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章 好戏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此事之后,小邹氏没再说话。

    气氛陡然冷凝。

    邹氏干巴巴的坐了片刻,颇为尴尬。许徵不知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许瑾瑜却笑意盈然神色自若。

    小邹氏眼角余光瞄到许瑾瑜坦然的样子,心中愈发不喜。

    纪妤进来给小邹氏请安,总算打破了沉闷。

    纪妤昨日被小邹氏臭骂了一顿,心里还在闹别扭,请安之后便闷着脸坐到了一旁。

    许瑾瑜笑眯眯的搭话:“妤表妹,你昨天让人送来的衣裙,我试了一试,还算合身。今日特地穿在了身上,你看看怎么样?”

    纪妤看了许瑾瑜一眼。许瑾瑜生的一副好相貌,肤白似雪,身材窈窕,那身秋香色的衣裙穿在她的身上,愈发精致夺目。

    四条新做的衣裙里,纪妤最不喜欢秋香色,嫌老气一直没穿,因此才毫不心疼的送给了许瑾瑜。没想到许瑾瑜穿着却这般好看......

    纪妤心中又嫉又恼,不冷不热的应了句:“还过得去。”

    许瑾瑜哪能猜不出小心眼的纪妤在想什么,故意抿唇笑道:“妤表妹对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想绣个帕子送给妤表妹。不知妤表妹喜欢什么样的图案?”

    那身衣裙可是汴梁城里最好的绣庄做的,值二十两银子呢!许瑾瑜也好意思用帕子做回礼!

    纪妤撇撇嘴:“我可不缺丝帕,你绣帕子留着自己用吧!”

    “妤表妹身边当然少不了会绣帕子的丫鬟,我只是想表一表我的心意罢了。”许瑾瑜半点都不恼,笑吟吟的说道:“妤表妹生的像芙蓉一般俏丽出尘,我就为你绣一朵芙蓉好了。正好相得益彰。”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纪妤听的美滋滋的,面色也和缓了不少。

    小邹氏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眼眸暗了一暗。

    纪妤脾气急躁沉不住气,又眼高于顶,从来都是想什么说什么。许瑾瑜只比纪妤大了一岁,城府却远胜纪妤,三言两语就将坏脾气的纪妤哄的高高兴兴......

    “夫人,二小姐和顾四小姐来了。”含玉走进来禀报。

    小邹氏眸光一闪,唇角似笑非笑:“快些请她们进来吧!”

    ......

    珠帘叮当作响,两个妙龄少女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纪妧还是那副矜持淡然的样子,行了礼之后便坐下了,没有说话。顾采蘋倒是主动和小邹氏搭了话:“大姐一直卧床养病,深愧没能日日来汀兰院请安。我来之前,大姐特意叮嘱我代她给您问安。”

    语气恭敬,全然一副晚辈和长辈说话的口吻,挑不出半点不妥。

    也正因为如此,反而更让人觉得异样。

    顾氏和小邹氏面和心不和绝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自顾氏小产之后,婆媳两个关系愈发冷淡。小邹氏等闲十天半月都不去浅云居一回。此事顾家人不可能不知道。顾采蘋身为顾氏嫡亲的妹妹,理所当然的站在顾氏那一边。现在却主动向小邹氏示好......这背后暗藏的意思,实在值得琢磨。

    小邹氏心中冷笑不已。

    顾家也是勋贵名门,顾氏和纪泽成亲算是门当户对。可这几年来,顾家不得帝心,渐渐式微。纪家却深得圣眷。纪贤妃所出的三皇子颇得圣心,威宁侯纪弘领兵驻守边关,世子纪泽也执掌兵权,做了侍卫歩军副都指挥使。

    如今的威宁侯府,已经是大燕最顶尖的勋贵门第之一。

    眼看着顾氏熬不了多久了,顾家人开始打着将幼女嫁进侯府做世子续弦的主意。

    这个顾采蘋,看着秀丽端庄,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定亲的姑娘巴巴的跑来住下,瓜田李下的算怎么回事?一旦传出什么名声,岂不是要赖着世子负责了?

    小邹氏将心里翻涌的怒火按捺下去,神色淡淡的笑道:“顾氏身子不好,安心养病就是了。一家人请不请安的有什么要紧,最要紧的是她快些好起来。也免得大家伙儿日夜心中记挂。”

    有意无意的将一家人三个字说的重了一些。

    顾采蘋脸颊微微一热,旋即故作坦然的应道:“我昨日陪着大姐说话,也这么劝她呢!大姐这一病就是一年多,一直躺在床上养病,侯府里的事情一概管不了,就连浅云居的事都无法操持打理。幸好有伯母一直帮着打理。”

    小邹氏叹道:“看着她整日躺在床上,我这个做婆婆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帮着打理些琐事也不算什么。”

    许瑾瑜垂下眼睑,掩去眼底的讥讽。

    一个觊觎自己的亲姐妹,亲姐还病在床榻上,就迫不及待的凑上来谋算。另一个更阴暗扭曲,怀揣着不可告人的隐晦心思,恨不得将一心倾慕纪泽的顾采蘋立刻赶出侯府。

    偏偏两人面上都不肯流露出来,虚情假意你来我往,听着简直令人作呕。

    说到底,最可怜的还是顾氏。人还没死,世子妃的位置就已经被人觊觎算计了......

    闲话片刻,顾采蘋起身,秀丽的脸庞露出柔婉的浅笑:“大姐一个人待在浅云居,我心中着实放心不下,厚颜先告退了。”

    一派关心长姐的好妹妹模样。

    小邹氏强自忍住嗤鼻冷笑的冲动,和颜悦色的应道:“也好,你早些回去陪顾氏吧!只管当成是自己家。缺什么张口就是了。”

    顾采蘋一脸感激的道了谢。

    纪妧不耐烦看小邹氏惺惺作态,随着顾采蘋一起告退。

    ......

    从汀兰院回来之后,邹氏免不了又要絮叨几句:“瑾娘,你今日说的话可太过火了。非要坚持设小厨房,惹的你姨母不高兴,刚才脸色那么难看。我们母子三个刚才多尴尬。”

    许瑾瑜弯了弯唇角:“一时尴尬怕什么,总之姨母已经答应了。有了小厨房,以后想给大哥做点心宵夜多方便。我们也不用总吃大厨房送来的饭菜了。”

    最妙的是,打着采买的名义,可以随时自由出入侯府。今后想做些什么也方便的多。

    邹氏拿许瑾瑜没法子,无奈的叮嘱了一声:“这一回就算了,以后说话行事可得小心些。”

    许瑾瑜随意的点了点头,显然根本没往心里去。

    这丫头,以前温驯听话又乖巧,现在怎么像换了个人似的。

    邹氏无奈的叹了口气,很快又打起精神和许瑾瑜商议起了小厨房的事。眼下最要紧的是把小厨房弄好。至于小邹氏那边,只能以后再找机会慢慢修补关系了。

    引嫣阁里原本就盖了小厨房,只是一直没用,积了不少的灰尘。李妈妈领着丫鬟婆子收拾了半天,便将小厨房拾掇了出来。

    第二天,邹氏又命小厮出府买了灶具碗筷食材之类的回来。很快,小厨房便有模有样了。

    邹氏此次到京城来,一共带了十几个下人。还有一些留在了临安的许宅里。十几个人不算多,伺候母子三个也绰绰有余了。其中有一个孙妈妈厨艺最好,如今正好派上用场,做了厨娘。

    邹氏看着布置一新的小厨房,心里暗暗欢喜,开始盘算起今天的夜宵要做什么,一边随口问道:“李妈妈,瑾娘人呢?”

    李妈妈笑着应道:“回太太的话,二小姐去了浅云居。”

    浅云居?

    邹氏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忍不住在李妈妈面前发了几句牢骚:“这几日瑾娘像变了个人似的,特别有主见。我叮嘱过她的事,她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我让她少和顾氏来往,多和妤姐儿亲近,她就是不肯听我的。”

    李妈妈是邹氏当年的陪嫁丫鬟,这么多年来看着许瑾瑜长大,对许瑾瑜的性情也十分熟悉。闻言点头附和道:“是啊,奴婢也觉得二小姐变了不少。”

    顿了顿又笑道:“二小姐今年十四,到明年就及笄,说起来也是大姑娘了。有些主见也不是什么坏事。”

    女子十五及笄后,也到了议亲出嫁的年龄。

    邹氏想到这些,心里不免一阵怅然,叹道:“老爷两袖清风,除了临安城的宅院,也没留下多少财物。将来瑾娘出嫁,只怕连一份像样的嫁妆也没有。”

    女儿生的一副好相貌,聪慧过人,诗词书画无不精通,一手刺绣之艺更是无人能及。邹氏深以女儿为傲。可许瑾瑜毕竟没了父亲,又没太多嫁妆。想谋一门好亲事实在不易。

    邹氏低声下气的投奔小邹氏,不止是为了许徵的前程,也是为了许瑾瑜。以威宁侯府的门第声势,只要小邹氏肯出力,许瑾瑜想寻一门好亲事也未必是难事。

    许瑾瑜嫁的好了,将来或许还能帮扶兄长一把......

    这些隐秘的心思,邹氏自然不会随意说出口,很快就扯开了话题。

    ......

    -----------

    友情提示,下一章有重要人物出场啦~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