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五章 释然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新的一周,求书友们收藏投推荐票冲新书榜~O(∩_∩)O~

    -----------------

    许瑾瑜见两人面色渐渐凝重,心里暗暗松口气。

    纪泽和小邹氏之间有不可告人的隐秘,纪泽对小邹氏当然格外尊敬,连带着对小邹氏的娘家人也高看几分。不过,这一层隐情邹氏许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想抹黑纪泽轻而易举。

    只要邹氏和许徵多保持几分警惕,今后就不会轻易相信纪泽了......

    “妹妹说的对。”许徵率先打破沉默:“我们初来乍到,凡事都要谨慎小心。不能太过轻易地相信别人。”

    许瑾瑜连连点头,不遗余力的继续抹黑纪泽:“就是就是,说不定他是觉得大哥非池中物,现在示好,将来就能挟恩利用大哥。”

    这么说可半点都没冤枉纪泽。当年如果不是他想利用许徵,许徵也不会进秦王府,落得那般凄凉的结局。

    “越说越夸张。人家好心帮忙,倒被你说成是居心叵测的坏人了。”邹氏口中嗔怪,心里也觉得不踏实了。

    以后还是小心些才好......

    许瑾瑜太了解邹氏了。见邹氏这般反应,便知道她已经听进了自己的话。也不和邹氏争辩,笑着对许徵说道:“大哥,世子不是说了明天要带你出府拜见国子监的曹大人吗?你今晚就别熬夜读书了,早点歇着。”

    许徵略一迟疑:“可是,你刚才说的也有道理。万一他没存好心......”

    “他有什么盘算是他的事。”许瑾瑜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以后小心提防些就是了。明天有机会去见曹大人可不能错过。我们特意投奔姨母,为的不就是有人能替你引荐京城出名的大儒吗?”

    许徵:“......”

    邹氏:“......”

    这话说的,也太直接太势利了!大有先利用完再一脚踢开半点恩情都不念的白眼狼架势!

    许瑾瑜眨眨眼:“娘,大哥,你们是不是觉得利用完人家一脚踢开,半点恩情都不念,这种行为像白眼狼?”

    邹氏许徵一起用力点头。

    许徵忍不住说道:“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借住在侯府,又要厚颜借势沾光,怎么能有翻脸不认人的打算?”

    许瑾瑜悠然一笑:“你们脸皮薄,难免觉得不好意思。没关系,将来这种翻脸不认人的事交给我就行了。”

    许徵:“......”

    这还是那个善良温柔的妹妹吗?

    许瑾瑜看着许徵俊脸扭曲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一笑,宛如鲜花怒放,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

    许徵看着这样的许瑾瑜,也笑了起来:“妹妹,几日都没见你笑过了。”

    许瑾瑜这几日的异样沉默,敏锐的许徵早就察觉到了,心中一直暗暗忧心。此刻见许瑾瑜恢复了往日的慧黠俏皮,才稍稍释然。

    看着许徵眼中的怜惜,许瑾瑜心中一暖。

    重生后,面临恨之入骨的仇敌,每日都要强自压抑恨意。在邹氏和许徵面前还要装的若无其事。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其实心里阴郁沉重从未轻松过。亲如兄长岂能看毫无察觉?

    “我前几日心情不太好,所以总不想说话。”许瑾瑜笑容明亮,声音轻快:“现在我已经想通了。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重生一回,她不止要报仇,还要让自己和身边的人都活的幸福安乐。如此,才不枉老天恩赐的新生。

    许徵见她神色轻松欢快,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习惯性地揉了揉许瑾瑜的头:“想通了就好。”

    邹氏见兄妹两个亲亲热热有说有笑,心中十分欣慰。

    ......

    隔日清晨,许瑾瑜随着许徵一起去了浅云居。

    心态有了微妙的变化,再见到纪泽,许瑾瑜的心情很平静,彻骨的恨意深深地藏到了心底。

    许瑾瑜微笑着见了礼:“表哥难得休沐,却要为大哥的事奔波,瑾瑜先谢过表哥了。”

    这一番话说的落落大方十分得体。

    纪泽忍不住多看了许瑾瑜一眼,唇边噙着温和的笑意:“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如此客气。”

    许徵一脸感激之色:“对表哥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莫大的援手之德。”

    昨天妹妹说的有道理。不管纪泽存了什么心,总之,现在不利用白不利用。至于以后该怎么回报......那是以后的事情,暂且不急着考虑。

    许瑾瑜接过兄长的话:“是啊,表哥援手之恩,我们兄妹没齿难忘。”

    昨日初见,许瑾瑜一直垂首不语,显得柔顺安静。今日却唇角含笑,俏生生的站在那儿,宛如枝头初绽的花朵,姣美动人。让人几乎移不开眼睛。

    小邹氏正巧走到了门边,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暗暗咬牙。

    这个许瑾瑜,果然生的玲珑心肠。昨天的不为所动原来都是装出来的,今天一大早就巴巴的跑到浅云居来......哼!

    许瑾瑜抬眸,看到小邹氏眼中一闪而逝的阴沉,心中哂然冷笑。

    小邹氏嫉妒独占心极重,连正经的儿媳都容不下。仗着婆婆的身份,一直对顾氏百般刁难。一年多前顾氏“意外”小产,和小邹氏脱不了干系。顾氏的病,有大半都是小邹氏逼出来的。眼看着顾氏熬不了多久了,小邹氏便提前谋划纪泽续娶一事。最好是娶一个性格柔顺没有得力娘家吃了闷亏也不敢吭声的......就像前世的她。

    不过,这一世可完全不一样了。小邹氏若是还将主意动到她的身上,有的是她后悔的时候。

    “有表哥领着大哥出府,姨母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还要特地跑来浅云居一趟。”许瑾瑜亲热的迎上前来,搀扶起小邹氏的胳膊。

    小邹氏笑容微微一顿,旋即若无其事的笑道:“我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看。”

    小邹氏特地来浅云居,当然不是冲着许徵来的。许瑾瑜眼中迅速地闪过一丝嘲讽,面上却笑容不减,亲昵的搀扶着小邹氏进了屋子。

    对许瑾瑜突如其来的亲热,小邹氏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不太舒服。不过,此时也无暇细想。

    纪泽笑着给小邹氏问安:“还没来得及去汀兰院给母亲请安,没想到母亲就来了。”

    小邹氏随意地笑道:“一家人讲究这些虚礼做什么。我也是想着来看看顾氏,才顺便过来。”

    欲盖弥彰!

    许瑾瑜心中冷笑不已,口中却笑道:“姨母要去看表嫂么?正好我也想过去,就陪姨母一起去好了。”

    小邹氏被噎了一下,心里暗暗恼火。偏偏没法子指责半个字。

    谁让她拿探望顾氏当幌子?许瑾瑜顺着她的话音说,一副讨好她的架势。让她满肚子的气只能往回咽。

    “好,我们一起去探望你表嫂。”小邹氏挤出笑容,临走前忍不住看了纪泽一眼。

    纪泽看不出半点异样,笑着招呼许徵:“时候不早了,我们现在就出府。”

    ......

    顾氏面色颓败,远不如昨日。靠着碧罗的支撑,才勉强坐了起来,连连咳了几声。

    就算不通病理的人,也能听得出顾氏的咳声不对劲。

    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又好像是身体内所有的元气都随着咳嗽溢了出来。令人心惊!

    小邹氏冷眼看着,心里十分快意,面上假惺惺的问了句:“怎么咳的这么厉害?”

    碧罗略一迟疑,没敢说实话:“世子妃大概是昨夜有些受凉了。”

    顾氏被顾采蘋气的吐了一口血,之后一直断断续续地咳嗽。

    小邹氏也不是好糊弄的,闻言心中冷笑不已,口中故作关切地说道:“怎么也不早说一声,快让人去请大夫来。”

    话音刚落,一个小丫鬟便匆匆来禀报:“启禀世子妃,四小姐不小心扭伤了脚,疼的直掉眼泪呢!”

    [bookid=3269908,bookname=《念春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