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七章 难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往日顾夫人登门来探望,顾氏总是满心欢喜。今日,顾氏却冷着一张脸,叫了一声母亲之后,便没再说话。

    顾夫人也有些讪讪,喊了声“蕙娘”,也不知要说些什么了。

    昨天晚上接到顾采蘋要回府的消息,顾夫人就知道不妙了。顾氏必然是猜出了原委,才会一怒要撵人。辗转难眠了一晚,今日却听到了更令人震惊的消息。

    顾采蘋竟然扭伤了脚?!

    这个蠢笨的丫头!这么蠢的法子也亏她想得出来。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么?先不说侯府里众人会是什么反应,就是顾氏也绝不可能看不出来......

    顾夫人心中暗恨不已,一路上都在思忖着要怎么安抚顾氏。可一见面看到顾氏这副隐忍怒气的样子,顾夫人想好的一番说词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无言的沉默良久。

    终于,还是顾夫人张口打破了沉默:“蕙娘,你如今病着,就安心休养,别整日胡思乱想,免得伤了身子......”

    “原来母亲还关心我的病情。”顾氏抬眼,眼中满是讥讽:“我还以为,母亲巴不得我早点死,好给四妹腾出位置。”

    顾夫人脸上火辣辣的,不得不好言解释:“蕙娘,你先别生气。我绝没有要咒你的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一向好脾气的顾氏此次动了真怒,消瘦的脸孔上满是冷凝:“母亲不妨将所有的苦衷都说出来。我这个嫁出门的女儿,身上留着的还是顾家的血,自然会帮衬娘家一把。哪怕是要我拱手让出自己的丈夫,为丈夫和妹妹牵线搭桥,也绝不会推辞。”

    顾夫人羞愧的几乎不敢直视顾氏愤怒的脸。

    这事确实是顾家做的不厚道。

    就算顾氏缠绵病榻命不久矣,可活着一日,就是威宁侯府的世子妃。怎么能容忍有人算计自己的位置?更不用说,往顾氏胸口戳刀的是自己的娘家人......

    “我十六岁就嫁进侯府。外人看着我这个世子妃风光,真正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别人不知道,难道母亲也不清楚么?”顾氏的声音渐渐哽咽:“我熬不了多久了,母亲为什么连最后几天的舒心日子也不肯让我过?别人欺压我算计我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是我的亲娘和亲妹子。你们这是拿软刀子戳我的心,逼着我早点死啊......”

    顾氏越说越难受,泪水哗地涌出眼角。

    顾夫人又是愧疚又是难堪,忍不住也掉了眼泪,边哭边说道:“千错万错都是娘的错,你要怪就怪娘,别再折腾自己的身子。你要是真的被气出个好歹来,我这个做娘的一辈子心里都难安......”

    顾氏却彻底心凉了。

    到了这一刻,顾夫人也指责顾采蘋半个字。很显然,顾夫人还在打着让顾采蘋嫁给纪泽做填房的主意。现在的哭泣忏悔,不过是在哄她罢了!

    “母亲,”顾氏缓缓张口,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和采蘋趁早打消这份心思。我绝不会允许采蘋嫁到侯府来。”

    顾夫人闻言一惊,一时也忘了哭泣,急急抬起头来:“蕙娘,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也犯不着和采蘋赌气!将来如果你真的走了,世子总要续弦。这世子妃的位置,给你妹妹,总好过便宜了别人。你无子无女,日后连个为你上香烧纸的人都没有。要是采蘋嫁给了世子,有了一子半女,绝不会忘了你这个亲姐姐。你先别顾着生气,仔细想一想这其中的道理。”

    去他的道理!

    顾氏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行!我绝不同意!”

    她已经熬的油尽灯枯,怎么能让妹妹再嫁到这个火坑来?

    顾夫人素知长女外柔内刚的性子,见顾氏态度这般坚决,心中不由得一沉。也顾不得再掩饰什么了,索性直截了当的问出了口:“为什么?难道你情愿将来别的女子嫁给世子?”

    顾氏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一年多前那肮脏的一幕似乎又浮现在了眼前......

    自己的丈夫和继母有私情,丝毫不顾及她腹中的孩子。这么腌臜肮脏的事,让她怎么说得出口?

    顾夫人还在喋喋不休:“蕙娘,今日既然把话说开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这事你爹他们也都是默许的。我们顾家比不得从前,纪家却是圣眷正浓。这个姻亲无论如何不能断了。我们顾家不便张这个口,你私下和世子说一声却是无妨。世子就算念着多年的夫妻恩情,一定不忍拒绝你......”

    一字一句,宛如锋利的刀刃,狠狠地刺进她的胸膛。

    丈夫冷硬无情,婆婆虎视眈眈,娘家人也在算计着她......这世上,还有人在意她的感受么?

    顾氏心中惨然,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这口鲜血,猛地溅落到顾夫人的衣襟上。

    顾氏吐完这口血之后,便昏迷了过去。

    顾夫人惊骇不已,惊呼尖叫起来:“蕙娘,蕙娘!你这是怎么了!来人,快来人!”

    原本守在门外的碧罗等人听到顾夫人的哭泣尖叫声,急急地推门进了屋子。待看到面白如纸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的顾氏时,碧罗心中一凉,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

    短短两日,顾氏已经吐了两回血。心头血,可都是一个人的元气。顾氏本就孱弱,哪里还禁得起这样的折腾?

    ......

    许瑾瑜午睡醒了之后,听到的便是顾氏吐血昏迷的消息。

    “奴婢听说当时只有顾夫人在屋子里,也不知顾夫人说了什么,竟让世子妃气的吐血昏迷过去。”初夏满脸的好奇和疑惑。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十有八九是为了顾四小姐的事。”

    顾采蘋做的这么明显,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就是泥捏的人也有三分性子,娘家人这般算计自己,再有小邹氏冷嘲热讽,顾氏焉能不愤怒?

    初夏叹口气,声音里多了几分同情:“世子妃也够可怜的。”

    是啊!荣华富贵光鲜都是给外人看的,日子过的是否舒心,只有自己才最清楚。

    今日的顾氏,甚至不如昔日的她。至少,当年她还有全心护着她的兄长。顾氏却是连娘家人都在盼着她早点死......

    想及此,许瑾瑜心中微酸,起身往外走。

    刚出屋子,就见邹氏行色匆匆的走了过来:“瑾娘,你来的正好。听说世子妃吐了血,眼下正昏迷不醒。我们一起去浅云居看看。”

    纪泽今日为了许徵的事不在府中,偏偏顾氏又出了这样的事。于情于理,她们都该前去探望。

    许瑾瑜想了想说道:“娘,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空着手去。你那儿不是还有一株百年人参么?不如带过去。”

    人参是可以吊命的好东西,百年以上的十分难寻,昂贵的令人咋舌。当年丈夫病重的时候,邹氏花了许多银子买了两株百年人参。用了其中一株,剩下的另一株一直收着没舍得动用。

    虽说侯府里不缺这些东西。可她们总得表示一下。

    邹氏有些肉痛地点了点头。

    母女两人带着人参去了浅云居。

    小邹氏等人都在。扭伤了脚的顾采蘋也让丫鬟搀扶着过来了,此时正坐在床边垂泪。顾夫人也在床边,眼睛红红的。

    顾氏躺在床上,气若游丝,面白如纸。

    许瑾瑜看了一眼,心陡然一沉。

    这分明就是将死的征兆。

    前世顾氏熬到了三月才离世。这一世,或许顾氏根本连这几日也熬不过去了......

    ---------------

    顾氏是我写过的最悲情最可怜的女配,写完这一章,我心里闷闷的很难受~

    [bookid=3083113,bookname=《美人多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