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九章 香消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这不可能!

    先不说小邹氏不情愿,他也不愿再娶顾家的女儿。

    顾家再落魄,也是勋贵世家。顾采蘋又是个心思浅薄的人,一旦嫁到侯府来,发现了他和小邹氏的私情,再传到顾家人耳中,可就不妙了......

    想来小邹氏已经吹了风,所以纪泽的面色才会这般不愉。

    顾氏没了讥讽嘲弄的力气,定定地看着纪泽,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答应我,无论如何,绝不娶四妹过门。”

    纵然娘家人有再多不是,纵然再愤怒伤心,她也不愿顾采蘋嫁到火坑里来。

    这是她临死前能为顾采蘋做的最后一件事。

    这个意料之外的请求,令纪泽楞了一愣。很快,纪泽反应过来,没有半点犹豫地点头应下:“好,我答应你。”

    顾氏松了一口气。

    强自忍着的血腥气涌上了喉咙。

    大口的鲜血涌出唇角,染红了衣襟。

    眼前渐渐模糊,最终定格在纪泽漠然的脸孔上。她曾经为之伤心痛苦绝望的丈夫,至始至终也没爱过她。

    幸好,她再也不用在意了。

    死亡,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

    顾氏去世的噩耗很快传遍了侯府。

    许瑾瑜原本在做绣活,听闻此事,手中的绣花针一抖,戳中了手指。手指上冒出血珠,一阵刺痛。

    这个可怜的女人,终于还是死了。

    窗子没关紧,料峭的初春寒风从窗棂的缝隙里透进来,烛光忽明忽暗。

    许瑾瑜眼眸微垂,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眼底的哀伤。

    初夏素来粗枝大叶,并未留意到许瑾瑜的静默和异常:“幸好威宁侯夫人早有准备,已经打发人去各府送丧信了。今晚忙着布置好灵堂,明日有人登门吊唁也不会慌了手脚......”

    许瑾瑜心中阴郁,压根没听进初夏在说什么。

    邹氏很快就来了,低声叮嘱许瑾瑜:“我现在就去汀兰院看看,帮着你姨母布置灵堂之类的。今晚会回来的很晚。你就别过去了,早些睡下,明天早上再去灵堂。”

    许瑾瑜默默地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她真的不想看到小邹氏志得意满的脸,更不想看到纪泽伪装伤心令人作呕的模样。

    邹氏匆匆走了,初夏又在许瑾瑜耳边絮叨了起来:“小姐,世子妃真是命薄没福气。早早地就这么走了,连个子嗣也没留下。世子年轻又英俊,肯定是要续娶填房的。也不知道将来谁有这样的福分嫁到侯府来......”

    “初夏,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你先退下吧!”许瑾瑜出人意料的打断了初夏。初夏性子活泼,对她十分忠心,唯一的缺点就是话稍微多了一点。

    初夏一怔,有些委屈的嗯了一声退下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

    许瑾瑜独坐在窗前,脑海中浮现出顾氏消瘦苍白的脸庞,心里涌起一阵阵酸涩。

    如果没有兄长许徵,前世的她也会像顾氏一样,日复一日的憔悴直至凋零吧!

    ......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许瑾瑜下意识地抬眸,看到的是许徵关切的脸:“妹妹,你怎么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是不是听闻了表嫂过世的事心情不好?”

    那张年轻清俊的脸孔,和记忆中焦灼急切的兄长悄然重合。

    许瑾瑜哽咽着喊了声:“大哥......”泪水已然滑落。

    许徵心疼地走上前来,伸手抚摸许瑾瑜的头发,低声安慰:“我知道表嫂死了你心里不好受。其实,我也觉得难受。虽说没见过表嫂几面,可她这么年轻就死了,连个孩子都没留下,实在令人惋惜。”

    不,她不止是惋惜顾氏的死,还有对小邹氏和纪泽的无边恨意。

    前世,这一对苟且乱~伦的贱人,害了顾氏还不够,又暗中算计她。为了小邹氏肚中的孩子有个正大光明的身份,纪泽故意引诱她,占了她的清白。年轻单纯的她,满心欢喜地赴心上人的邀约,根本不知道自己喝下的茶水里被人下了药。

    她婚前失贞,清誉尽毁,背负着不堪的名声嫁给纪泽,在侯府中根本抬不起头来。就连下人也不把她放在眼底。

    等“生”下孩子之后,她也没了利用价值。如果不是许徵一心护着她,她早就性命不保了。

    许徵是天底下最好的兄长。却被她这个妹妹连累,在最好的年华死去。

    顾氏的死,像一个引子,引出了她一直压抑在心底的痛苦过往......

    许瑾瑜伏在许徵的怀里,泪水浸湿了许徵胸膛处的衣衫。

    许徵从未见过许瑾瑜哭的这般伤心过,又是心疼又是着急,不停的轻拍许瑾瑜的后背:“傻丫头,表嫂病了这么久,迟早是熬不过去的。你可别哭坏了自己的身子。”

    许瑾瑜哭声渐止,眼睛红红的,低声说道:“大哥,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你不哭了,我什么事都答应你。”许徵半开玩笑的哄道。

    兄妹两人自幼亲厚,许徵爱护妹妹,凡事都会让着她。即使是最心爱的东西,只要许瑾瑜装模作样的哭两声,许徵也会忍痛相让。不知私下允诺过多少不平等条约。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许瑾瑜心中愈发酸涩,抬起眼眸认真地说道:“我要你答应我,将来不论我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以自己为重。”

    别再为了我做任何违心的事,更别为了我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

    请你好好保重自己!

    许瑾瑜哭了许久,眼眸早已红肿,目光中满是祈求和难以言喻的哀伤。

    许徵的心似被狠狠地扯了一下,有些酸涩,更多的却是怜惜:“傻妹妹,尽说傻话。我是你的亲哥哥,我不护着你,还有谁护着你。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我都绝不会袖手旁观。”

    许瑾瑜眼泪唰地涌了出来。

    “你怎么又哭了。”许徵半是无奈半是好笑,有些笨拙地为她拭去眼泪:“这么大的姑娘了,还像个孩子似的,动不动就哭鼻子。被人看见了,非笑你不可。”

    “我才不管谁会笑我。”许瑾瑜一边哭一边固执地说道:“总之,你要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好好保重自己。你答应我......”

    许徵没辙了,只得叹口气:“得了,算我怕了你了。我答应你总行了吧!”

    答应了也没用。

    她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许瑾瑜同样清楚这一点。可不管怎么说,许徵这么答应下来,她心中压抑了数年的愧疚自责减轻了不少。前世兄长一直守护着她,这一生,就换她来守护许徵吧!

    许瑾瑜的情绪渐渐平息,终于察觉到自己还赖在兄长的怀抱里,不由得有些微不自在。微红着脸退开了几步。

    年幼的时候,许徵常背着她抱着她。年岁渐长,兄妹也得避嫌才是。

    许徵莞尔一笑:“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早些睡吧!明日侯府要办丧事,肯定没个消停的时候。我们虽然只是来寄住,也不能躲着清闲。”

    顿了顿,又叮嘱道:“你一个人睡若是觉得害怕,就叫初夏陪你。”

    他以为许瑾瑜今晚是被顾氏的死吓到了。

    许瑾瑜先是点头,很快又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初夏一来,我一整个晚上都别想清静。”

    许徵被逗得哈哈大笑。

    因为顾氏的死带来的阴郁忧伤,在许徵爽朗的笑声中悄然消散。

    想起顾氏的死,她的心里依然一阵阵酸楚。

    不过,人死不能复生。顾氏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只等着安眠地下。她也无需耿耿于怀。

    [bookid=3269908,bookname=《念春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