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四章 抹黑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瑾娘,世子今日回府了。”

    邹氏走了进来,笑吟吟地说道:“你姨母刚才打发人来说了,今晚在汀兰院设宴,特意邀我们母子三人都过去呢!”

    许瑾瑜低头绣着帕子,闻言嗯了一声。

    从浅云居回来后,她就一直待在屋子里做绣活。

    心情烦闷阴郁的时候,刺绣能让她迅速的平静下来。

    从到了威宁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可她还是高估自己了,今日乍然见到纪泽,心里的恨意一直澎湃不休。以这样的状态去汀兰院当然不行。她必须让自己冷静镇定......

    邹氏没留意到许瑾瑜的异样沉默,欢喜的说道:“只要世子肯出些力,哪怕是帮着徵儿写几封荐书也是好的。待会儿去汀兰院,你可得机灵些,别再惹你姨母不高兴了......”

    许瑾瑜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依然低头绣着帕子。

    “好了,别忙活绣什么帕子了,明日再绣也不迟。”邹氏催促道:“快些去换身新衣。”

    许瑾瑜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绣活:“娘,今晚让大哥好好表现就是了,我换新衣做什么。”

    邹氏笑着白了她一眼:“姑娘家当然要打扮得水灵标致些。你看看纪妧纪妤,每日都要换两身新衣呢!那位顾四小姐,说是来陪世子妃,每天在穿戴上花的精力可不少。论容貌,你半点不输给她们。仔细收拾打扮一回,免得大家小瞧了。”

    许瑾瑜不以为然的说道:“较这个劲做什么。再说了,我若是太出风头,妧表姐和妤表妹都会不高兴,姨母心中也会不喜。”

    这些当然那是借口。她不想做出任何会让小邹氏误会她对纪泽有意的举动。

    这一年里,她要想方设法让小邹氏厌恶自己,更要远远避开纪泽。

    邹氏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也就不吭声了。

    许徵很快也来了。他穿了一袭崭新的竹青儒袍,眉目俊朗,身材修长,神采奕奕,格外清俊好看。

    许瑾瑜打量许徵一眼,笑着打趣:“大哥,你这么一收拾,就连我也觉得眼前一亮。要是这么走出去,不知道多少大姑娘小媳妇会偷偷看你呢!”

    许徵咧嘴一笑,亲昵地揉了揉许瑾瑜的头:“你这丫头,竟拿大哥开起玩笑来了。我现在可没娶媳妇的心思。等我考取了功名谋了前程,再给你娶一个温柔贤惠的嫂子回来。”

    许瑾瑜脸上笑意盈盈,心中却微微一酸。

    前世许徵考中了探花之后,就去了秦王府,颇得秦王器重欢心。以许徵的相貌人品才华,完全可以娶一个出身良好的名门闺秀为妻。只可惜,许徵没能等到那一天就死在了铡刀下......

    这一生,她不会再陷入小邹氏的圈套,不会再嫁给阴险狠毒的纪泽。许徵也就不会再和犯上作乱的秦王有牵扯,不会再英年早逝。

    许徵会拥有全然不同的人生!

    邹氏看着言笑晏晏的兄妹两人,心中溢满了自豪骄傲,笑着催促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去汀兰院了,免得你姨母他们等的着急。”

    ......

    许瑾瑜随着母亲兄长一起到了汀兰院。

    小邹氏含笑坐在上首,纪妧纪妤坐在一旁,纪泽神色也颇为温和。之前不知在说些什么,气氛颇为融洽。

    小邹氏心情显然不错,因小厨房生出的不快也暂且搁下了,笑着说道:“世子,这是你许家姨母,还有许家的表弟表妹。”

    纪泽站起身来,笑着喊了姨母。

    邹氏顿时受宠若惊了,忙笑道:“世子不必多礼。”小邹氏是世子的继母,认真论起来,他们母子三个和纪泽可没什么实在的血缘关系。没想到,纪泽没摆半点世子的架子,表现的这么礼貌客气。

    许徵笑着走上前,拱手道:“许徵见过世子。”

    纪泽和颜悦色地笑道:“叫我一声表哥就行了。刚才听母亲说,你打算今年参加秋闱。让纪灏带着你多去些诗会书会,多认识些人总是好事。我再为你写几封荐书。你可以拿着平日写的文章登门请人指教。”

    没等许家人张口,便主动应承下了要帮忙。

    许徵心中大喜,忙笑着道了谢。

    邹氏和许徵对纪泽的第一印象都极好。

    这也难怪。纪泽此人城府极深,那张温和亲切的面具不知骗到了多少人。许徵母子初来乍到第一次接触纪泽,难免会被蒙蔽。

    许瑾瑜柔顺安静的站在邹氏身侧,微微垂着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和纪泽对视说话的机会。

    纪泽并未放在心上,亲切地和许徵闲聊起了汴梁风土人情。

    小邹氏不动声色的瞄了许瑾瑜一眼。见许瑾瑜一直低着头安分守己的看都没看纪泽一眼,心里不由得暗暗诧异。

    纪泽玉树临风俊美不凡,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妙龄的怀春少女根本无法抵挡。顾采蘋不就被迷昏了头么?这个许瑾瑜倒是特别,竟然完全不为所动......

    她答应邹氏母子到侯府来寄住,当然没存什么好心。从一开始,就打上了许瑾瑜的主意。可才短短几天,她就察觉到许瑾瑜和邹氏在信中描述的并不一样。聪慧可人没说错,温婉柔顺可就未必了!此时的温驯十有八九也是装出来的......

    小邹氏思忖着,下意识地多看了许瑾瑜几眼。

    许瑾瑜正好抬眸,和小邹氏的探寻目光碰了个正着。

    许瑾瑜眸光微闪,唇角似笑非笑的弯了弯。

    小邹氏没有错过这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心中不由得一跳。这个许瑾瑜,实在难以琢磨。看来,之前想好的计策还得多思虑一番再说。

    反正顾氏还能撑些日子,就算死了,纪泽也要等上一年时间再续弦。来日方长,慢慢筹谋也不迟。

    小邹氏打定主意,也不再多想,笑着说道:“今晚没有外人,也不必分席了,坐在一起也热闹些。”

    众人自然没有异议。

    纪泽抬头,和小邹氏的目光在空中微微一触,很快又各自移开。

    ......

    饭后,母子三人一起回了引嫣阁。

    邹氏对纪泽简直是赞不绝口:“......家世出众不说,相貌人品也是一等一的。难得的是半点都不傲气,平易近人不说,对你姨母也很尊重。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许徵也忍不住叹道:“往日我在临安自恃甚高,总以为世上无人能及得上我。今天见了表哥,才知道什么叫年少俊彦!”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毫不客气的泼了盆冷水:“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温和亲切的人,说不定心肠格外冷硬狠毒。你们可别被人家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银子。”

    邹氏笑着白了她一眼:“你这丫头,说话越来越没谱了。你也才见人家第一面,怎么就能肯定他是那种口蜜腹剑的人?”

    许徵倒没说什么,只是用不太赞成的目光看着许瑾瑜。

    许瑾瑜淡淡说道:“我这么说可不是没理由的。你们想想看,姨母嫁过来的时候,世子已经十岁,早就是懂事的年纪了。他又不是亲儿子,对继母这么尊敬,对继母的娘家人也分外和气。你们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吗?”

    被许瑾瑜这么一说,邹氏和许徵的笑容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是啊,人心隔肚皮。纪泽身为威宁侯府世子,年纪轻轻就手握兵权,有什么理由要对继母的娘家人这么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