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章 汴梁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每天八点准时更新~欢迎书友们收藏推荐支持~O(∩_∩)O

    -----------

    初春二月,枝头吐绿,莺啼婉转。

    微凉的春风中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历经了一整个寒冬的汴梁,从严寒中解冻,渐渐崭露出初春风情。

    汴河边有不少游春踏青的人。穿着儒衫头戴方巾的清秀书生摇头晃脑的吟诵着酸诗,衣衫鲜亮的世家公子们在仆佣的簇拥下谈笑风生,偶尔还有容颜娇美的妙龄少女以扇遮面含羞浅笑。

    不远处有一个码头。

    码头上人来人往,卖苦力的脚夫们挑着沉甸甸的担子,叫卖吃食之类的小贩们扯着嗓子吆喝,在朝阳下显得生机勃勃一派繁华。

    一艘官船由远至近缓缓而来。

    一个身着青色儒衫的少年站在船头。他年约十六,身材修长,相貌俊秀,清亮的眼中浮着赞叹和笑意:“天子脚下,果然非同一般。”

    这里只是汴梁外城的码头,若是进了内城,不知会是何等模样!

    这个负手而立的青衫少年,正是许徵。

    许徵兴致勃勃的看了片刻,转回船舱,笑着对邹氏和许瑾瑜说道:“娘,二妹,你们两个也别在船舱里闷着了。一路行船闷了半个多月,出去瞧瞧汴梁城是个什么样子。”

    邹氏笑道:“你嫌闷就在船头多站会儿,我和瑾娘还是不出去了。”

    时下世风对女子不算苛刻,不过,正经的闺阁千金等闲不会在人前露面。

    许徵没有勉强邹氏,又看向眉目微垂的许瑾瑜:“妹妹,你现在好些了吗?”昨夜一直闹腾到三更才睡,也不知许瑾瑜心情平复了没有。

    听着兄长话语中浓浓的关切,许瑾瑜心里暖融融的,露出昨夜醒来后的第一抹浅笑:“我已经没事了,大哥不用为我担心。”

    真的没事了?

    许徵凝神打量许瑾瑜。

    十四岁的少女脸颊光洁似玉,弯弯的眉,翘挺的鼻子,红润小巧的唇,无一处不美。最美的还是那双沉静清澈的明眸。微微含着笑意时,如春风拂过湖面,令人心中情不自禁的荡起阵阵涟漪。

    除了眼眸微微红肿之外,一如往常。

    可许徵敏锐的察觉到她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许徵心中暗暗思忖,不自觉的盯得久了一些。

    许瑾瑜抿唇轻笑,脸颊边梨涡隐现:“大哥,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许徵回过神来,随口打趣:“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你昨夜一直哭闹不肯去侯府寄住,怎么一夜过来就想通了。现在这般平静。”

    许瑾瑜故作羞恼的瞪了许徵一眼。惹来许徵一阵朗笑。

    许徵笑起来干净明朗,十分好看。略有些暗淡的船舱,也因为他的笑容变得明亮。邹氏也随之笑了起来。

    许瑾瑜近乎贪婪的看着母亲和兄长的笑颜,心中暗暗立誓。

    今生谁也休想再伤害她和她的亲人。

    ......

    官船在码头缓缓停下。

    汴河贯通汴梁城内外,载货载人的船只来往频繁,大小码头有十几个。这一处码头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停靠的船只中不乏奢华精致的官船。

    邹氏母子三人所坐的官船也算华丽,在其中却不惹眼。

    李妈妈匆匆的出了船舱,很快便扬着笑脸回来了:“太太,威宁侯府的人已经在码头候着了。”

    李妈妈和邹氏年龄相容,皮肤微黑相貌平平。她是邹氏当年的陪嫁丫鬟,一直没嫁人,是邹氏最亲信的心腹。

    邹氏嗯了一声:“先打发人将行李都搬到马车上。”

    李妈妈应了一声,领着仆佣将船舱里的行李一一搬到马车上。

    邹氏举家前来京城,带的行李自然不会少。大小箱笼数十个,许徵带的书籍诗册笔墨就放了整整四箱。好在威宁侯府派了四辆马车来。

    一个年约三十岁穿着银红袄裙的妇人走进船舱,冲着邹氏行礼问安:“奴婢是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太太叫奴婢一声何妈妈就行了。夫人一直惦记着太太,连着半个月打发人在码头候着,今日总算接到太太了。”

    这个何妈妈容貌寻常,却能言善道口齿利索。

    到底是久居京城侯府,连一个管事妈妈都有这样的气度。

    何妈妈又笑着给许徵许瑾瑜兄妹两个行了礼,赞道:“奴婢没去过临安,不过,只看大少爷和二小姐,也知道临安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何妈妈也不是胡乱拍马屁。初见这一双兄妹,再挑剔的人也会禁不住暗赞一声好。

    许徵眉目俊朗,笑容明净,气度出众。

    许瑾瑜眉目如画,微微含笑,温婉沉静。

    兄妹两个容貌肖似,气质却又各自不同。并肩站在一起,犹如一对明珠,散发出夺目的光辉,令人心折。

    这句话,算是夸到了邹氏的心坎里。

    邹氏脸上笑容更盛:“他们两个还小,又没见过世面。哪里及得上威宁侯府里的公子小姐。何妈妈谬赞了。”

    许瑾瑜神色从容的听着两人寒暄,不露半点异样。

    这个何妈妈是侯府里的二等管事。风光的时候百般逢迎,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不遗余力,是一个见风使舵望高踩低的小人。当年在侯府里,她吃过不少闷亏。如今见了一脸殷勤的何妈妈,心中只觉得恶心。

    可心中再厌恶,也不能流露出一星半点。

    进了威宁侯府,她会遇到比何妈妈奸恶阴险数倍的人。若是连这点城府都没有,只会像前世一样被算计陷害。

    何妈妈笑吟吟的说道:“这里是外城,等进了内城,再到侯府,怎么着也得三四个时辰。稍微一耽搁,只怕赶到侯府的时候天就黑了。还请太太领着大少爷和二小姐上马车,早些启程。”

    邹氏笑着点了点头。

    威宁侯府的马车停在码头边的官道上。

    许瑾瑜微微垂首,随邹氏一起上了马车。木轱辘在平坦的官道上咯吱作响,向威宁侯府驶去。

    ......

    威宁侯府的马车从南熏门进了外城。两个时辰后,才到了朱雀门。

    高大坚固的城门,军容整齐的守城士兵,城门外排的长长的等着进城的百姓......一切井然有序,半点不见嘈杂。威宁侯府的马车也没有先进城的特权,老老实实地排在队伍里。等了一刻钟才进了城门。

    进了朱雀门,便是汴梁内城。

    大燕建朝两百余年,国力兴盛,尤以江南之地最为富庶。邹氏母子久居临安,一直以临安为傲。然而,和汴梁城一比,临安又实在算不得什么了。

    街道宽敞平整,两侧店铺林立,路上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

    许徵掀起车帘往外看,年轻俊秀的脸孔上流露出飞扬的神采:“能在汴梁大展身手,方不枉此生。”

    话语中充满了少年人的雄心勃勃。

    听着马车外熙熙攘攘的声音,就连邹氏也忍不住探头张望,笑着叹道:“成亲不到三年,我就随你们的父亲去了临安,那时徵儿你才出生不久。一晃十几年没回京城,如今看着汴梁城,连我都觉得陌生。”

    母子两个各自心怀感叹。

    坐在邹氏身边的许瑾瑜,更是暗暗唏嘘不已。

    此时的大燕国力昌盛四海太平,京城汴梁安定繁华。谁能想到,短短六年间,大燕便改天换日天翻地覆。汴梁城内血流成河......

    “妹妹,你怎么一直都不说话?”许徵关切的看了过来。

    许瑾瑜性情温婉,在家人面前却也慧黠俏皮。今日上了马车之后却一直静默不语,半点不见进京的雀跃欣喜,着实令人诧异。

    许瑾瑜回过神来,抿唇笑道:“等到了威宁侯府,我要更柔顺贞静少言才是呢!”

    许徵笑容一敛,眼中流露出歉然:“对不起,为了我的缘故,要委屈你了。”威宁侯府再好,毕竟是寄人篱下。许瑾瑜显然不情愿寄住在侯府里,为了他的一己私心,才勉强点头同意。

    许瑾瑜见兄长一脸歉意愧疚,心中暗暗懊恼自己失言,故作轻快地笑道:“大哥别这么说,之前是我不懂事胡闹。寄住在姨母家有什么可委屈的。”

    既然已经决定去威宁侯府,又何必再流露出不情愿,惹得许徵和邹氏难过?

    威宁侯府纵是龙潭虎穴,也没什么可畏惧的。她有前世的所有记忆,知悉侯府里所有腌臜的事情和秘密。只凭着这一点,已经足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拿定主意后,许瑾瑜也装作欢喜地一起往马车外看,时不时惊叹一声。邹氏见她表现的一如往常,心中颇为欣慰。

    许徵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凝视着妹妹的笑颜,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他一定要早日考中科举走上仕途,到那个时候,妹妹和母亲再也无需寄人篱下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中午众人在一处酒楼草草用了午饭,紧接着又上了马车。

    临近傍晚,终于到了威宁侯府。

    ......
  • 背景:                 
  • 字号:   默认