈元青,而是他的堂兄陈元昭。

    身材挺拔修长面容英俊冷漠的青年男子看着她,目光冷冽,声音如寒冰:“许瑾瑜,元青要休妻,还要辞了吏部的差事,说是要一个人离开京城。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吧!”

    许瑾瑜一脸不敢置信。她没想到,陈元青竟肯为她放弃所有的一切。纵然是心肠再冷硬,在这样炽烈不顾一切的感情面前,也无法不动容。

    陈元昭冷硬无情的打断了她的思绪:“我绝不会允许元青为你这样的女人毁了自己的人生。我已经将他软禁在府里,等过些日子,他就会冷静清醒了。”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被人用那样冷凝鄙夷的目光看着,字字句句透着轻蔑羞辱,许瑾瑜气的俏脸煞白,挺直腰杆应了回去:“陈二公子,有件事你弄错了。我感激陈三公子的收容之恩,但是从没有要勾~引他的意思。他曾说过要一直照顾我,已经被我严词拒绝了。至于他要休妻辞官离开京城的事,我一无所知。而且,我还要为兄长报仇,绝没有离开京城的打算。你大可以放心!”

    陈元昭丝毫没动容,冷冷说道:“你能识趣些最好。以后元青不会再来了,这处宅院和人手都留给你,你好自为之。”

    说完,便拂袖而去。

    ......

    ---------

    大家猜男主猜的好热闹~O(∩_∩)O~只有我知道男主是谁,感觉棒棒哒~新的一周了,别忘了投推荐票,帮着小情冲一冲新书榜,谢谢大家了~

    [bookid=3083113,bookname=《美人多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