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来意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小邹氏领着纪妧和纪妤出去相迎,邹氏也随着一起去了。

    许瑾瑜并未把握这样的好机会和顾氏亲近,站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眉目微垂,宁静柔和。

    顾氏心地仁厚心思细密,待小姑亲厚,待下人宽厚,是一个好女人。只可惜,老天不公,偏偏让顾氏嫁了一个面热心冷狼心狗肺的丈夫。

    她记得很清楚,顾氏没多少日子可活了,不出一个月,就会病逝。身子因小产伤了元气只是引子,真正令顾氏绝望心如死灰的,是丈夫纪泽的薄情寡义心狠无情......

    顾夫人今日领着顾四小姐登门,也不仅仅是探望顾氏那么简单。

    此时顾氏满心欢喜满眼的期盼,等她真正明白顾夫人的来意之后,只怕再也笑不出来了吧!

    想及此,许瑾瑜忍不住抬头看了那个可怜的女人一眼。

    顾氏正好抬眼,将许瑾瑜眼里的怜惜看了个正着。

    自小产又缠绵病榻后,这样的眼神顾氏看的多了,倒也没生出疑心,只笑着冲许瑾瑜招手:“瑾表妹,到床边来坐会儿,离的这么远,我声音又小,只怕说话你都听不见。”

    许瑾瑜柔顺的嗯了一声,坐到了床边。

    离的近了,顾氏消瘦的惊人的脸孔愈发清晰。

    不用照镜子,顾氏也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么瘦弱憔悴难看。看着眉目如画清新如枝头花苞的少女,顾氏情不自禁的怅然叹道:“看着你,我才觉得自己真的已经老了。”

    年纪还未老,心却已垂垂老矣,宛如日落西山来日无多。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悲凉。

    许瑾瑜心中微酸,下意识的握住顾氏枯瘦纤细的手:“表嫂可别这么说。整日病躺在榻上,难免没什么精神。等病养好了,多出屋子转转,心情自然也就好了。”

    许瑾瑜的声音十分轻柔,听在耳中说不出的动听舒适。

    一个人是语出真心还是随口敷衍,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除了纪妧,顾氏已经很久没听到这般真切的关心话语了。心中缓缓涌起一股暖意,唇角也微微扬了起来:“承你吉言,只盼着我真有好起来的那一天才好。”

    前世许瑾瑜和顾氏没多少交集。到了侯府之后,她大多和纪妤待在一起,或是待在小邹氏身边。直到顾氏病逝,她和顾氏说过的话加起来也没超过十句。

    那个时候的她,从未想过顾氏年纪轻轻就病逝的蹊跷,反而为纪泽死了妻子暗暗欣喜。直到很久以后,得知了真相的她,终于体会到顾氏曾经的痛苦......

    许瑾瑜从心底莫名的生出同病相怜的亲近之意,抬起明亮的眼眸说道:“表嫂,我以后可以常来陪你么?”

    “当然可以。”顾氏抿唇一笑,目光柔和:“只要你不嫌陪一个病人太闷,随时想来都行。”

    许瑾瑜俏皮的笑道:“到时候表嫂可别嫌我来的太勤,扰了你的清静才好。”

    “这怎么会,你肯常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顾氏温和的问道:“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消遣?读书习字,还是抚琴作画?”

    闺阁千金们的生活也不像外人想的那么轻松,琴棋书画读书习字厨艺女红都要学,还有管账管家打理内宅等等。

    “自小父亲为我启蒙,将字认全了,读书习字都会一些,琴棋书画也稍有涉及,却不精通。”许瑾瑜笑道:“我平日最喜欢刺绣,在临安的时候也曾正式的拜师学过,勉强算拿得出手。”

    这当然是许瑾瑜的自谦之词。

    许翰曾是才华横溢的探花郎,诗词书画样样出众。许翰十分疼爱女儿,自许瑾瑜四岁起,就亲自为她启蒙。许瑾瑜天性聪慧,丝毫不弱于兄长许徵,四书五经学的有模有样,书画更是出挑。

    邹氏又特意花重金请来了临安城里最出名的李绣娘。许瑾瑜随李绣娘学了几年苏绣。她擅长书画,刺绣之艺很快青出于蓝。构图精巧,绣工超卓,在临安城内赫赫有名。

    李绣娘一开始是冲着高额的束脩才同意进许家教导许瑾瑜,几年下来,早已将聪慧过人天赋出众的许瑾瑜视为传人,将不传之秘双面绣的针法也传给了许瑾瑜。

    许瑾瑜前世凭着高超的绣艺进了京城最大的绣庄,一躲就是数年。她耗费了两年的时间心血,绣了一幅万寿图献给太后。太后欣赏赞叹之余,召她入宫觐见。她也终于有机会将许徵死前留下的东西安然送进了宫......

    顾氏看得出许瑾瑜在谦虚,对她更多了几分好感:“以前我身子还没病的时候,也喜欢做些女红打发时间。”顿了顿,又自嘲的笑了笑:“可惜我现在病的连拿针线的力气都没了。”

    许瑾瑜不愿惹顾氏伤感,有意哄她高兴:“原来表嫂擅长女红刺绣。日后我可要厚着脸皮请表嫂指点才是。”

    一声表嫂,迅速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顾氏自然不知道许瑾瑜刺绣之艺何等高妙,含笑应了下来。

    顾氏看着性子随和,真正能合她眼缘的人其实并不多。论身份,许瑾瑜是她最憎恶的小邹氏的姨侄女,按理来说,她无论如何不该对许瑾瑜另眼相看。

    可人与人之间,真的有缘分这回事。许瑾瑜奇妙的入了顾氏的眼。

    ......

    当众人进内室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两人低声说笑的样子。

    小邹氏心中讶然又不快。这个许瑾瑜倒是伶俐,也不知说了什么,这么短短片刻就博了顾氏的另眼相看......

    纪妧也忍不住多看了许瑾瑜一眼。

    许瑾瑜听到动静,含笑起身站到了一边,目光掠过华服妇人和她身边的少女。

    这个妇人年约四旬,容貌端丽,气质娴雅,正是顾氏的母亲顾夫人。

    少女约有十四五岁,相貌和顾氏有五分相似,面色红润秀丽可人。正是顾四小姐顾采蘋。

    众人见面,自要寒暄见礼。

    顾氏挣扎着要下床。

    顾夫人一脸心疼的阻止:“蕙娘,你身子不好,就安心在床上躺着,别下床了。我们是亲母女,还讲究这些虚礼做什么。”

    顾采蘋坐到床边,亲昵的扶着顾氏细瘦的胳膊,笑盈盈的说道:“大姐,我早就想来看你了。前两次娘没带我来,这次我央求了许久娘才答应。”

    顾氏素来疼爱幼妹,闻言笑道:“既是这样,不妨留下小住几日。陪我说说话解解闷。”

    顾采蘋抿唇轻笑:“就是大姐不留,我也要赖上几天才走呢!”

    顾氏莞尔一笑,因久病而阴郁沉闷的心情陡然好了不少。

    顾氏留自己的亲妹妹住几日,小邹氏自然不好出言反对,当着顾夫人的面笑着说道:“我这就让人去收拾客房。”

    “不用了!”顾氏姐妹两个不约而同的出声。

    顾采蘋略有些羞涩的看了顾氏一眼,才张口道:“浅云居里就有客房,我就住在浅云居里好了,这样离大姐近些,也方便说话。”

    “四妹说的是。”顾氏将心里那一丝怪异的感觉压了下去:“就住在浅云居吧!”

    小邹氏眸光微闪,心中在想什么无人得知,脸上却是笑吟吟的:“也好,这样你们姐妹两个也能亲近些。”

    许瑾瑜不露声色的瞄了含羞带怯的顾采蘋一眼。

    这位顾四小姐看着天真单纯,其实颇有心机。打着陪顾氏的名义正大光明的在浅云居里住下,等纪泽回府,亲近说话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顾采蘋暗中恋慕姐夫纪泽,顾夫人心疼幼女,又觉得长女病重命不久矣,威宁侯世子妃的位置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留给自己的嫡亲妹妹。便领着顾采蘋登了门。

    顾氏此时大概还没想到这一层。不过,精明的小邹氏显然已经察觉出不对劲了......

    ---------

    今天继续提问,前世小邹氏是怎么设计许瑾瑜的?不过猜中了也没加更,嘿嘿,大家猜着玩玩呗~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