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三章 姐妹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榜期间,收藏和推荐票都很重要,书友们别忘了收藏和投票O(∩_∩)O

    ----------------

    纪泽要去汀兰院,纪妧和纪妤也随着一起离开了。

    许瑾瑜留在原地没有动弹。

    短短片刻,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自制力。再对着纪泽,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流露出恨意。

    纪泽的精明狠辣,她比谁都清楚。要报仇,来日方长,谋定而后动才是上策。绝不能轻举妄动惹来纪泽的疑心......

    “瑾妹妹,你不跟着一起去汀兰院么?”顾采蘋见许瑾瑜一动不动,心里暗暗着急,忍不住出言怂恿。若是许瑾瑜跟着去了,她再跟上也就不算惹眼了。

    许瑾瑜回过神来,迎上顾采蘋略显急切的眼眸。顾采蘋的那点心思,不用仔细思量也能猜得到。

    “我已经出来半天了,得先回引嫣阁,免得我娘担心。”许瑾瑜微微笑道。

    顾采蘋不死心的想继续说服她:“你们母子到侯府有几日了,却都没见过姐夫。姐夫难得回府,今晚肯定会设宴邀请你们母子三人。你何必回引嫣阁,直接去汀兰院等着就是了。”

    许瑾瑜继续微笑:“我还是先回去。晚上若是有家宴,自然会有人去引嫣阁通禀。”

    顾采蘋连续碰了软钉子,心中颇有些羞恼,正要说什么,顾氏忽的张口发话了:“瑾表妹,你急着回去,我就不留你了。”

    许瑾瑜有礼的告了退。将独处的空间留给了这对姐妹。

    ......

    碧罗极有眼色,不等顾氏发话便领着一众丫鬟退下了。

    屋里只剩下姐妹两个。

    顾采蘋有些心虚,不敢抬头看坐在床上的顾氏,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裙摆。浅粉色的绣鞋露出了一点点,在碧色罗裙的映衬下格外精致好看。

    顾氏也没说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屋里一片令人窒闷的沉寂。

    顾采蘋到底年轻沉不住气,鼓起勇气抬头看向顾氏:“大姐,我......”

    “亏你还记得我是你大姐。”顾氏憔悴瘦削的脸孔一片潮红,声音里满是隐忍的怒火,目光亮的令顾采蘋不敢直视:“顾采蘋,你今日真是给我长脸了!”

    顾采蘋脸上火辣辣的。

    一个尚未定亲的女子当众对一个男子示好,这种事若是传出去,确实没什么脸面。可是......可是她总得找机会表明心意。否则,顾氏一走,纪家上下谁还会惦记着她?

    顾氏见顾采蘋半点不辩解就这么默认了,心血一阵阵翻涌,气的全身不停的颤抖:“好,你倒是勇气可嘉,敢作敢当!我这个做大姐的索性成全了你的心意。今天晚上就找条绳子上吊,一死了之,早些给你腾出位置来......”

    顾采蘋听的俏脸一白,想也不想的冲到床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姐,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痴心妄想,你千万别因此动怒气坏了身子。”说着,眼泪已经涌出了眼角。

    顾氏怒气未消,冷笑一声道:“前两日母亲特地带你来看我,还让你在府里住些日子陪我。我早该看出不对劲了。我一个快死的人了,对顾家也没什么用处了,何必在我身上花心思。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素来温和宽厚的顾氏,气到了极处,说话也尖酸刻薄了起来:“你正值妙龄,生的秀丽窈窕。比我这个年老色衰一脸病容的强了百倍。只可惜,威宁侯府如今圣眷正浓,世子是出了名的美男子,膝下又无子女。倾慕他的女子数不胜数。我一死,多的是想嫁给他做填房的,未必轮得到你。所以,你借着来探望我的名义先住到侯府来,最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再不济,还能仗着是我的亲妹妹,厚颜表露心意。自毁了清名,到那个时候,纪泽想不娶你也说不过去了。”

    一句一句,将顾采蘋心底所有隐晦的心思都说了出来。

    顾采蘋羞愧的无地自容,哪里还敢反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

    “你一切倒是算计好了,不过,我绝不会同意。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顾氏情绪太过激动,说完这番话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顾采蘋顾不得抹眼泪,忙为顾氏拍打背部顺气。

    顾氏喉头一甜,咳出了一口血。

    鲜血从唇角溢出,滴落在被褥上,宛如绽开了点点红梅,触目惊心。

    顾采蘋骇然:“大姐!你怎么了?来人,快来人,快些去请大夫来!”

    话音未落,碧罗便急急推门走了进来。当看到被褥上的血迹时,碧罗面色陡然一白,迅疾的冲到了床边:“世子妃,你这是怎么了?”

    明明一下午都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吐了血?

    顾采蘋慌乱无措,连连催促碧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问这些。快些去请大夫过来。再打发人到汀兰院报个信......”

    “不用了。”顾氏声音微弱,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坚持:“我身子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不用叫大夫来,也不用惊动任何人。”

    油尽灯枯,药石罔效。

    她很清楚,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等死的滋味太难熬了。有时候她甚至觉得,早一日闭上眼睛也好,也免得一日一日的苦熬......

    “不叫大夫怎么行。”顾采蘋红着眼睛哽咽道:“大姐,都是我鬼迷了心窍,是我不知廉耻,将你气的吐了血。你再生气也别折腾自己的身子。等你身子好了,要打要骂都由你。现在还是请大夫来吧!”

    “我说不用就不用了。”顾氏声音微弱几不可闻:“我想静一静。你先退下,碧罗留下陪我。”

    顾采蘋还想说话,顾氏却已闭上了眼睛,不再看她。

    碧罗眼眶红红的低声道:“四小姐,世子妃不宜情绪再激动了,你就听世子妃的,暂时回屋子里休息。等明日再过来看望世子妃吧!”

    碧罗自十岁起就在顾氏身边伺候,至今有十年了,是顾氏最亲信的丫鬟。顾采蘋在她面前也不好摆出主子架势来,闷闷的应了一声,起身出了屋子。

    ......

    碧罗坐在床边,看着面色苍白唇边犹有血迹的顾氏,心中一恸。轻轻的用帕子为顾氏擦拭唇角。

    顾氏睁开眼,眼中一片死寂。

    碧罗暗暗心惊,低声劝道:“四小姐还没定亲,生出些心思也是难免。世子妃别和四小姐计较了。不管怎么说,她总是顾家人,是你的亲妹妹......”

    “我宁愿没这样的妹妹。”顾氏声音低哑,眼中满是伤心和愤怒:“我还没死,就开始算计着要嫁进来做填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脸没皮的往世子面前凑。简直丢尽了顾家的人!”

    情绪一激动,苍白的脸上又涌起异样的红晕。

    碧罗唯恐她再激动吐血,忙顺着顾氏的话音说道:“是是是,四小姐今日确实做的不妥。你先平心静气,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顾氏自嘲地扯了扯唇角:“有人巴不得我早些被气死才好。”

    那个“有人”,显然不止是顾采蘋。

    碧罗伺候顾氏多年,对顾氏在侯府里的艰难处境十分清楚。闻言一阵心酸,强打起精神安慰顾氏:“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好生歇息一会儿。世子爷难得回来,吃了晚饭就会回浅云居。到时候您也有力气陪世子爷说话。”

    顾氏眼里的讥讽之色更浓,却什么也没说。过了片刻,才张口道:“你现在就打发人去顾府送个信,就说四小姐打算明日回府。”

    碧罗略略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忙应下了。

    四小姐确实不宜再留在侯府里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