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二章 旧梦(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新婚半个月,纪泽每晚都留宿在她的屋子里,在人前对她也算温和。婆婆小邹氏待她更是亲厚。

    邹氏和许徵听闻这些,都放了心。

    她看着母亲兄长释然的笑容,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了。

    纪泽人前人后两副模样,每天晚上进她的屋子,却从未碰过她。一到半夜就悄无所踪,天亮前一定会回来。

    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新婚情热。事情的真相却如此难堪。

    再然后,纪泽请了一位京城名医来。那位名医仔细地为她诊了脉,然后宣布了喜讯。她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算一算日子,正是那一晚的春风一度后珠胎暗结。成亲前的那一段日子,她也确实没来过月事。

    纪泽满脸欢容,重赏了那位名医。随后,以静心养胎为由,让她待在浅云居里。

    与此同时,小邹氏生了恶疾,为了避免传染给孕妇,便独自去了田庄里养病。

    安胎的汤药源源不断的送到浅云居来,纪泽每日嘘寒问暖温柔体贴。她受宠若惊,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

    两个月后,她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怀孕妇人应该有的症状,她半点都没有。肚子平平,毫无隆起的迹象。偏偏月事一直没有来,那位名医隔几日来诊脉,总说胎相不稳,不能出去走动免得滑胎。

    她越来越慌乱不安,隐隐觉得自己掉进了无法挣脱的迷雾里。

    那个时候,许徵已经考中了探花,做了秦王府的长史,邹氏也随着许徵去了秦王府。她在浅云居里养胎,身边只有初夏。

    初夏也察觉出异样来,想偷溜出府去找许徵母子,刚一出浅云居,就被几个壮实的婆子拧着胳膊压了回来。

    那一刻,她又惊又怒又怕又疑。

    纪泽将她幽禁在浅云居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怀了身孕?

    当天晚上,纪泽出现在她面前。俊美的脸孔阴冷狠戾:“许瑾瑜,我说你怀了身孕,你就是怀了身孕。从今天起,你不准出房门半步,安心‘养胎’。等过几个月,你会平安的‘生’出孩子来。只要你安分守己,这世子妃的位置自然是你的。否则,不止是你性命难保,还有你娘和许徵,都会一起到地下去陪你!”

    在他狠戾阴冷的目光下,她全身僵硬冰冷。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他费尽心思要她‘怀孕’,过几个月还要‘生产’。那孩子......到底从哪儿来?

    从那一天起,她再也没能踏出房门半步,陪着她的只有初夏。门外有几个壮实的婆子看守,其中一个每日送饭进来,顺便“教导”她要如何‘怀孕’的逼真。她在衣服里塞了小小的枕头。

    四个月后的一个夜晚,她“早产”生下了一个儿子。

    纪泽亲自抱着刚出生不久的男婴,放到了她的枕边。他俯下身,温柔的凝视着孩子,眼中溢满了喜悦。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孩子还小,眉眼轮廓依稀有几分肖似纪泽。下巴和嘴唇也隐隐有些眼熟,竟和她也有些相似......

    电光火石间,她的脑海中忽的掠过一个最不可思议的答案,惊骇不已。

    纪泽俯视的目光挪到了她震惊的脸上。

    他唇角冷冷的勾起,声音渗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好好做月子,不该想的事最好别胡思乱想。”

    很快,小邹氏恶疾痊愈回了府。

    孩子的满月宴举办的隆重而热闹。她这个“母亲”身体羸弱没有露面。孩子满月后,被抱到了汀兰院由祖母小邹氏代为照顾。

    世上多的是让一个人“病逝”的法子。因为兄长极得秦王器重,纪泽投鼠忌器,才留了她一条性命。她在侯府里日夜被监视,举步维艰。三年后又被以养病为由,被送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田庄里。

    许徵也渐渐察觉出了不对劲,想来探视她却被纪泽百般阻挠。只得命人暗中查找,找了两个多月才终于找到了她的下落。

    兄妹相见的那一刻,恍如隔世,抱头痛哭。

    许徵将一个用牛皮纸包裹好的信笺给了她,让她一定要贴身收好,说这是能扳倒纪泽的证据。他安排好一切后,就会来接她。

    她满怀期盼的等了三日,等来的却是秦王作乱许徵被斩首邹氏自尽身亡的噩耗......

    ......

    深埋在心底的惨痛记忆呼啸而来。

    许瑾瑜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逼着自己垂下头,掩住眼底彻骨的恨意。

    纪泽进了屋中,见到有这么多人,略略挑眉笑道:“今日浅云居倒是热闹。”他的皮囊生的实在太好,漫不经心的一笑,便如烈日般耀目。

    许瑾瑜站在顾采蘋身侧,垂着的眼眸清楚的看到顾采蘋激动的双手微颤。

    许瑾瑜自嘲的扯了扯唇角。顾采蘋和当年的她一样,被纪泽俊美的容颜翩翩的气度迷昏了头......

    纪妧和纪泽是亲兄妹,自然亲厚,笑着喊了声大哥,

    纪妤和纪妧关系不睦,对这个兄长倒是颇为亲密,也笑着走上前:“大哥,你可有些日子没回来了。”

    纪泽嗯了一声,又看向顾氏:“你身子近来好些了没有?”

    顾氏神色淡淡的应道:“妾身大概是好不了了,说不准哪一天就撒手归西。劳烦世子惦记了。”

    屋子里陡然静了一静。

    纪泽脸上的笑容隐没。

    自一年多前小产后,顾氏和纪泽从原来的相敬如宾变成了相敬如冰。

    纪妧听着暗暗着急,悄悄冲顾氏使了个眼色。大哥难得回来一趟,心里纵有再多的怨气,也该好好的哄着大哥再说。怎么这么冷硬的顶了回去?

    顾氏自然看到了纪妧焦急的神色。

    她这满身的病,有大半都是心病。没见到纪泽的时候勉强能忍得住,看到纪泽的时候,心里的酸苦实在难以抑制。反正她是将死的人了,还用在乎纪泽的颜面吗?

    看着纪泽不算好看的脸色,顾氏心中掠过近乎自虐的快意,正要张口说什么。一旁的顾采蘋忽的鼓起勇气说道:“大姐,姐夫日日在军营里忙碌,所以没多少时间回来看你。你也该谅解姐夫才是。”

    这一次,脸色难看的人轮到顾氏了。

    好!好一个亲妹妹!

    她还没死,就当着她的面对她的丈夫讨好献媚了......

    顾采蘋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失言了,不由得有些后悔。转念一想,这件事迟早是要让大姐知道的。她想顺利嫁到侯府来,还得靠大姐从中出力才行。再者,这也不是她擅做主张。父亲母亲他们都是赞成的。大姐现在大概会有些生气,不过,很快就该想通。

    这世子妃的位置与其便宜了别人,留给自己的亲妹妹不是更好?

    这么一想,顾采蘋又大着胆子看向纪泽:“姐夫可还记得我么?我是采蘋。”

    顾氏苍白的脸颊迅速地飞起愤怒的红晕,暗暗咬了咬牙。

    纪泽眸光一闪,似笑非笑的看了满脸怒意的顾氏一眼,才笑道:“当然记得,你是蕙娘的四妹。我两年前见过你一面,那时你还是个孩子,如今出落成大姑娘了。若是在外面遇上了,我未必敢认。”

    声音温和悦耳,带着丝丝笑意和无法抵挡的魅力。

    顾采蘋俏脸微红,眼中却闪出了喜悦的光芒。

    纪妧纪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撇了撇嘴。

    这个顾采蘋,平日看着还算不错,没想到竟是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子。当着自己亲姐的面勾引姐夫......亏得她做得出来!

    气到极点,顾氏反而冷静了下来,淡淡笑道:“世子这几日不在府里,还没见过姨母他们。这是瑾表妹。”

    纪泽闻言看了过来。

    自他进来之后一直垂首静默的少女上前两步,盈盈一礼:“瑾瑜见过世子。”

    声音温润柔婉,十分悦耳。

    少女约有十四五岁,眉目如画,温婉沉静,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十分美丽。

    纪泽挑眉一笑:“瑾瑜,怀瑾握瑜,真是个好名字。你既是姨母家的女儿,见了我叫一声表哥就行了。”

    许瑾瑜抬眸迅速的看了纪泽一眼,改口叫了表哥。

    对视的短短刹那,她的目光明亮异常。

    纪泽见惯了少女爱慕热切的眼神,也没特别放在心上,又看向顾氏:“我要去汀兰院给母亲请安,你身子不好,就好好歇着,不用等我吃晚饭了。”

    顾氏淡淡的应了一声,缩在衣袖中的手悄然握紧,指甲掐进掌心,一阵阵刺痛。

    --------------

    前世的瑾娘被算计得好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