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章 能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老读者们都知道我的更新习惯,每天八点准时有更新。新书期一更,等上架了就会两更~希望读者们多收藏多投票支持~留言评论就更好了,每次看到大家热情的留言,都会觉得动力十足~O(∩_∩)O

    -------------

    真正委屈的人,一直都是你。

    短短的一句话,却令一向坚强的许徵全身一颤,心中掠过酸楚难言的滋味。

    许瑾瑜凝视着兄长,声音愈发低柔:“大哥,你也别把自己逼的太紧了。你自幼天资出众,一直跟着父亲读书,这三年又拜了临安城里最出名的大儒为师,熟读四书五经,经义策论都不在话下。唯一所虑的是时文不够精辟老练。如今到了京城,还有半年多的时间才到秋闱。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你温习准备。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中秋闱。”

    看着许瑾瑜眼中的心疼和怜惜,许徵心头一暖:“妹妹,我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考中秋闱。我要的是秋闱的头名解元!”

    说到最后几个字,少年的自信和傲气油然而生。

    许瑾瑜不由得抿唇一笑,黑眸闪出慧黠俏皮的神采:“那是当然。我爹当年文采风流俊美无双,被皇上亲自点为探花郎。大哥自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先在秋闱中考个头名解元,到明年的春闱和殿试中,再考个一甲状元回来。到时候,我娘和我都能沾许大状元的光了。”

    许徵被逗的哑然失笑,原本沉郁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好,等我考中了状元,一定睁大了眼挑一个如意的妹婿。”

    妹婿......

    许瑾瑜笑容微微一顿,然后故作羞涩的红了脸,娇嗔的跺跺脚:“大哥!”

    许徵哈哈笑了起来。

    “你们兄妹两个在说什么,笑的这么开心?”邹氏端着醒酒汤走了进来,笑吟吟的问道:“老远就听到你们两个的笑声了。”

    没等许徵张口,许瑾瑜便笑着接过了话茬:“大哥正和我说起今天去诗会的事呢!”

    许徵下意识地看了许瑾瑜一眼。

    许瑾瑜不动声色的回了个眼神。偏心之类的话私下说说也就罢了,当着邹氏的面还是保持缄默的好,免得伤了邹氏的心。

    兄妹两个素有默契,许徵立刻会意过来,顺着许瑾瑜的话音说了下去:“是啊,我刚才正和妹妹说诗会的事,娘也一起过来听。”

    邹氏却道:“这么晚了,有什么话明日再说也不迟。你快些喝了醒酒汤,早些回屋去看书吧!”

    ......就知道邹氏会是这样的反应!

    许徵迅速的和许瑾瑜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接过热腾腾沉甸甸的醒酒汤,喝下之后,便回屋看书去了。

    ......

    许徵晚上读书的时候,身边不用人伺候,不过,读书耗费体力心力,夜宵是少不了的。

    在临安的时候,夜宵都是由邹氏亲自下厨做的,从不假手他人。现在到了侯府,这引嫣阁里连个厨房也没有。想为许徵准备宵夜,又得劳烦大厨房......

    邹氏心里反复思虑,无意识的拧起了眉头。

    晚上做绣活太伤眼,许瑾瑜捧了一本游记类的闲书打发时间。偶尔一抬头,便看到邹氏拧紧的眉头。

    能让邹氏愁容满面的事,十有八九和兄长有关。

    许瑾瑜略一思忖,便猜出了邹氏的心事:“娘,你是不是为了大哥的夜宵发愁?”

    邹氏点点头叹道:“是啊,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办才好。你大哥每晚读书到半夜,没有宵夜就得空着肚子睡觉,这样太伤身体了。和你姨母说让厨房多准备一份宵夜,我实在不好意思张这个口。”

    许瑾瑜眸光微闪,笑着说道:“不如在引嫣阁设一个小厨房,随时做些点心或宵夜都方便。”

    邹氏略一犹豫:“有了小厨房,就得有厨娘,柴米油盐灶具,还得有米面鱼肉蔬菜等等。这样的要求一旦张口,才是真正让你姨母为难呢!还不如让厨房每天送一份宵夜来。”

    “大厨房里做的宵夜,哪里及得上娘的手艺好。”许瑾瑜笑道:“大哥早习惯娘亲手做的宵夜了,别人做的肯定不合他的胃口。”

    一涉及到许徵,邹氏就开始摇摆不定了,迟疑着说道:“有小厨房当然方便,不过,也太麻烦你姨母了。”

    许瑾瑜微微一笑:“有什么麻烦的。引嫣阁单独设一个小厨房,所有的开销银子都我们自己出。每日需要用的柴米油盐和各类食材,我们自己派人出去买。我们每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忙活一个小厨房也不费多少力气。”

    邹氏被说的动了心。

    许瑾瑜又笑道:“我知道娘脸皮薄,不好意思和姨母说。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明日就由我和姨母说好了。”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能言善道了?

    邹氏失笑,索性点头应了下来:“也罢,这事就交给你了。”

    许瑾瑜说服了邹氏,抿唇一笑。

    她竭力怂恿邹氏设小厨房,当然不止为了许徵的宵夜这么简单。

    小邹氏当年“相中”她的最重要原因,是因为她的温婉柔顺好拿捏。现在她和前世全然不同,小邹氏应该不会再把主意动到她的身上吧!

    ......

    隔日清晨,母子三人用完了早饭之后,便去了汀兰院。

    小邹氏妆容比平日更浓一些。

    许瑾瑜不动声色地瞄了小邹氏一眼。顾采蘋昨日就在浅云居住了下来,小邹氏昨夜大概辗转反侧一夜难眠。所以今日才用浓妆遮掩。

    小邹氏亲切的问许徵:“这两日在引嫣阁里住的可还习惯?”

    许徵笑着应道:“一切都好,多谢姨母关心。”

    “习惯就好。”小邹氏笑道:“还有半年多就是秋闱,你平日除了温习书本,也要多出去参加诗会文会。二房的纪灏和你年龄相若,平日读书也算勤奋。你不妨和他多来往。等世子回府,我会请世子领着你去拜访京城最出名的大儒,你将平日练习的时文多准备一些,请人指点一二,一定有所裨益。”

    许徵忙起身道谢:“有劳姨母费心了。”

    小邹氏笑吟吟地应道:“你是我嫡亲的侄儿,我这个姨母盼着你好,费点心思也是应该的。”

    口蜜腹剑!许瑾瑜暗暗冷笑。

    小邹氏会有这么好心才怪。她分明料定了许徵非池中之物,此时故意施恩于许徵,以图将来挟恩利用罢了。

    邹氏和许徵此时自是不知小邹氏的用心,两人心中俱对小邹氏十分感激。

    小邹氏看着邹氏母子眼底的感激,心里暗暗得意,又和颜悦色的对邹氏说道:“大姐,你若是有什么不惯的地方只管和我说一声。侯爷不在府里,内宅的事我总是能拿主意的。”

    话语里透着几分傲然。

    邹氏挤出一个歉然的笑容:“说起来,还真有件为难的事......”

    “我们想在引嫣阁里设一个小厨房,”许瑾瑜含笑接过了话茬:“有了小厨房,可以随时做些点心宵夜,烧热水也方便,也免得总惊扰大厨房里的人。”

    设小厨房?

    小邹氏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旋即笑道:“单独设个小厨房也不算什么为难的事,不过,你们如今在侯府里住着,若是再设小厨房,岂不是让人觉得我这个做姨母的照顾不周?依我看,小厨房就不用了。我待会儿就让人把厨房管事叫来,让她对引嫣阁的饭食多尽些心。若是她胆敢怠慢,我一定会严惩。”

    话说到这份上,再坚持设什么小厨房可就太不识趣了。

    邹氏连连冲许瑾瑜使眼色。

    许瑾瑜只当没看见,笑着继续说道:“我们到汴梁来投奔姨母,已经给姨母添了这么多麻烦了,哪里好意思再让姨母费心。还是设个小厨房的好,小厨房里所需的一应用具和日常食材,都由我们自己出银子买。大哥要忙着读书,没有时间精力过问这些琐碎的事。不过,我和娘都没什么事,整日闲着也无趣。忙活一个小厨房,只当是打发时间了。”

    ......感情是有备而来!

    哪里是征询她的意见,分明就是通知她一声而已。

    小邹氏笑的略有些僵硬:“也好,那就设个小厨房。灶具食材侯府里都有,让下人去准备就行了,不用你们出去买了。”

    “这怎么行,”许瑾瑜笑颜如花,声音不疾不徐,温润柔雅悦耳:“我们来汴梁前带了不少银子,足够我们平日花用,怎么能让姨母一再破费。还是我们自己出银子吧!这样也免得碎嘴的下人在背地里说闲话了。姨母你说是不是?”

    好一个伶牙俐齿心思灵活的许瑾瑜!句句说的周全,让人想挑刺都挑不出来。

    邹氏每年送来的书信里时常提及许瑾瑜,俱都是温婉听话之类的。前两日的许瑾瑜,也合乎小邹氏心目中的想象。

    直到此刻,许瑾瑜才显露锋芒。

    小邹氏心里十分不快,面上不免显露了一两分,淡淡笑道:“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随你的心意好了。”

    许瑾瑜微微一笑:“先谢过姨母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